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1-Nov-07 | 抽刀斷水 | (297 Reads)
我的新同學當中有一個是楊貴妃的親戚。

她的穿著、神情和語調都極似老師,而她的志愿也正是當一名中文老師。我們叫她MISS,她會很高興。楊老師和我一樣,原來的目標都是中大,不同的只是她想讀中文,而我卻心屬歷史。可惜的是,我們對中大的第一次沖刺都失敗了,不過她的高考成績比我好,特別是中史,和我比是天壤之別。她只要在來年考好英文,就還有第二次機會。而我卻沒有打算再考中史甚至英文。

最初遠觀楊老師,感覺她像我的朋友野人姐姐,當然不同的是野人姐姐比較有大自然的氣息。後來近看楊老師,看得多了又覺得她更像一位大陸的老同學王璇。其實可能是上帝將野人姐姐和王璇兩個泥娃娃摻和在一起就制造出了楊老師。

我和楊老師的初次交談是關於我們的籍貫。楊老師的老家在廣東龍川縣,我的老家在廣東興寧市,龍川和興寧是鄰居。但我說興寧,她竟然不知是何處,真是「不知興寧,無論魏晉」啊。據史料記載,魏晉時代興寧是古龍川縣屬地。應該是到了清朝,興寧才改屬嘉應州,即今日之梅州。西晉末年,客家先民第一次大舉南遷,後來有一部分人到了興寧,還有一部分則在龍川落腳。千餘年後,他們的兩個後人在香港相遇,成了城大應用中文的學生。

今天從楊老師和她的組員們拍的短片看到了楊老師的另一面。平時楊老師就是一個渾身書卷味的老師,短片裡的她終於像一個女學生。我偷偷跟丹尼士說,楊老師值得考慮啊。我接著說,你看,她家多大啊。其實在我和丹尼士眼中,楊老師未來一定是賢妻良母,和她家大不大沒有關系。

楊老師看過我的blog。看完後她對我的評價是,有文筆沒修養。楊老師一言中的,一言不中的。中的是「有文筆」,不中的是「沒修養」,因為事實上我是非常沒修養。

 

Technorati : 城大


陳牛 | 01-Nov-07 | 風花雪月 | (305 Reads)
 

今天的都市日報有一篇《港女難嫁?》的專題文章。梁靖琪接受訪問時說,「香港男士多以貌取人,若與女性交談數句見女方沒有特別表示,很快便會放棄,不會浪費時間」。這句話摘自原文,但未必是梁靖琪的原話。

說到以貌取人,這大概不是男士或女士某一方專有的毛病,因為雙方都會以貌取人。我在想,以香港眾多女粉絲對靚仔明星的狂熱,能否說明女性更以貌取人呢?女性是感性的動物,應該比男性更喜歡做夢,有多少女性沒做過白馬王子的夢?有多少女性敢對青蛙獻吻?只是,童話裡都是騙人的,沒有青蛙王子,也沒有白馬王子,只有王光良。

現代社會什麼都講究快,安全套和香口膠一樣方便買到,因此香港男士「見女方沒有特別表示,很快就會放棄」應該不難理解。在耐性方面,男肯定不如女,楊過早就他媽的絕種了--自從2004年我不再相信愛情之後。楊麗娟的執著可以說是女性中的代表,是女性的光輝。從另一角度看,這種現象或多或少說明了香港男士的自卑,他們害怕對一個前途不明朗的對象付出太多到頭來可能一無所獲,連人家根毛都沒碰到。在我們研究男女性的時候,都知道男性的自我保護機制更容易開啟。

事實上,很多女人不是沒有表示,反而是直接叫對方不要浪費時間在她身上。有些女人或許是出於好心,不想將對方傷害得太徹底,通常會在拒絕人之後安慰對方說,「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如果這句話是肺腑之言,那只能說明女性也不太自信。但我相信這句話通常不是什麼肺腑之言,所以盡管女方說這句話時可能是出於安慰,但我仍然忍不住在心里說一句:操,連你都追不到,還能追到更好的嗎?不過如果是我遇到這種情況,我會省略了操字,整句說與對方聽,絕對不憋在心裡。

我相信,一個良好愛情的開始,女性是不應該太容易接受男性的追求。但叫對方不要浪費時間是一種徹徹底底完完全全的拒絕,背後隱藏的意思可能是怕對方糾纏著浪費她本人的時間。做男人最不應該的就是不識趣。

在我印象中,豆腐沒有對我說過不要浪費時間在她身上。奇怪的是,反而有別的人跟我聊天時奉勸我不要浪費時間在豆腐身上。我不知道那些人說的話是不是能夠代表豆腐,而我也一直不敢再去試探豆腐的態度。因為我不想聽到「不要浪費時間在我身上」從豆腐口中說出來。只要她不說「不要浪費時間在我身上」這句話,我就算再愛多八十年也無所謂。

現在做朋友也很好,還是不要隨便破壞了和諧氣氛。和諧迎奧運。

 

Technorati : 兩性,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