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30-Mar-08 | 純屬瞎掰 | (202 Reads)

我們的祖先原來是趴著的,後來站起來了,進化成了人。

人之所以是人,據說是因為有自尊心。從祖先學會直立行走開始,人要永遠站著,而且要站得筆直筆直。你不能低頭,就算只是為了系鞋帶。

柱哥終於決定退下來了。柱哥還年輕,不是非退不可,但是他不退,後面的排著長隊的滿腔熱誠的年輕人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然而當他決定退下來,外界卻有另一種解讀:柱哥怕輸。柱哥背負漢奸罵名這麼多年都挺過來了,原來竟然還害怕輸!

在這個動物兇猛的世界,不僅柱哥,還包括我們每一個仍然健在的人,耳邊總是聽到有一個聲音在說要永遠站著,只要你蹲下,便是認輸,就算你蹲下只是拉屎--當你拉完屎再站起來,人家已經用「東山再起」來形容你了。生老病死是無可抗拒的,如果人生只有贏和輸,那每一個人都只有輸這一種結局,因為死是無可避免的。金槍不會不倒,金槍也必然有疲軟之時;不倒翁的不倒不是因為堅韌,而是因為固執。

到了此時此刻我才明白,原來從激流中隱退不是勇敢,而是一種懦弱,因為他們居然不敢等到非退不可的那天。那天,英雄也將遭到懷疑:他怕輸。

[tags]人生,李柱銘[/tags]

Technorati : 人生, 李柱銘


陳牛 | 30-Mar-08 | 大千世界 | (334 Reads)

人無貴賤之分,但衣服有。我以前以為賣衣服的地方,衣服越貴越不給試。

後來我才發現,事實是衣服越賤越不給人試。這是有道理的,賣便宜衣服的人,他們對自己賣的都毫無信心,所以那些不給試穿的店鋪通常還會在下面附加一條規定:不設退貨。


陳牛 | 30-Mar-08 | 大千世界 | (232 Reads)

台灣總統選舉完,我又聽到了那些耳熟能詳的話。只是敗選者要反過來說:這是我個人的失敗,不是民主的失敗。

美國的總統選舉也教會了我們一句廢話:change。奧巴馬的魅力我算領教過了。

我們需要的也許不是一個領袖,而是一個偶像。

[tags]廢話,選舉[/tags]

Technorati : 廢話, 選舉


陳牛 | 29-Mar-08 | 大千世界 | (186 Reads)

[2008/03/02 - 2008/03/29]

  • Online community for reputation rating | My WOT

    給每個網頁的安全級別評分

  • 歐巴馬獲同名城市支持

    引述 :『小濱市只因為市名讀音與歐巴馬相同就表達支持,而不是因為歐巴馬的理念與原則,這聽來不是很奇怪嗎?』

  • Sharebrain (SBM) Sidebar Modules Reloaded

    可用於wordpress2.3和2.5的SBM

  • Lefora - Free Forum Hosting

    具有web2.0特色

  • 李遠哲的人格

    引述 :『最荒謬的就是天天叫「去中國化」的人,骨子裏偏偏就是一個不可救藥的中國膠』

  • 西藏信息论

    引述 :『只有充分的信息、充分的表达才能消解极端情绪,管制所谓的"危险言论"是最大的危险。』

  • Ping.fm

    引述 :『Ping.fm is a simple service that cuts out the middle man when it comes to posting to your social services such as Facebook, Twitter, Jaiku, Tumblr and Pownce with more being added soon. 』

  • 不重思考何須母語教學?

    引述 :『為何我們一定要有非英即中的所謂教學語言?為何我們不能讓學生用英文書,但老師和同學用母語溝通?為何不能某些科目用英文,某些用中文呢?』

  • 爱尔兰、西藏与奥巴马

    引述 :『不给修路供电供水是种族歧视,给修路供电供水是破坏文化纯净性,这事上共产党还真陷入22条军规了。』

  • 一個最後一代香港文化人的告白

    引述 :『這其實是一個只有主流沒有分眾,贏者全贏輸者全輸的城市。』

  • 北京奥运官网的Flash游戏涉嫌侵权

    引述 :『这个奥运官方网站其实是搜狐(sohu.com)协助制作的。这家公司去年还猛烈抨击google抄袭他们的一个产品』

  • 当父母请求做你的Facebook好友

    引述 :『他们表示我并不在乎我不认识的人知道这些,但是我很在意和我亲近的人知道这些。』

  • 镜子为什么翻转左右却不可以翻转上下

    引述 :『当我们用绝对定义法描述世界的时候,我们是在描述这个世界;
    当我们用相对定义法描述世界的时候,我们在描述的,其实不是这个世界,而是自己所处的位置。』

  • 鄙约克

    引述 :『比老师大概脑子里从来不走这跟筋,非把自己扮演成一个自由斗士一样,有时候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添乱。』

  • Google Calendar Sync

    引述 :『Google Calendar Sync allows you to sync events between Google Calendar and Microsoft Outlook Calendar.』

  • 百度安全中心vs百度搜霸

    引述 :『"系统信任"和"用户信任"的分开,以及"系统信任"的强制性,再次凸显了"系统"的力量。 』

  • BlogBackupr - Blog Backup

    自動備份blog


陳牛 | 28-Mar-08 | 抽刀斷水 | (306 Reads)

接到普通話科全老師的任務,要在城大田家炳教育基金啟動儀式上做朗誦表演。

田家炳先生是梅州大埔人,我是梅州興寧人,都是客家人。在興寧,也有田家炳捐錢興辦的學校,但辦得不是很好。比如興寧田家炳中學,人稱「情場」,就是說該校的學生談戀愛的情況比較普遍,讀書成績卻不太理想--當然,這與田家炳是沒有關係的。說句公道話,我當年就讀的所謂「書場」,書呆子雖然很多,但談戀愛的不見得比所謂「情場」少。「書場」的校園環境比「情場」要好,也理應更能滋生愛情。

在香港,只要有人捐錢助學,學校便可以向政府也申請一筆配對資金。為成立這個教育基金,田家炳捐了三百萬,而城大則向政府申請到相應的三百萬資金。這是田家炳本人在儀式上說的,但是明報的報導卻說田家炳捐了六百萬,下面還加了一句「城大提供」,但事實上城大的說法是這個基金總額達到六百萬,而不是說田先生一人捐了六百萬。明報的編輯其理解能力可能有點問題。

內地很不同的是,有人捐錢興學,政府不僅不會有配對基金,甚至可能會把捐款也吃掉一部分。興寧田家炳中學的情況我不了解,但是我曾就讀的石馬中學就曾發生這種事情。很多年前,一個香港老鄉捐了一百萬興建教學大樓,結果一百萬居然不夠用來興建那座大樓,傳聞興寧的官員還特地跑到香港跟那老闆要錢。誰都知道當年用一百萬建造那座大樓絕對綽綽有餘,可是大樓到了第二年已出現了多處裂縫,只是奇蹟般的至今未倒,難道是「敗絮其外,金玉其中」?那幾個狗官該謝天謝地了。我又聽說那個老闆後來也不太敢親自回鄉,怕了。事實上,田家炳中學的事我也聽過一點。當年,該校說財政困難,把每間教室一半的光管給拆了。

朗誦是用普通話的。我不知道為甚麼要用普通話,不要告訴我普通話比較優美。在場的嘉賓聽了我們的朗誦,以為我們都是內地生。他們一問才知道只有兩個是內地生,於是對我們大讚特贊。朗誦的那首詩是城大一博士生作的,寫得還行,適合朗誦,但也不是很好,尤其是最後幾句,太直抒胸臆了,基本上類似於「連爺爺你終於回來了」那種,直白得可能連田先生聽了都覺得不好意思。最要命的是,全老師設計了一些動作,也屬於「連爺爺你終於回來了」那種級別的。我這次真是豁出去了,希望以後不會有人記得這場幼稚表演。我對誰都沒意見,就是對那些動作有意見。

忠字舞

我覺得朗誦不像大合唱,人多並不好,反倒可能顯得傻氣。一兩個人是最好的。這純粹是我個人看法,沒有任何科學依據。去年全老師把我和J皮招入朗誦社,我就是因為覺得人太多,於是去練了兩次就跑了。

[tags]田家炳,朗誦,城大[/tags]

Technorati : 城大, 朗誦, 田家炳, 田家炳教育基金


陳牛 | 28-Mar-08 | 風花雪月 | (203 Reads)

有同學說汪曾祺的風俗小說裡的人是沒有個性的,因為在風俗裡,每個人都一樣。換句話說,汪老小說裡的人物是千人一面的。我不太認同。風俗裡的人依然可以是多姿多采的。

都說汪老的風俗小說不注重情節的設計,那如果連人物都是沒有個性的,這樣的小說憑甚麼吸引人?我就非常喜歡<受戒>裡面的女主角小英子。

粵語說「小英子」聽起來像「小丸子」,同學都覺得好笑;但是文中真的寫得很好玩的地方,他們又不笑。

我的朋友當中有一個叫小丸子的,但是小英子讓我想到的卻是另一個人。

她老是故意用自己的光腳去踩明子的腳。

小英子喊起來:「明子!明子!你怎麼啦?你發瘋啦?為甚麼劃得這麼快?」

想了想,管他禁止不禁止喧嘩,就大聲喊了一句:「我走啦!」她看見明子目不斜視地微微點了點頭,就不管很多人都朝自己看,大搖大擺地走了。

小英子忽然把漿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邊,小聲地說:「我給你當老婆,你要不要?」

記憶中的豆腐也是這樣,率真可愛得很。之所以說是記憶中,是因為和她見面越來越少了,很多東西都停留在記憶裡。不過記憶中,豆腐並沒有用自己的光腳踩過我,反倒是我經常在上課時沒事就踩她的腳。後來她生氣了,說我無聊,踩髒了她的襪子。以後我再也沒敢踩她的腳。

去年的聖誕節,一群朋友一起吃了個晚飯,然後到了尖沙咀。其他朋友都往前走,豆腐卻停下來指給我看位於海對面的她的學校。然後我問她,有沒有看<建築有情天>,裡面有個小子趁人多拉了女孩的手。豆腐說她有看,然後拉著我的手,說是不是這樣。可是她只是做個示範,很快就把手縮回去,我說我示範給她看,她也不給我拉。她把手埋在胸前,我沒轍。當時人又多,我不方便實行霸王硬上弓計畫。

豆腐並不總是那樣活潑開朗。有時候她很不開心,耷拉著腦袋,繃著臉,我不喜歡看她那種樣子。於是每當見到她不開心,我就絞盡腦汁想辦法令她開心,但是甚麼也想不到,於是我也一籌莫展。而且我想她也許需要靜一下,反倒擔心我會不會對她造成滋擾。所以我就甚麼也不說。如果能像明子和小英子那樣無憂無慮,那該多好。

我不否認,小英子這個人也讓我想起了另一個曾經給我起名「小京子」的人。我這個活在記憶裡的可憐蟲。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