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9-Dec-07 | 純屬瞎掰 | (323 Reads)

2012年沒有普選,早有預料;喬小羊來香港會說甚麼,也早有預料。

中央可以在2046年前甚至在地球毀滅前任何時候賜與香港最終普選,現在能夠在回歸後20年就賜與你們。皇恩多麼浩蕩啊。

中央制定每一個政策都考慮對香港的影響,2012年沒有普選完全是為了香港好。香港應該抓住機遇發展經濟。皇恩多麼浩蕩啊。

外國的民主不見得比香港的好,在中央的庇護下,香港會茁壯成長,皇恩多麼浩蕩啊。

香港七百萬賤民,快快跪拜謝主隆恩吧。有種你們就去罷課罷工罷市。早看準了你們都是孬種,心裡只裝著錢。

[tags]普選,民主[/tags]

Technorati : 普選, 民主


陳牛 | 28-Dec-07 | 純屬瞎掰 | (250 Reads)

如果大陸和台灣開戰,最無辜的會是誰?答案是,香港。

當年蔣介石帶著黃金、他的殘兵敗將以及「光復大陸」的幻想逃去了台灣。但有一批國軍沒去台灣,而是來了香港。後來台灣接走了部分留在香港的國軍老兵,再後來香港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但香港一直都有不少人是心屬中華民國的。

高举民国国旗

2004年,我去參加七一遊行,就曾看見一位老人高舉民國國旗。去年,我因某徵文比賽獲獎而參加了國父誕辰晚宴,因而也了解到香港仍有人關心中華民國的命運。我相信很多香港人都不支持大陸對台用武,我也相信香港在台海之戰的軍事戰略地位幾乎為零,但就是這樣一個地方,卻可能成為台灣的導彈襲擊的目標。

在大陸和台灣的恩恩怨怨中,香港何罪之有?香港之罪是她太有錢了。如果香港還是百年前那個小漁村,台灣絕無此興致把導彈浪費在她身上。我明白一個流氓走到窮途末路時,他最後的「皇牌」就是能拉著更多美好的事物為其陪葬。

一直都有傳聞,台海一旦開戰,香港便有可能被襲。以前大家都懷疑台灣軍方有無此等能力,可是現在台灣有了「雄風二E」。於是據聞最近又有台灣官員提出書面報告,香港是幾大重要襲擊目標之一,用意是增加解放軍攻台的憂慮和代價。沒錯,香港有可能被襲確能增加解放軍攻台的憂慮和代價,但同時也增加了無謂的仇恨。正如恐怖分子襲擊紐約世貿雙塔,使美國付出了代價,但也增加了全世界對他們的憎恨和恐懼。台灣不打同情牌以爭取香港人的支持,卻與七百萬香港人為敵,這不是很愚蠢嗎?

駐港部隊對此的回應相當例牌。我不是懷疑解放軍防禦香港的能力,而是把駐港解放軍總部設在人口密集的灣仔,還準備在維港建立軍艦港口,這是甚麼意思呢?

Technorati : 台灣, 香港


陳牛 | 25-Dec-07 | 純屬瞎掰 | (348 Reads)

對於近日廣州一男子趁自動提款機故障「惡意取款」17.5萬被重判無期徒刑一事,網上議論紛紛,拿之與過往眾多貪污案相比,多說量刑過重。然而,專家就很不同,他們認為判罰無錯。

中國法學會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華東政法學院教授劉憲權(頭銜真他媽夠長的,介紹此人有斷氣的可能)等眾磚家努力地說明該男子的確犯了罪,然後認定法院判罰無錯。但大家爭論的不是該男子有沒有犯罪,而是該不該判得如此之重。對於後面這個問題,磚家們的說法就沒什麼說服力。他們說,盜竊金融機構的最高刑罰是死刑,所以法院判罰是對的。有一個叫阮齊林的磚家甚至認為法院已經輕判了。

根據多年前我在大陸時讀到的法律知識,基本上每種罪都會根據不同的犯罪程度而進行量刑,最高刑罰只是一種上限,否則量甚麼刑嘛,直接最高刑罰得了,也別寫甚麼「最高刑罰」。這麼明顯的邏輯問題,磚家們是裝糊塗還是本來就這麼糊塗。貪污罪的最高刑罰也是死刑,可判了死刑的有幾個?這些磚家們當時怎麼就啞口無言了?如果每一條罪都按最高刑罰來判,中國就沒有現在那麼擁擠了,棺材店的生意也應該很好。

很多人舉了英國的一個例子。雖然中英法制不同,一個是大陸法一個是普通法,但也可對比參考一下,只是那些磚家們都充耳不聞。事情是這樣的,幾年前正好英國一家金融機構也發生了類似的提款機故障,有姓朱伯特的一家人趁機取走了十多萬英鎊,結果各獲刑不超過兩年。十多萬英鎊折合人民幣是上百萬,這一家人要是不幸生在中國,得早早抹乾淨脖子等死了。

我不知道法院所依據的那條法律究竟是如何規定的,但是如果很多人都覺得此刑罰不合情理的,磚家們不是應該研究一下法律本身有沒有問題嗎?不然要你們這些磚家來幹甚麼。

相關閱讀:《失靈的ATM機摸不得》 《千萬不要和銀行過不去

關於各位磚家的報導:http://www.takungpao.com/news/07/12/25/ZM-842167.htm

Technorati : ATM, 法律, 銀行


陳牛 | 25-Dec-07 | 大千世界 | (268 Reads)

小奧說到香港年度字會是甚麼。依我看,應該是「忽」字。

忽字可以組成「忽然民主」、「忽然民革」、「忽視民意」等詞組。

最重要的是,「忽」翻譯成英文就是,fuck!

fuck如一夜蠢瘋來,千薯萬薯梨花開。

大家意見如何?

Technorati : 香港年度字


陳牛 | 23-Dec-07 | 純屬瞎掰 | (366 Reads)

我寫周曙光的第一篇文章是《公民記者走啦》,「走啦」是玩佐拉的諧音。我一開始對周曙光是非常客氣的,但是慢慢接觸周曙光對各方質疑的回應,我作出自己的判斷;周曙光是個無賴。

我不是記者,作為旁觀者,我提出我的質疑和看法。我寫每一篇關於周曙光的文章都是根據我所聞所見而寫,而且大部分都是根據周曙光自己的說法。比如周曙光說他的收費很公道,只收「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於是我就質疑要當事人買電腦,要當事人在成功收到賠款後提供分成數十萬,這屬於哪個星球標準的「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又比如周曙光說「香港各大電視台」轉播的《鏗鏘集》能證明西寧人是誣陷,於是我指出那集節目根本不能說明問題。周曙光卻說我的論證過程在哪,這大概是無賴的最後一招了。就好像一個色狼摸了人家大腿被抓了正著後反說:你哪隻眼看到我摸你大腿了?我看,回貼不看貼的不是別人,就是你周曙光。而其實無賴和傻逼相似,都是自證的。

其實,我也夠無聊的,所以下面繼續「誣賴」周曙光,看周曙光甚麼時候也專門寫篇文章要求我向他道歉。

周曙光提出三大有力證據:香港電台的節目,他自己做的錄音和錄影。香港電台的節目,我已經在《無賴會武術,擋也擋不住》說明了那其實是個無關的證據,那節目只證明了西寧人只是襯托周曙光這位英雄的佈景板。至於他做的錄音和錄影,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聲音質量極差,加上西寧口音對於我這個南方人來說很難聽,所以對不起,我聽不明白西寧人說了甚麼可以證明周曙光的清白。周曙光希望那錄音和錄影證明甚麼呢?證明西寧人是心甘情願被騙的?請告訴我。

我總結了一下,周曙光公開的西寧人來信,主要講了幾件事:

第一,西寧人特意給周安排了有可上網電腦的住房,但周「講了許多的理由」要求西寧人購買了一台一萬元左右的電腦。

第二,周以不能背著兩台電腦為由,要求將其所謂新電腦轉讓給西寧人,並承諾教會對方學會電腦,但臨走前將出價三千元改為四千元,而且未將這部新電腦的保修單等相關配件交給西寧人。

第三,那三千元後來在周口中變成去上海的交通費,周還要求對方提供更多的活動費。

第四,周夜夜去高檔網吧、高檔桑拿,由西寧人付費。

第五,周白天睡到四五點,很少工作,連錄影的字幕都不願立即動手做。

第六,西寧人養了周20 多天,可最後周還要求提供一個月工資。

第七,周要求購買一萬多元的偷拍設施及其他零零碎碎各種設備。

另一位blogger阮一峰做了一分清楚的清單,列明了周曙光對西寧人的各種索求:

* 10000元笔记本电脑一台。
* 以3000元的价格,将自己的二手笔记本电脑卖给拆迁户。
* 去上海、四川,大渡河的旅费。(被拒绝)
* 电话费300元。
* 上网卡600多元。
* 网吧上网费用若干。
* 多次桑拿浴的费用若干。
* 20多天的免费食宿。
* 一个月的工资4000元。
* 300多元的摄像头及录像带一盒。
* 40兆硬盘一个,耳麦一付,光盘一盒。
* 50$域名一个,合人民币 380元左右。
* 10000元网络话题广告费。
* 10000多元的偷拍设备。(被拒绝)

西寧人的另一封信中,還增加了一項指控:周曙光自稱是香港某電台的特約記者。

周曙光的回應包括:

第一,不承認去過桑拿(缺乏舉證和論證過程)。但也沒有否定去過「高檔網吧」。

第二,不承認自稱記者(缺乏舉證和論證過程)。

第三,指出西寧人在他去青海前給他手機充值300元,是「逼」(注意這個字)得他去西寧的原因。

周曙光只承認收了以下物資和金錢:

  • 电话充值300元;
  • 价值9300元的华硕F9J笔记本电脑一台,用于工作;
  • 价值400元的移动硬盘一个,用于备份和转移重要素材;
  • 一直没安装ADSL,孙德彪只好买了一个CDMA上网卡给我,包括充值总共价值880元;
  • 临去上海时拿到的3000元;

請周曙光回答以下問題:

第一,你向西寧人提出的方案究竟是甚麼?你認為不需向他們承諾效果,那你有沒有說明自己除了拍照錄像之外,在維權上根本幫不上甚麼忙?你有沒有像你在blog上那樣,在西寧老人面前吹噓自己的本事?如果你的方案或者你在言語之間表示自己具有類似維權律師那種能力,那你算不算欺騙他們?

第二,西寧人給你安排了可上網住房,你要求對方提供電腦的理由為何?自西寧人提供了一部新電腦後,你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多少?叫化子乞食要自帶飯碗,電腦作為你的謀食工具,難道不該你自己準備好嗎?你有沒有答應過,那台一萬元左右的電腦物權屬西寧人?

第三,你說西寧人的300元電話費逼你去了西寧,那Joybook A52E算不算是你逼西寧人購買?當時你的角色是推銷員?

第四,你在北京拜訪谷歌,接受各種訪問,花光了錢,憑甚麼向西寧人索取活動經費?你準備怎麼為西寧人活動?直接面見胡總?

第五,西寧人說你有去高檔桑拿,你說沒去,那你的證據是甚麼?請你用科學的語言客觀論證你並沒有去高檔桑拿?還有高檔網吧呢?

第六,你去西寧那麼多天除了睡覺,還幹過多少對西寧人有益的事?你每天幾點起床?西寧人要求你打字幕,你是否推搪?

第七,你有沒有要求對方提供一個月工資?你平時賣菜收益如何?你認為你為西寧人所做值多少錢?

第八,一萬多元的偷拍設備對於此事是否必須品?若購買設備,歸你還是歸西寧人所有?

第九,你有沒有自稱過自己是香港某電台的特約記者?請你用科學的語言引用客觀的論據進行論證。

第十,你有沒有向西寧人說明話題廣告是甚麼?有沒有數據或研究向西寧人說明話題廣告是一個可行的方案?需要1萬元經費嗎?

阮一峰根據西寧人的信件得出周曙光是騙子是無賴,這個評論沒甚麼錯。任何人根據西寧人的信件都很容易得出這個結論。西寧人所說還不足以成為論據?那憑甚麼你周曙光所言就可以成為論據?老實說,以我目前的了解,西寧人的人品比周曙光的人品可信。你周曙光連《火牆內的聲音》都好意思拿來做證據,誰還信得了你?如果真有錯,那也不是阮一峰的錯,錯在提供「假證據」的西寧人。請周曙光運用法律,制裁那些通過造假誣賴你並對你身心名譽造成損失的「罪魁禍首」──西寧孫家,而不是一個對存在的社會現象盡公民責任進行評論的無辜blogger。

順便一提關於周曙光與和菜頭的事,引用原文如下:

联系到最近猛小蛇被Google关了Adsense帐号的事,还有网络牛人和菜头也被Google封杀帐号了,他们正巧在愤愤不平的"喧闹着退出",都声称自己被不仁不义的Google欺骗,都用强壮的文字证明自己是多么的无辜,可是,他俩不约而同的 没有坚称自己没有点击自己的BLOG上的Google 广告,所以我的判断是:他们咎由自取。

嚴謹的周曙光同學在此事上所作的判斷依據何在?別人的帳號被封了就說他們是咎由自取,自己的帳號被封了就說是被人害的,就是google邪惡?依照周曙光的無賴邏輯,不是該向猛小蛇與和菜頭兩位道歉嗎?這不是無賴是甚麼?

我也作一個判斷:假如周曙光能當官,估計也是「高唐縣委書記」。幸好周曙光只是個小混混,不然伍領和阮一峰早就是「重大網絡犯罪團伙」了。周曙光要找我算帳就來香港。我不像別人,你若出現在我面前,我絕對向你豎中指,歡迎到時拍照留念。

[tags]周曙光, 無賴, 西寧[/tags]

Technorati : 周曙光, 無賴, 西寧


陳牛 | 23-Dec-07 | 風花雪月 | (320 Reads)

好久不見的她昨晚無緣無故走入了我的夢鄉。她也許曾經進過我的夢鄉,但我不記得了。因為她太遙遠,遙遠得就算在眼前,我也觸摸不到她。

她像幽靈一樣,很快從我面前消失。然後剩下的夢,變成了我對她的尋找。我開始後悔她出現在面前時我的一言不發。

我到處尋找,到處詢問。一無所獲。她已經不見了。

假如我可以控制我的夢,那我便可以不斷將她複製出來。或者,我就能賦予自己時空轉移的能力,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刻轉移到她面前。假如我可以控制她的夢,那我便可進入她的夢鄉找到她。但這些,我都做不到。沒有一件事在我的控制範圍內。上帝要我瘋,我便瘋;上帝要我孤獨,我便孤獨;上帝要我傻逼,我便傻逼。

王二回到長安城尋找無雙,然而長安城的所有人都失憶了。他們說,這個城市沒有無雙。

我已找不到入口回到那個夢,我也找不到出口離開這裡。這個城市究竟有沒有我的無雙?我有話要對她說,只有一句。但是那句話是甚麼?我已不記得了。

我只知道,這個城市一定能買到三國無雙。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