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4-Jan-08 | 有病呻吟 | (309 Reads)

兒時總光著腳丫

奔跑在彩虹底下

豎起耳朵,等待雀兒的回答

那顆小小的心

夢想正在萌芽


現實世界已變得複雜

走著隨時被搜身檢查

頭頂的彩虹燦爛得很假

豎起耳朵,等待死神的電話

那顆超載的心

早已甚麼都裝不下


請跟米高一起喊

幹你媽

請跟你媽一塊跳

幹你爸


陳牛 | 14-Jan-08 | 抽刀斷水 | (254 Reads)

幾天前我接到一個電話。

對方問:你是不是陳奉京?

我說我是。

「陳K是你爸嗎?」

我說是。

對方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是聯合財務的,請轉告你爸回個電話。

這件事我告訴了我媽。我媽說以後不要太誠實。後來我爸回來了,我媽質問他為甚麼聯合財務有我的電話。我爸說,他沒有提供我的電話給聯合財務。這也許是他的第101個謊言。

剛才有人敲門。我去開了門。

門外是一個中國男子,後面還有一個東南亞大漢。

那男子問,陳K在嗎?

我說,不在。

「那你是陳K的兒子嗎?」

我說我是。

然後那男子留了電話,叫我爸搞掂溫生條數。

當時我爸正在床上呼呼大睡,可是他好像也聽到了甚麼。我把電話號碼交給了他,只說了一句:追債的上門了。

2006年我說過我沒有爸爸了。但是如今這麼簡單一個慌我卻撒不了。助學金剛審批下來不久,才一萬多元,不夠交半年的學費。其實,我也可以在申請助學金的時候撒個慌:我沒有爸爸了。

在我脆弱的記憶裡,這幾天的夢中似乎曾有這麼一幕,有人闖進了我的家裡。現在我才想起這可能並非「一簾幽夢」。

各位,如果以後我的blog很久都沒有更新,那表示我可能已被一個東南亞大漢劫去,甚或已不在人世。香港治安很好,但香港仍有黑暗的一面。到時,請各位原諒我的不辭而別,也請某人記住,這個世界曾有個人非常喜歡你,不過這個人已不在。如果我愛上你是因為前世欠你的債,來生我已不再欠你。


陳牛 | 14-Jan-08 | 抽刀斷水 | (259 Reads)

2007年的主調是黑色的,黑色代表失敗。但失敗的另一面卻也有成功。

若我的2007年還有成功之處可言,那就是下面兩件事:

1,成功混了sidekick一頓飯。

2,成功混了五師兄的一杯啤酒和紅酒。

初次見面我就把sidekick說的「碧街」聽成了「仆街」,並把天佑當成了五師兄。後來我更發現五師兄很像《Once Upon a Time in Mexico》的吉他殺手Antonio。女影迷都喜歡Antonio,她們都希望自己就是Antonio手中的吉他。

事實上,去年我不僅認識了sidekick五師兄,還有其他blogger。「五湖四海」上的blogger我已經見過過半,這對於不善交際的本人而言,可謂成績驕人。此事的意義在於我在香港的社交圈子擴大了,即使我們也許並不算好朋友,畢竟我們的世界太不相同。我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blogger。

和他們在一起,雖然很多時候我插不上話,我的爛gag也無處發揮,但聽他們說話也不失為一種樂趣。至於在另一件尚不方便公開的事上,我原本滿懷熱情,但後來我感到壓力,於是退出了。兜來兜去,又回到我的失敗上。但我也總算讓大家看到了我生活中的其他顏色。

感謝你。對了,是你是你就是你。

Technorati : blog,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