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2-Oct-07 | 抽刀斷水 | (476 Reads)

不知各位可否知道我寫了城大的一位美女?不知道是正常的,因為我還沒寫出來。

以前我說城大有很多的美女,我承認,那是我騙大家的。就如有人騙我們說皇帝的三千後宮佳麗都是美女一樣,其實皇帝每天都以淚洗面,度「日」如年。事實上,城大只有一位美女,那就是我接下來要寫的她。我和她特別有緣。入學日那天,我就看到了她兩次。她第一次出現在我眼前時,我就震驚了,多樸素多有味道的一美女啊。美女應該住在古墓,怎麼會出現在這如商場一般的大學呢。

她的外貌極似混血兒,我還曾一度把她當成了老外。當然,後來知道了她不是老外。不過據聞她是從外國回來的,海龜,中文很不好。中文不好沒關系,我英文也不好。我現在知道自己為何老學不好英文了,因為命運注定了我和她要「加強合作、優勢互補」。從國外回來讀沒什麼前途的副學士,很奇怪,但是如果把此事和我們的緣分聯系起來,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後來我又不斷見到她,覺得這件事有陰謀,值得和我的新朋友丹尼士探討一下。和我在一起,丹尼士借著我和她的緣分總也能見到她。他比我更快地愛上了她,並決定向她伸出魔爪。或許多年後我想起這件事,又一次像韓國男人一樣淚流滿面,只能感嘆: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這個星期一,我和丹尼士走去shit堂,發現她也要讀語文通論。我一直聽不明白shit堂是什麼,一看到她我就明白了。我心里在說,shit,so beautiful.可見,shit是為了表現驚喜,shit堂就是驚喜之堂。我們決定了以後都要來shit堂,風雨不改。

在人潮洶涌中,我緊密跟隨她一起進入,一起進入演講廳。我第一次聽到了她的聲音,如果要用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來形容她的聲音,我只能說,她的聲音毫無特別之處。然後我們有目的地坐在她附近。才坐下來沒一分鐘丹尼士就拋下朋友換了座位,明目張膽地坐到了她旁邊。

很多朋友對我的爛gag深惡痛絕,但當天我無意中的一個爛gag卻博得了美人的回眸一笑。我們完成了一次接近完美的眼神交流,不過我並不排除我後面坐了她的男朋友,造成了我的誤會。

下了課,丹尼士說他問到了她的名字,她叫Leona。但是我對此存疑,因為我一整堂課盯著那邊,只見丹尼士一整堂課都在強抑心中的狂喜假扮著斯文,沒見他們有過接觸。這個假冒的韓國人不值得信任,因為我們之前問他韓語粗口怎麼講,下一次再問他上一次那個粗口怎麼講,就變成了另一個發音了。所以這一刻她是Leona,下一刻她就可能變成Leonardo,再下一刻有可能變成Ronaldo,最後她其實可能是Ronadino。我幾乎在每一堂語文通論大課都會入睡,然而她卻像咖啡因一樣刺激著我,讓我無法入眠。我整堂課盯著他們,丹尼士在什麼時候趁我不備問到了她的名字?

Leona是讀翻譯的,問一下矽,你知道你的這位學妹嗎?

最後我還是要承認,本文也是騙大家的。除了Leona,城大至少還有一位美女,只是開學至今我都沒碰到過她。而且最為重要的是,Leona是我虛構出來的,連丹尼士也不曾存在。城大的一切都是幻象,包括我自己。

Technorati : 城大,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