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3-Oct-07 | 抽刀斷水 | (625 Reads)

上午上完語文通論導修課,把傘忘在了課室里。從課室出來一段時間後才想起,回去拿。還好,傘還在。

傘不是什麼珍貴物品,遺失了也沒所謂,但那可能是一個預兆。一個昂貴的預兆。

放學後到又一城的屈臣氏買東西,付款時發現錢包不見了。我才突然想起下午兩點半前我坐在城大校園的沙發上,把錢包放在了上面,忘記放回口袋。雖然我知道這時候回去已經來不及,但還是加快了腳步回去。在遺失錢包的附近遇到一個保安,馬上問他有沒有人撿到一個錢包。他說有,要到保安處去領回。

錢包找回來了,除了損失幾百元之外,其他好像都還在。大家都說,卡沒有被拿走已是幸運。但我覺得最幸運的是有一張照片沒有被拿走。那張照片很珍貴,因為上面有豆腐在2006年離開圓玄時留給我的話。豆腐不曾也不會愛上我,所以上面也不會是什麼情意綿綿的話,只是那些話讓我感到親切。我想,就算很多年以後,我和豆腐可能斷了聯系,甚至遺忘了彼此,但當我從錢包里看到那張照片,我又會想起很多年前的她,然後想到她已是昔日豆腐花,我可能像韓國男人那樣,淚流滿面。

和我一同回城大找錢包的是大衛同學。在路上我還在開玩笑,我說會不會因為這次錢包遺失而認識一位美女呢?後來我知道這是沒可能的,因為美女不會把錢包里的錢拿走。我承認,在找到錢包之前我曾愚蠢地對大學生的素質抱有期望。

關於拾金不昧的故事,已經成為童話。那個我永遠不會知道的人,他看到我那破爛的錢包,居然沒有想到它的主人是一個窮人。他沒有經過任何的良心掙扎,拿走了里面的一張500元和若干張100元。那差不多等於我母親的四分之一月薪。我確實很心痛,很自責,是我的粗心造成了這次的損失。學生資助還不知道能否批下來呢,自己卻先丟了近千元。

根據我對自己的了解,我會出現如此嚴重的健忘,通常都是因為我處於很大的壓力之下。但是這兩年來我學會了很自然地把壓力隱藏,以致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在保安的本子上簽了名,還留了電話,表示已領回失物。大衛同學有留意到歸還者是一位姓劉的同學,還有學生證號碼。如果他不是拿走錢的那位,那我真想請他喝酒,因為至少他減少了我的損失,我要向他的高尚品格敬一杯;如果錢是他拿走的,那很好,那幾百塊錢就代表了他的良心,盡管他一輩子也不會因此覺得良心有損。

可是在另一邊, 那個人會不會和他的朋友譏笑著一個叫陳奉京的人。

我想好了一個計劃,如果以後我有錢了,我一定要做一個實驗,在香港每一所大學進行。我會在各所大學顯眼的地方故意遺下錢包,錢包里有學生證和金錢,看看有多少未來的精英生能做到完璧歸趙。

Technorati : 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