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3-Feb-08 | 純屬瞎掰 | (253 Reads)

鳳凰衛視記者,著名的閭丘露薇老師在blog上語重心長地說:「在香港,這樣做你是犯法的」就好像在給大陸網民上法制課似的。正如閭丘老師對裸照本身不太關心,我對她如何教育網民要守法也不關心。我反而想知道閭丘老師對香港濫用警權有何看法,對大陸有甚麼啟發。

閭丘老師說:

如果你用电子邮件转发给自己的朋友,或者用手机转发给自己的朋友,那样,就可能是触犯了法律

香港律師的專業意見是:

如 果 收 件 者 是 相 熟 的 人 , 以 私 人 電 郵 或 電 話 短 訊 形 式 傳 送 淫 照 , 這 類 行 為 與 借 閱 色 情 刊 物 或 光 碟 給 朋 友 無 異 , 收 件 人 不 是 法 例 定 義 的 「 公 眾 人 士 」 , 應 不 算 「 發 佈 」 , 所 以 並 無 犯 法 , 除 非 收 件 人 是 未 滿 18 歲 的 青少 年 ; 但 如 果 收 件 者 是 透 過 網 上 討 論 區 要 求 管 有 淫 照 者 私 人 電 郵 淫 照 , 在 此 情 況 下電 郵 淫 照 , 則 可 能 犯 法 , 因 為 收 件 人 可 視 作 「 公 眾 人 士 」 。

閭丘老師,您能看出你所說的與專業律師所說的並不相符嗎?您只是模糊其辭地說「可能」,你知道這樣會害死很多人嗎?

閭丘老師又說:

网易上还有一张虽然遮掩,但是不应该贴出的照片

我又有疑問了,閭丘老師所說的「不應該」究竟是法律上還是道德上的不應該?您難道沒有看香港各大報章嗎?它們也大幅刊登了有遮掩的裸照。在這方面,您實在不必把香港樹立成大陸的榜樣。

大陸曾經發生過不少荒謬的「性」事。例如,曾有一對夫妻因為在家觀賞毛片被補,曾有一位大學生放假回鄉路上被搜出揳帶毛片被補……香港人聽到這些事,為大陸的保守感到好笑。如今呢?香港沒有資格再笑別人了,香港警方這幾天的表現直追大陸,已經足夠貽笑四方。

為了「淨化香港的空氣」,香港警察的一哥鄧竟成老師昨天出來「釋法」,他說,市民藏有裸照即可能構成犯法。

正如有網民所言,如果鄧老師說得對,那麼最應該逮捕的不是愛迪生老師嗎?他就是源頭啊。如果香港的法律都按鄧老師的邏輯來解釋,那全香港的男人都犯了藏械罪,因為除非太監,否則每個有槍的男人都有強姦他人的可能。或者鄧老師應該帶頭繳槍,他在閹割香港法律時已露了一手。

香港的可悲,不僅在於有這樣的警察一哥,還在於有一群因逼大點事濫用警力卻對此不覺有愧反加讚賞的藝人及其所在公司。老實說,我能明白「玉女」們私處被攤在眾目睽睽下的恥辱感,但這樣不代表她們的陰戶就可以高人一等。娛樂圈的某位大哥級偽君子說,市民應將心比心。那麼,藝人們,你們能明白因為管有12張裸照就未審先拘留兩個星期的冤枉嗎?

大陸的同胞,不要再羨慕香港。香港已經隨著港幣一起貶值了。這個國際大都市,每年都要鬧國際大笑話,去年是五月份的聖經送審,今年的笑話來得更早一些,每一次香港政府部門都功不可沒。這些不會都是他們想出來的曲線宣傳香港的方法吧?

事實上,一哥的那句話已經引發了內地網民的熱烈討論,甚至已成為2008年最牛金句。也有人提議,全香港看過裸照的網民集體到警署自首。我看這個方法很不錯。誰有號召力的,發動一下吧。

要求捉拿愛迪生group: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21725605344

[tags]警察,法律,裸照[/tags]

Technorati : 法律, 裸照, 警察


陳牛 | 03-Feb-08 | 電影有讀 | (283 Reads)

1,還記得《功夫》的結局嗎?周星馳和黃依聖最後化身成童年的樣子,步入屬於他們的糖果店。這是否預示著他的下一部電影題材與兒童有關?

2,《長江七號》的故事固然很普通,但是父子加科幻的題材在華人電影裡應該是絕無僅有的。

3,通常的科幻片,會有大場面,會有對宇宙的思考,會有戰爭。但是這些元素《長江七號》都沒有。

4,如果僅說父子片,我不覺得《父子》要比《長江七號》好。

5,周星馳的下一部戲會是甚麼?

[tags]長江七號,周星馳[/tags]

Technorati : 周星馳, 長江七號


陳牛 | 03-Feb-08 | 電影有讀 | (689 Reads)

有兩個姓周的人,其中的一個我們總是希望他變,而另一個我們又總是希望他不要變。也許你已經猜到了他們是誰,沒錯,前者是周杰倫,後者是周星馳。

關於《長江七號》很七的評論,我聽得已經夠多了。也許我口味的標準比較低,所以經常有一些口碑不好的電影,我看完之後都很滿意,比如很多年前的《英雄》。如果不過份地把《英雄》和現實政治聯繫上太多,那是一部好電影。大陸是一個奇怪的地方,大家都希望擺脫過去太政治化的社會狀態,但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又會很積極地參與到政治中去。我覺得,對《英雄》的不滿除了是政治意識上的不滿,更多的是一種反抗主流的後現代意識吧。

周星馳,自從成為星爺之後,也顯然已經是主流了。然而大眾對主流的態度,一邊在高調反抗,另一邊卻又接收了它。《長江七號》的票房足以說明這個問題。

解讀周星馳的電影,無不認為那都是關於小人物的題材。但以前的他無不在電影最後都會成為英雄。因為他以前的電影總是有正有邪,有奸角就必會有英雄。正如在現實中,藏有女藝人春宮照的人都是奸角,只有在這個情節下,警方才能成為英雄。

如果你對《長江七號》的失望是因為你覺得劇本太單薄,那我認為你失望錯了。周星馳的電影,故事向來都很單薄,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當然你可以把《大話西遊》解構出許多東西出來,但是說開了那就是關於一個人如何得道的故事,很多的解構甚至是周星馳他本人也始料未及的。金像獎的評委老師們對周星馳電影大概也就是這看法,所以很多年來一個獎也沒給過周老師,直到《少林足球》的出現。那麼,《少林足球》的故事很精彩嗎?我看也不是,當年的金像獎給了《少林足球》,估計是金像獎的評委老師們不得不對一部逆市打破票房紀錄的電影做出些反應。也就是說,他們只會在市道慘淡的時候才能看到周星馳電影的價值。

說來很奇怪的,周星馳不是到了《少林足球》才一炮走紅,他早就紅了,但擁有無數影迷的他卻似乎一直被排斥在主流之外的。當然,周星馳算不上特例,因為有很多很大眾的東西其實都進不了主流,所謂主流通常只是由某一部分權威說了算。

是的,《長江七號》的故事很普通,一點也不像荷李活投資的大片。很多華人大導演大概是不屑於拍這麼普通的故事吧。香港的電影發行商給外國片子動不動就魔甚麼甚麼,甚麼魔間傳說啦,甚麼魔幻羅盤啦,甚麼魔街理髮師啦,好像只有這樣才配成為大片。事實上,荷李活電影比《長江七號》還要單薄的也多得是。當然人家美國的影評家也沒留過情。

其實很多口碑好的電影,故事也都很單薄,說開了都是那麼回事。比如,《色戒》說開了就是一個女間諜愛上漢奸的故事嘛,甚至如果你是衝著床戲去的,那《色戒》大概也就和其他情色片沒啥分別了。的確有一些電影會探討一些深刻的話題,弦外有音,引人思考,但周的電影從來都不屬於這一種。

如果你對《長江七號》的失望是因為你覺得周星馳不再搞笑,那麼,你的失望是對的。但你的期望卻是錯的,周星馳從沒說過他會在這部電影裡搞笑。事實上,早在三年前的《功夫》就已有很多人說周老師的搞笑功夫已大不如前。但是我要說的是,其實周老師的無厘頭精神並未死,在《長江七號》裡還是處處可見,只是過去周老師的無厘頭更多的是表現在語言上和誇張的肢體動作上,而現在只是不動聲色地轉移到其他方面了,比如《長江七號》裡父子一起打小強一幕。我想,前後的分別大概就是搞笑和幽默的分別。老實說,現在回頭看周星馳以前的電影,反而覺得有些實在太胡鬧了,胡鬧得有些無聊--嚴格來說,這不是周星馳的個人特色,而是香港搞笑片的特色,而這種已經失色的特色TVB還在玩得樂不可支。

我有朋友聽了電台的評論後很失望,因為評論說周星馳出場不多。我覺得那些影評家真是閒得蛋疼,居然計算出周星馳的出場時間,難怪會對這電影失望。如果電影真的只有周星馳才能吸引你,那麼你不必太在意他的出場時間,因為他不只是演員,還是導演、監製。除非你只能接受身為演員的周老師。

至於電影的配音,其實不差。當然我更喜歡原汁原味的。周星馳從《少林足球》開始,他的取景就已經主要放在大陸了。甚至在《少林足球》裡,有一些配角乾脆就直接說普通話。當然,《長江七號》用的大陸演員就更多了。我覺得一部電影裡有些人說粵語,有些人說普通話並不是問題,相信香港觀眾也不至於無法接受,為何不乾脆用原音呢?我反而對TVB的《歲月風雲》裡北京人說粵語不太喜歡,感覺很假。

有人可能覺得《長江七號》悶,所以現在的不到兩個小時的長度已經足夠了。但我覺得這部電影的缺點正在於太短了,所以人物不夠飽滿,細節方面實在可以再多一點演繹--周星馳的長處不正在於此嗎?我猜,應該還有一個加長版,周星馳和張雨綺甚至肥仔聰的戲分應該還會多一點。等著出DVD吧。

關於電影搞不搞笑的問題,我還可以再說一點。戲院裡的笑聲還是此起彼伏的,有些甚至連我都不覺好笑的地方,其他人也笑得很開心。我想,香港人還是很愛周星馳的。許多人對《長江七號》不滿或許只是因為,他們覺得周星馳用了三年拍出來的電影,一部鋪天蓋地宣傳的電影不應該只是這樣。天氣冷,影評家洗完腳早點睡吧。

[tags]長江七號,周星馳[/tags]

Technorati : ,


陳牛 | 03-Feb-08 | 風花雪月 | (309 Reads)

有一位姑娘和我一樣,讀中學時來了香港。不同的是:從此她和她的小情人分隔異地,而我來的時候卻一絲不掛。

異地相戀了六年,實在非常難得。她一有假期就回大陸去,回到她的愛情世界裡去。香港,這樣一個花花世界,她居然毫無留戀。我很驚訝,這六年來兩地間的奔波,竟然沒有澆滅她心中的一點激情。長達六年的異地戀,已不能用距離產生美來解釋了。

我想起,我也曾像她一樣,但我每一次奔離香港卻像是一個逃兵。六年,換了是我,我應該早已累得不行了。但是四年前說累的那個人不是我。我做逃兵的最後一個晚上,我不斷地在那個女人工作的幼兒園門口打電話。頭兩次她還接聽,後來她就不聽了,再後來她乾脆把電話也關掉了。那個晚上,我在她的附近兜兜轉轉直到天亮。在黑暗的街上走了一整晚,我發現我也累了,於是我坐車裡開了深圳。從此,我似乎再也沒見過她。最近我卻忽然得知,她收下了另一個男人的求婚戒指。儘管當年愛得死去活來,但老實說,對那段情早已沒有任何的留戀。我和她沒有六年,只有半年。那朵花開得早,謝得也快。只是當我知道有一位姑娘為了愛情在兩地奔波了六年,我才想起我也有過類似的故事。我只是感慨,時間過得真快。

那天那位姑娘又將北上,我們卻在手機上聊了起來。

她說:「我們還有一個站的時間。」

我趁機又玩起了我的油嘴滑舌:「如果我能在這一個站的時間裡留下你,那老天對我也實在不薄了。」

「扮浪漫啊!」

她這一句讓我覺得浪漫還得扮下去:「如果我現在就趕去羅湖,你會否等我?」

「對不起,我太現實了,不會。」

我說:「天氣這麼冷,我也實在不想出去,除非你美若芙蓉姐姐。祝妳一路順風。」然而,她竟然不知芙蓉姐姐是誰。我想,她大概連國家主席是誰也不知道吧,因為在她的大陸,她的愛情的伊甸園,只有她的情人一人。那九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遼闊土地上竟別無他人,甚至連芙蓉姐姐也容納不下。

愛情不是一瞬間的感覺,而是長久地付出。只要想到這一點,我就很慚愧,對於豆腐,我是不配說愛的,因為我未對她付出過任何。四年前的那個女人,雖然只有半年,但至少我付出過了。難道從那時開始我才真正做了逃兵?事實上,我已不知道甚麼是付出,更不知道該付出甚麼。我只知道送花送鑽石都不叫做付出。我以為,這個時代的這個城市是不適合培養愛情的,這裡不是鐵達尼,這也不是王二和陳清揚的「黃金時代」。

這是一個沉悶的時代,這是一個單調的城市。在這樣的時代這樣的城市,這樣的我喜歡著那樣的她,我卻一無所有。我不知道我有甚麼可以去付出,至少讓她知道我說的都是真的。或許,不要讓她知道,不要騷擾她,讓她毫無包袱地去尋找她的幸福,就是對她最大的付出了。當然包括不要約她去哈囉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