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3-Jul-07 | 大千世界 | (1654 Reads)

在《樹仁不仁》一文下面有一位叫「」的朋友提醒我要首先思考自己的問題,不要把問題推給樹仁。我希望這位仁兄搞清楚,從放榜到今天我一直都認為上不了大學是我的問題,是我不爭氣,不是任何一件大學的問題,我更沒有將問題推給樹仁。但是不是我就沒有資格說「樹仁不仁」?

別跟我說規則。香港辦大學的規則是三年制,是不是因為這樣樹仁就沒有資格?我一直很敬佩中文大學堅持了這麼多年以中文為主要教學語言,不是因為我英文不好。我同樣敬佩樹仁堅持了這麼多年辦四年制大學,也不是因為我現在想進樹仁所以給它說好話。那麼反過來,是不是因為我現在進不了樹仁大學,就沒有資格說樹仁的不是?

我所了解到的是,樹仁過去也收過不少英文不合格的學生。樹仁過去雖然不叫大學,但至少也是學士學位,不是副學士。要不是樹仁過去已有這樣超越所謂rule的表現,我也沒有面子早上五點多鐘起床跑到樹仁排了兩個多鐘的隊伍為了交報名表。我更加沒有如此厚的臉皮打電話問樹仁。在這里我很想那天接我電話的樹仁老師回答我,我是不是應該揭露我的老師欺騙了我,而不是打電話向你們咨詢?如果你回答是,那好,很對不起,那天我打擾您了。

好吧,也可以說規則。按照Jupas的規則,一個人成績再差,都可以報任何一間大學,而大學收不收他是另一回事。Jupas是不是有一條規定,你平時英文都不合格就不可以報名了?我所說的樹仁不仁,瞎子都看得出這不是指樹仁收不收我。我說的是,樹仁連報名的機會也不給我。我說過,我情愿白交幾百元的報名費然後樹仁看過我的報名表後才拒絕我。如果真是這樣,我也沒有足夠厚的臉皮說出「樹仁不仁」四個字。請「予」同學,請樹仁的老師告訴我,我五點鐘爬起來在樹仁忍受那些不守排隊規則的人排了兩個鐘的隊伍,是不是很犯賤?如果你們回答是,那很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

難道你還覺得這種說法會推論出其他八間大學更為不仁?

是不是被樹仁攔在門檻外的人就沒有資格批評樹仁?是不是會考或高考失敗的人就沒有資格批評教育制度?是不是沒有當過特首的人就沒有資格喊「普選」?這大概就是「予」同學的邏輯。根據他的邏輯,我批評樹仁就是我沒有反省過自己,就是我推搪問題。「予」為樹仁說話,當然未必是樹仁的人,但最好別說自己是樹仁的人。很丟樹仁的臉。但無論如何,我還是承認你有批評我的資格。

我聽我的朋友說,他3號去樹仁報名,已經不需要查成績單就可以交報名表。這不會就是「予」所津津樂道的rule吧!

最後我以我卑微的身份向樹仁中文系下戰書,兩年後,或者四年後(如果我能升上大學),看你們中文系的學生中文好還是我的中文好。怎麼判斷中文好不好?相信你們有你們的專業方法(若以背誦能力作為考量,那我現在就可以認輸)。如果你們有超過一半的中文系學生中文比我好,那到時我愿意為我的「樹仁不仁」四字公開向樹仁的老校長、老校監認錯。

當然樹仁可以我不夠資格來拒絕這份挑戰書。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