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3-Oct-07 | 風花雪月 | (351 Reads)

我一直覺得她很美,但我決定不再用美女兩個字。那兩個字已經俗不可耐。有些人是這樣的,她雖然長得美,但你用美女來形容她反而是一種侮辱,正如你用帥哥來形容我一樣對本人構成了極大的侮辱。所以我盡量在美女面前將她踩得一無是處,也盡量讓自己在別人面前不要那麼帥。

我早知道有兩個舊同學也在城大。有一天我正和朋友說起我和老同學太沒緣分,有一位叫魚皮的老同學就出現在我的面前,並和我打招呼。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此後數天我都見到了她。後來有一天魚皮說,你見到那個誰誰誰了嗎,我見到了。我說,不是吧,我還沒見到。最為神奇的是,到昨天為止我都還沒在城大見過那個誰誰誰,連個影都沒有。我總覺得這是上帝在跟我開玩笑。

老實說,我有點生氣,上帝他不能如此待我。如你所知,陳牛生氣了,後果很嚴重。嚴重到什麼程度呢?把城大炸了,這事我是不會做的。每天向上帝豎中指,早晚各一次,這我也不會做的。我會做的是,自殺。我既不是壞人,又不是好人,將去地獄還是天堂?這對於上帝而言無疑是個前所未有的大難題。不知道是否他老人家感受到了我的怒氣,他終於安排了今天,讓我在城大見到她。

我一如既往地坐在城大的某個角落裡,一如既往地四處張望,就這樣發現了一個紅衣少女。少女的外貌雖然一如既往地帶著點稚氣和傻氣,但我並不能一如既往地判斷出她就是她,直到我看到了她的那個一如既往的紅色水壺。其實,我辨認人的能力一直在下降。我相信再過幾年,有個人在荒山野嶺劫了我的色,到第二天她或者他再來同一個地方劫我的色時,我已經記不得她或者他是誰。

我注意到了她的眼神,比以前失色了不少。我甚至看到了她的迷茫。

最終我還是沒有過去和她打招呼。因為我一直覺得從某年某日開始她就已經討厭我,不想看到我,不想和我說話。我就這麼一直在避免被她見到,避免和她說話。然後,故事就永遠停在那個某年某日。春風不知何處去,人面依舊笑桃花。

 


Technorati : 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