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5-Mar-08 | 抽刀斷水 | (296 Reads)

那接連不斷的功課快將我壓垮了,腦袋開始不夠用。

這一個學期從開始到現在,幾乎沒有停下來過。大部分的星期六日都是在城大度過的,大多數時候都是六七點才回家,做完一科,另一科又來了,所有報告都做完時,期末的論文和考試又來了。人們在忙碌中尋找到人生的意義,我卻越忙碌越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些甚麼。我有多少時間可以停下來思考?在某種意義上,我已經死掉了。那個拖著行屍走肉的不是我。

付出了更多的汗水在學業上,卻不見得有甚麼回報。第一份報告是第四周的文學,我和組員從開學就開始找資料,但最後做出來的成績卻很差。報告完後,老師說,頂多是B-。後來文字報告交上去,老師的最後一句評語是「有潛質」。這對於我而言是負面的評價,意思就是我們做得不好。我不要「潛質」,只要收穫。

現在的日子越過越沒生活樂趣可言。和學校的狐朋狗友吹水幾乎是唯一的樂趣,我們可以為「真系笑話」的「多謝」兩字笑得前仰後翻,可以為高皓正一句「地球叔叔病左」笑得地動山搖,然後到了星期五就瘋狂地想辦法忘記學校的一切。然而很不幸的是,星期六多半又要回到學校去。最為可怕的是,那些沉重的功課還會變幻成鬼魅,在每一個夢中飛來飛去。唯一的釋放也許就是夢遺,但是當你醒來,你會發現那只是場春夢,而且你又要為你弄濕的內褲煩惱了。春眠不覺曉,處處蚊子咬。蚊子是抽象的,它象徵所有咬著你的煩惱。

我真正認識到了,讀副學士絕不比讀中七輕鬆。這大概是我唯一的收穫。

樹蛙勸我說,project是沒可能完美的。她說得沒錯,應該說世上所有事情都不可能完美,完美本身其實也是一種缺陷。但是這個世界總是希望我們完美,包括我們的老師也是這樣要求我們。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就是這樣,只要一分,就能分出高下,分出勝敗。完美主義不是天生的,是現實逼出來的。

為了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在做一些project時我變得很霸道。和某同學唯一的不同是,我不會一邊很霸道,一邊怪組員不做事。我的霸道剝奪了我的朋友自我發揮的機會,而我的霸道卻又沒有為他們爭得更好的分數。害了你們,我很抱歉。

「九九」說大學需要我。謝謝你的讚賞,九九。但事實是,大學絕不缺我這樣的人,世界也不缺。我也很想令自己相信,大學需要我。但這沒有用。我的脾氣有時固然很像小孩子,很幼稚,但我已經學會別把自己太當一回事。大學需不需要我,「九九」說的不算數,我說的更不算數,就算是我的老師說的也不算數,只有分數說了算數。但是,美女肯定需要我。

上天對我太不公平了,為甚麼我不是九頭怪,為甚麼我沒有三頭六臂?今晚做夢,我一定要變成九頭怪,並生出三頭六臂。

oh,my god,我居然還寫網誌浪費時間。牛仔很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