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0-Sep-07 | 風花雪月 | (673 Reads)

中國的神話故事里有一個叫夸父的傻孩子。夸父是幹什麼的呢?他就是跨欄之父,發明跨欄的人。也就是說,沒有夸父也就沒有劉翔。據此推論,夸父應該是上海人。

這個夸父做過一件舉世聞名的傻事。他愛上了太陽,然後追著太陽跑啊跑啊,最後累死了。他的傻在於他沒有認識到太陽不是他的,他永遠追不到。

中國的非神話故事里還有一個叫阿牛的傻孩子。沒錯,這個傻孩子就是我。多年前,我深戀著某人。然後突然有一天她說不愛我了,要和我分手。我感覺天昏地暗,意志消沉。很多朋友安慰我,但都沒有用。後來又有一位朋友來安慰我,她只說了一句話: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永遠都不會是你的。這句話讓我「茅廁頓開」。

那句話當然不是第一次聽,但是當你意志消沉時,你不會想到有這樣一句話。這句話從此成為了我的信條,我不再癡迷於某一個人。很多人從舊戀情抽離出來是基於森林里還有很多的樹,但是森林里有多少樹對於我而言沒有意義。關鍵在於哪棵樹是我的。

我說的崇尚自然就是這樣。我偶爾也會表白,但如果我得到的回答是:「你還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那我就會很識趣地不再纏住對方,頂多遠遠望著她。我不會像夸父那樣,去追一個永遠追不到的目標。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永遠不會是我的。我不要每天都說「我愛你」,更加不要每天都送花,想出千萬種方法去討人歡心。如果這個人真的愛你,她能看到你就開心了,不需要特別去做什麼。如果一個人因為我說了很多的「我愛你」及送了很多的花才決定和我在一起,那對不起,我并不覺得她是愛我的。一切順其自然,愿者自會上鉤。所以我是一個很沒情趣的人。

豆腐說,難道你是在等著別人來追你?我只能說,豆腐啊,我哪有這樣的魅力。中國沒有守株待豆這樣的成語,童話里都是騙人的。我曾經覺得愛情多麼偉大啊,沒有愛情的生命多麼枯燥啊,現在卻發現沒有愛情也沒什麼。睡覺、打機、上網,人很快就老去。當人老去,愛情就不重要了,寫回憶錄才是最重要的。

最近有人說她愛我,我也想當懷疑。因為,我哪來的魅力呢。事實上,連她自己也懷疑。她分不清是愛上了我的文字還是我這個人。愛我文字者本不多,我更沒聽說過有人會因為文字而愛上一個人的。我相信文字有某種魔力,但我不相信這種魔力有催情之效。

Technorati : 夸父


陳牛 | 10-Sep-07 | 風花雪月 | (405 Reads)

1,這些年來,我不敢說「愛」這個字。這個字說出來會讓人變得傻逼。我努力、刻意把自己塑造得很隨便,然後真假難辨,大家也就難以知道我什麼時候是真的傻逼。但是她的出現,令我回復了些許的自信,令我對做傻逼稍微不那麼恐懼。

2,她做的飯很好吃。據說兩年前她為了某人才開始下廚,現已能做得一手好菜。女人的本能就是這樣激發出來的。男人也有本能,男人的本能通常是在吃著女人做的飯時激發出來的。但我的本能卻未有被她激發出來。這不是她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我還不是一個男人。我何時能變成男人,這是一個謎。像顧城一樣,他永遠不是男人,只是詩人。

3,她問我,你還喜歡豆腐嗎?我說,喜歡。

4,豆腐很可愛,但是我覺得除了可愛,她還有其他更重要的特質吸引著我。那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對她是又愛又恨。愛是解釋不了的,恨卻有原因。原因是她有時候太笨,笨得無可救藥。但那又是她自己的自由意志,我無權也沒有資格干涉。所以我希望豆腐趁年輕多碰點壁,然後她才會發現那是一個錯誤的方向。至於另一個她,她也許不知道豆腐永遠不會屬於我。

5,以前我以為愛就是要討好對方。但我現在更崇尚自然,我覺得討好的都是假的。在討好的施與受兩方,始終有一方是昏了頭的。但事實是,很多人就是喜歡那種昏了頭的感覺,盡管事後會發現這種感覺并不真實且不能長久。

6,不僅是她,應付任何女性我都感到吃力。盡管是她讓我回復了些許的自信。其實,所回復的那麼一丁點自信對於我來說,沒有很大的實際意義。我喜歡在家睡覺。

7,所以我是一個很無情趣的人。所以我永遠會是孤身寡人。寡人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