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8-Aug-07 | 純屬瞎掰 | (374 Reads)

幾年沒有聯繋的朋友魏突然在網上對我說有話對我說,但不知如何開口。

這句話讓我又驚又喜。驚的是,他也許突然改變了性取向,想對我說一些肉麻的話;喜的是,也許他想還多年前的100元給我了。幾年利息算下來也該有100.1元了吧。

可兩樣都不是,因為後來聊到別處去了。我始終不知道他一開始想要說什麼。

他是我寫過的和我同一個星座的朋友。我是9月9號降世的,他緊隨我的腳步在9月11號出生。好像前世我欠他的似的,我一投胎他就跟來了。按道理喝過孟婆湯,恩恩怨怨都忘了。我估計在地府管孟婆湯那獄官原來是在中國做官的,辦事能力差。說不定神童都是這樣來的,說開了就是喝孟婆湯這一環節的漏網之魚。你都活過一世了,當然你最厲害啦。但是以中國官員的辦事效率,這個世界應該有很多天才才對,問題就在於大部分人都生在了中國。如果人是上帝造出來的,那麼情況就不一樣了。上帝一疏忽,造出來的就不怎麼樣了--估計我就是這樣來的。

但是,很顯然,我朋友不是天才。他是來追債的,只記著我欠他的,就什麼也不記得了。正因如此,身邊的美女都是他的,我一個也沒有。我愛的,老愛著他,就是不愛我,這成了我還債的方式。直到我和他各奔東西,我的桃花才開始盛開。開了幾次,終於也不再開了,但我相信已經與我的朋友無關了。現在是他欠我的。

他欠我100元。如果這一輩子他都不打算還這100元給我,那麼下輩子9月9號出世的就是他了。我不要他的100元,我只要美女如雲。不過我一想到又要重復上一世的故事,就覺得沒趣。

魏說:「我們是一樣的人,不過你比較變態」。這句話用星座來詮釋,就是處女座的人比較變態。不過如你所知,魏所指的「一樣」并不是指變態,就算我們真的變態。變態并非壞事,甚至是我們所追求的。世上的人無非兩種,常態和變態。常態都是一樣的,變態卻有各自的不同。天才都是屬於變態陣營的,不過變態的未必都是天才。

以前我沒有魏變態,因為總是在尋求和朋友之間的共同點。而他從未對我們說過「我們能是一樣的人」。後來生活澆滅了他的激情和天真。目前我也只是暫時比他變態。將來我們又會變成一樣。我們沒有足夠的能量和土壤去完成變態,只能回歸常態。

Technorati : 變態


陳牛 | 18-Aug-07 | 風花雪月 | (432 Reads)

有鑒於有若幹網友在facebook上都問了這個問題:" Do I spend too much time on Facebook? "為了把各位從facebook的「火深水熱」中拯救出來,走回美好的現實生活,我也問了大家一個問題:「你想請我吃飯嗎」。

俺老實交代了,我還有一個網名叫「混子」。我叫混子的時候,還沒聽過崔健的《混子》,所以我是混子和崔健唱混子無關,更不用懷疑崔健唱的原來就是我。混子這個名字雖然是經歷各種小變演化而來,但很顯然到後來它已發展到與吃有關,甚至僅僅與吃有關,也就是混吃了。由我這名字的演變,也證明了民以食為天是終極真理。

我以混子之名出現的圈子,原來也是一個網上圈子,後來向現實發展,對我非常有利。從此我省下了很多飯錢及酒錢。當代飯局(請注意,當代飯局并不由當代教育負責舉辦),以AA制為主,但我一路吃下來幾乎沒有給過一次錢。我認為這是我有生以來最成功最偉大最不可思議的事業。嗯,像我這樣厚臉皮的人現在也所存不多了,尤其在混吃方面可能已是碩果僅存。我為此自豪。

請吃飯,我視為是朋友關系的進步。當然,這個定理并不適用於官場和商場。我和原來那個混吃圈子的人,也是從第一次吃飯開始熟絡起來的。後來混吃就如滔滔江水源源不斷了。希望有朝一日發達了,我也可以不斷地請年輕人吃飯。混吃不是混吃一族的最高理想,只有被混吃才是。

上次sidekick請我吃飯,是我的事業向香港擴展的第一步。可是自邁出這第一步後,毫無發展,停滯不前。這在大躍進時代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這在太平盛世是可恥的。所以我不得不大聲疾呼「你想吃我吃飯嗎」。

通過我的問題「你想請我吃飯嗎」,發現色狼一個,窮鬼兩個,FBI一個。

色狼請我吃飯的條件是,我帶女同學出去。色狼我喜歡,因為……我也是色狼。帶女同學出去有兩點問題:1,愿意跟我出去的幾乎沒有,2,我怕色狼朋友被我女同學嚇跑。這第二點,各位可能會有疑問,我為什麼沒被嚇跑?原因是,我經常照鏡子,已經練就了一副虎膽龍威,一切怪物都嚇不著我。

窮鬼的回答幾乎不堪入目。一個窮鬼說,他請我吃飯,我請他吃菜。另一個窮鬼說,我出雞,他出豉油,一起吃豉油雞。看看這兩個窮鬼,居然好意思向一個準乞丐討吃,都窮成啥樣了。這兩個窮鬼混吃的修行說不定比我還高,有機會要討教一下。我們都是窮鬼,不能內斗,應該一起混吃李嘉誠。請李嘉誠同學提高覺悟,主動要求被混吃。我一高興,可能就介紹你入咱們的黨了。

還有一位FBI。他請我吃餐飯,居然要我招供出我的愛情故事。我幾天前才知道美國人對我的愛情故事感興趣,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了特工來。不過,也許這位FBI是假的,而是一名八卦雜志的記者。FBI經費多,怎麼會只請我吃一餐呢。起碼兩餐,國宴級的。

除此之外,還有人想請我吃飯嗎?不要害羞,盡管說出來。

後來我又問了一個問題:「你有多想請我喝酒」。這次人都跑了。這個問題不好答,因為總不能說「我出酒,你出杯子」吧。我愿意出杯子啊,誰愿意出酒?

Technorati : 混吃, 請客, 飯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