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8-Jul-07 | 抽刀斷水 | (379 Reads)

在臨入夢鄉之時,我的腦袋仍有一部分保持著清醒。

在不清醒的那一部分,會制造出許多奇怪的人、物和事,然後錯亂交配,一切歸於混沌。還清醒的那一部分總是嘗試去看清楚那些怪人的臉,去弄清楚那些怪事的頭緒。但總是失敗,失敗的結果就是最後的清醒也沒了,我徹底進入夢鄉。而那些奇怪的人、物和事也徹底消失,再也找不到蹤影,盡管第二天臨入夢鄉時我的腦袋還會重演類似的掙扎。

我為此痛苦。我不明白,我的腦海里為甚麼會浮現出一些我從沒看過的模糊的臉,為甚麼會有從未發生的事像剪輯極差或者極抽象的電影在播放。

以前還有更奇怪的事,我不知是真是假。我曾經睜開眼,看到有鬼卡住了我的脖子,或者從我身邊經過。我做過很多詭異的夢,但我知道那是夢,是假的。然而,這個卻不是,而且不止一次。

腦的構造太復雜了。

男人大腦的構造

(此圖與本文並無關系)

請訪問:cow.hkbloggers.org

Technorati : , 大腦


陳牛 | 08-Jul-07 | 抽刀斷水 | (372 Reads)

在青衣長發邨海旁找一個比較干凈的地方不容易。我們將就著席地而坐,聊起了天。

天空有殘月,不時將雲拉過來將自己遮住。

住在長發邨的人,雖然住的不是大屋豪宅,卻有「無敵海景」。事實上,任何一處都可以是無敵的,「仁者無敵」嘛,只要你不要給某個地方起一個類似「東方威尼斯」的名字。住在長發邨,你隨時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開始時提議到海旁坐坐的古詩同學是最早離開的一個。後來發生的事情也許證明她的早走是對的。

的確,我們經歷了一次「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只是開花的是兩個水彈。我們正聊得興起,兩個水彈不知從何處飛來,在我們身邊炸開。霎時間我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是本能地跳起,閃開。但還是中彈了。我們擔心的,是那里面裝的究竟是甚麼水。

水,至仁至善,卻成為敵對的工具。

請訪問:cow.hkbloggers.org

Technorati : 青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