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0-Jul-07 | 大千世界 | (521 Reads)

學生資助的問題,我原本是打算交了學費再到城大去問。但是我父親不知從哪里打聽到要親自去學生資助辦事處。老實說,我不是很喜歡同公務員打交道,我還是比較喜歡和老師打交道。老師當然指的是香港的老師,大陸的我也不喜歡。

去了學生資助辦事處一趟,碰了一鼻子灰。一開始,我們說來申請專上學生資助的,對方告訴我們,要去院校拿申請表。但是話音剛落,她又問我是不是副學士。我說是。她問是哪間。我說是城大的。於是她就拿出城大的資料給我看,問我上面有沒有我的課程。她說,如果上面沒有那就沒有的了。可是當我說了沒有之後,她又拿出一份資料,再問我上面有沒有。我說,還是沒有。

最後她拿給我的是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申請表。她說自資副學士只能申請這個。我告訴她,我網上看到的不是這樣,已通過審批的自資課程也能申請助學金。雖然她沒有像樹仁的老師那樣很不耐煩地叫我回去看清楚,但她仍是一再強調只能申請免入息貸款計劃。我們無奈的離開。那一刻,我突然很想放棄,如果她說的都是實情。讀兩年副學士要背負近十萬的債務還要加上不低的利息,讓我這個窮人聽起來覺得很恐怖。

我從學生資助辦事處網頁看到的資料是這樣的:

專上學生資助計劃( 以下簡稱為「本計劃」) 是一項須經家庭入息及資產審查的資助計劃。申請人須修讀以自資形式開辦並經評審的全日制專上課程,並在修畢課程後取得副學士學位、高級文憑及/或專業文憑或以上程度學歷。本計劃的目的是向合資格的學生提供資助,以幫助他們繳交學費及學習支出,確保他們不會因經濟困難而失去就讀機會。在本計劃下,資助是指助學金。

資助金額

凡通過入息及資產審查的申請人,可獲發助學金。在本計劃下,最高的助學金額包括:

應繳的學費,但設有上限。2007/08學年學費資助上限為港幣57,520元; 及 上限為港幣3,050元、用以支付學習支出的助學金。

以上兩項資助的上限將每年作出調整。

難道這次我又看錯了?難道助學金=貸款?

雖然資料顯示04-05年度自資副學士基本上不會有助學金(月收入8000以下才有),但我看過一份資料說07-08年會有改革(那個網頁SEO做得很差,居然搜索不到了,見鬼)。就算貸款也有入息審查和免入息審查之分。為甚麼辦事處的工作人會告訴我只能申請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我愿意接受入息審查不行嗎?

我瀏覽過學生資助辦事處人員給我的資料。我看到政府很在意「風險」。在政府看來,副學士似乎是不值得信任的,甚至可能是政府的包袱。我的感覺未必準確,但我的確不太舒服。政府資助的中小學,當中有幾個學生將來會成為所謂的棟梁,并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偉大計劃作出貢獻?那些上不了中六甚至上不了中四的學生,在政府看來應該是很沒用的人吧,可能還會拖了香港國際化的步伐,那政府資助他們完成九年義務教育豈不是承擔了很大的風險!政府迫於電影業界的壓力,撥了幾億給電影業,許多人說有風險啊,政府有沒有想過?我并非反對撥款給電影業,我只是很懷疑政府對風險的看法究竟為何。不說電影業,說迪士尼吧。幾百個億呢,政府想過風險沒有?還有幾年前的巨星維港匯呢?政府是否只敢對那些商業性的可以立竿見影的項目承擔風險?

老董說過教育是投資。我現在體會到,原來「投資」的真實含義是要告訴市民,政府是要承擔風險的。一不小心培養出來的可能都是像我這樣的爛蘋果,那政府就他媽虧大了。我讀中文,香港這麼一個國際大都會大概是不需要這樣的人吧,所以就不值得投資了。政府果真是處處為納稅人著想啊。

我以為,政府借錢給學生上學唯一要冒的風險就是,有學生可能受不了壓力燒炭死掉了,那麼政府就真的一分錢也追不回來了。從學生資助辦事處出來,我真的是覺得舉步維艱。

相關閱讀:學費問題

[tags]副學士,學生資助,學費[/tags]

Technorati : , ,


陳牛 | 20-Jul-07 | 大千世界 | (340 Reads)

我對長洲唯一的認識就是,那里有一個快樂的肥貓。而我對肥貓的了解也只是他長得很像鄭則仕。為何他會長得很像鄭則仕,這依然是個謎。幾天前跟小部隊去長洲度假。他們的說法是,入camp。所以那是我第一次去長洲,也是第一次入camp。

以前老聽朋友說去camp,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相比起來,我倒是對「去火星」比較有概念。這次我去camp,我給家里的說法就是去旅游。他們只知道我去了長洲。剛好這兩天他們都沒對我發脾氣,要不然他們就連我去了哪里也不會知道。當我到達那個接下來的兩天要住的地方,我才恍然大悟,還是不要說「度假」比較好,盡管長洲碼頭旁的那條街上到處都是出租度假屋的招牌。

長洲沒有我想象得遠,搭慢船進去也不過是四五十分鐘而已,差不多是我這里去到尖沙咀的時間。

當晚,早到的女生們已經煮好了飯菜等待我們。如果長洲很遠,那她們會不會變成望夫石?吃著她們的成果,我不忘巴結她們。我說,嗯,果然是美女廚房啊。她們不服氣地說,很難吃嗎?

事實上,美女廚房四個字只是用來贊美她們的美貌,與煮的飯菜好不好吃沒有關系。這件事說明女人一旦進了廚房范圍,你千萬別說她們是美女。美貌和廚藝不可兼得。

我說,很好吃呀,比我媽做的還好吃。贊美女生廚藝的時候,還是搬出自己的老母比較好。我說她們比我媽煮得好,絕對是肺腑之言,比「美女廚房」四字要由衷得多。但是後來我一想,她們會不會懷疑我母親做得很難吃啊?女性對男性說的話總是懷有戒心的,尤其是對我這種長得不帥又似很壞的人。我要是變成鄭元暢或者拿破飛輪海,那就很不同了。

那間房子原是三個先到的女生住,我們進去後就變成了八個人,而且第二天還會有人再進來。空間雖小,但冷氣機開了等如沒開,還要開個大風扇才勉強可行。那天晚上有甚麼事發生呢?八個人,正好講八卦。

第二天換了大房子,但很不幹凈,比我家還要臟。我對臟的忍受程度可能就只是到了我家的那種臟。樂觀一點的話我應該開心的,因為這世上原來還有比我家臟的地方。如果我家里的人都來了,估計要放鞭炮慶祝了。

男生和女生在各自房間的床上都發現了別人度假的殘留物。如果那東西真是我們想象中的東西,那我就會覺得很不可思議。在這樣的地方幹,在我看來是和打wargame差不多了。真那麼high呀?也許沒有我說的那麼差,至少打wargame是有可能踩到狗屎的,但在這個所謂的度假屋里應該不會。

早上有幾個人說去看日出。對於城市人來說,看日出原來是這麼起勁的一件事。當然,農村人看到日出也很起勁,因為他們要出去幹活了。因為有雲,我們并沒有看到日出。事實上那個時間也應該不是看日出的時間。然後我們只看到一艘小船在不遠處搖晃,周圍啥也沒有。假如上天感應到香港淫審處判了不少冤案而在七月下起了雪,那麼坐在那艘小船上面的人就可以「獨釣寒江雪」了。然而事實是他現在頂多只能「獨屌淫審處」。在香港,只是一小幫人能要風要雨的。香港這艘國際豪華巨輪,也不是誰都能登上去的。剛好那幾天綠皮書出來了,有人提議,以後選船長要先進行過濾,過濾之後的候選人才有廣泛代表性。多可笑的言論啊,有沒有廣泛代表性,市民每人一票投出來不就知道了嘛。怎麼反倒由一小撮人去決定呢?

接著去吃早餐。我向來是不吃早餐的,但看到有油條吃,就吃了一條油條。可能是急著炸給我們吃,那油條并不好吃。我這麼久沒吃油條,油條也太不給面子了。

下午進來一個很活潑的女生。但是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在她面前我總是活潑不起來。在她面前,我不僅活潑不起來,而且誠惶誠恐,而且不知所措,而且極為沮喪。在這種狀態下,我在玩一個游戲的時候抓到了比利的大象,真可謂「盲人摸象」。我的色狼形象則再一次得到鞏固。

長洲,在我想象中是一個小漁村。當我們坐船就要到達長洲碼頭時,我遠遠望去,長洲只不過是一些不太明亮的燈。它好像馬上就要沉睡過去。下船後才發現這個地方很熱鬧,燈火通明,而且甚麼都有,五臟俱全。我們第二天出去吃完飯,想找個地方都難。真一個人山人海、觥籌交錯。

我們最後是在康記餐館吃海鮮,味道還好,價錢也不貴。九個人平均下來也就三十幾元,簡直就是學生餐了。前面說到找不到地方吃飯,這并不完全正確。在康記旁邊的那家飯店就沒人去吃。整條街就它那里是空蕩蕩的。

那晚,我們男生出去買夜宵時,據女生說她們在屋子里發生了鬧鬼事件。她們講得很認真,不像是說來嚇我們的。而且,女生編鬼故事來嚇男生也不太符合實情。加上那個屋子看上去的確很臟,因此我也被嚇著了。我是很膽小的,下次再發生這樣的事請天亮了再告訴我。否則,別怪我失去理性。

老實說,坐船離開長洲時,我有點舍不得了。但我舍不得的卻不是長洲這個地方,也不是肥貓。這并不是一個謎。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