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0-Oct-07 | 純屬瞎掰 | (423 Reads)

無無聊聊,就一個人進城大的商務書店看書。有一本書書名很特別,翻開來看其解釋,原來是幾個粗口字的變音。不過到底我還是把這個書名給忘了。

粗口是每個地方的文化中最生動的部分之一,看上去好像不同地方的粗口都大同小異,但研究一個地方的文化不能不研究當地的粗口,而且粗口背後可能還有一些有趣的故事。從蟑螂可以得到的啟示,最底層的往往是生命力最強的,所以別看粗口很俗,但它們卻可能是源遠流長的。不需要書的記錄,粗口自然會流傳下去。只是粗口的含義可能逐漸被淡忘,只剩下滿足一時快感的功能--當然這也是它最重要的功能,而且常常正是此功能太過強大而使其含義給淡化的。那本書做的,就是解釋各個粗口的含義。看這本書的過程,各位可能會不斷地恍然大悟:啊,原來是這樣的。那種感覺,猶如第一次看毛片。

我隨便看了幾篇,關於「低B」的解釋我並不太認同。作者的看法是,B應該是「屄」。眾所周知,京罵的「傻B」之B的確指的是「屄」,但「屄」似乎不是南方地區流行的字眼。客家話說的是「膣」,廣東話說的是「西」,雖然與「屄」乃同一物,但不同字不同音。而且「屄」的粵語讀音也應該不是B。何況屄哪有高低之分?難道高屄就是所謂的「天國的西西」?如果說「低B」指的是低智商的屄,那麼作為粗口,未免又太累贅了,不如傻字來得簡潔。有個傻字不用,反而將「低智商」省略成「低」,我認為創造者本人就夠低B的。

我從所看的幾篇發現該書的特點就是盡量將粗口和生殖器扯上關系,比如作者認為「頂你個肺」的「肺」與「西」音似,故「肺」其實也是「西」。生殖器可以獲得快感,用生殖器的粗口也能獲得快感,但粗口未必總是和生殖器掛勾,比如「仆街」的「街」就和「西」完全無關,雖然它們的音也很相似--當然你非要解成仆在「西」上,也不是解不通。所以我認為「低B」未必與生殖器有關,甚至可能根本不是粗口。

作者幾乎在每一篇都會提到一個意思:你看吧,這個粗口其實是與生殖器有關的,不要亂用啊。「低B」那篇,他就是講到一對情侶,女的說男朋友「低B」。作者大有點譏笑該女性亂用粗口的意思。但從語言學來看,一個符號是什麼含義主要看發送者和接收者的共同理解。說一個極端的例子,兩個香港人溝通,在他們的系統,「屌」一般都是粗口,但是換成周董就變成褒獎的意思了。你能譏笑周董的無知嗎?

順帶說一件事。我2005年曾寫一文《》,最近多了一個留言,說我打粗口既無聊又不好,還叫我反省一下。如果此人未滿十八歲或已過八十歲,我倒可以表示理解;但是如果此人年齡介於十八和八十歲之間,我就懷疑此人有點發育不良。

Technorati : 粗口,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