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1-Jul-07 | 抽刀斷水 | (1377 Reads)

今天我五點半起床,為的是搶到一個進入樹仁的機會。我很需要一個進入大學的機會,我認為在注重思考的大學證明自己比在只重分數的高考要容易得多。我七點半之前到達樹仁,比正式開放時間提前了兩個小時。那時,排在我前面的已有一百多人。我有一個同學來得更早,地鐵都還沒開她可能就已經飛的士過來了。她到達樹仁并告訴我們她前面已有二三十人時,我還在荔景地鐵站。

隊伍早就已亂糟糟的。我們到達沒多久,後面的隊伍被要求重整。此時在我們後面的人就乘機插到前面去。我後面一位大叔就罵了起來,罵現在的學生怎麼連個隊都他媽的排不好。他媽的是我加上去的。有些人對大叔的罵很不滿意。但我覺得大叔罵得很對。但他對著我們來罵,絕對是罵錯了對象。我們也是受害者。插隊的人在前面,聽不到大叔罵甚麼。除了不滿的反應之外,其實沒人理大叔。大叔在這一百多位的棟梁面前,顯得十分異類,在棟梁們的眼中無異於小醜。

隊伍成長得很快。但秩序還是很糟糕。有時候某個地方會突然多了一堆人。有了大叔的遭遇,有誰會理這事?我們現在的社會就是這樣,有一個人發出不滿的聲音,然後這個聲音遭到各方反對,最後異見就如恐龍一樣絕跡了,果然和諧了。於是這個社會繼續錯誤下去,而且通常這個錯誤會因此得到不斷擴大的機會。恭喜我們的社會,有了這樣的一群人繼承優良傳統。

等了兩個小時,隊伍已經排滿學校外面的人行道。開始派籌。前面看上去并不長的隊伍突然變得很長。前面一直在動,但我們的位置卻一直沒移動過。終於輪到我了。派籌的老伯看到我的成績單,說英文不合格不會派籌。我說,給個機會吧。他說,不是他不給機會,而是學校不給機會。我又說,我正在check卷,給個機會吧。他說,那你等到有結果再來。事實上,我并沒有check UE。

於是我只好失望地離開。是的,樹仁也不要我。樹仁也看不起一個英文不合格的學生,連交表的機會也不給了。樹仁終於牛起來了,它有了更多的選擇,已經沒有必要再像以前那樣給英文死掉的學生一個機會。已成為大學的樹仁已不再是這方面的異類。它會越來越正規,越來越牛。恭喜我們的教育,永遠不會制造出垃圾!精英!香港只需要精英!

我在等交表的同學出來時,看到樹仁的校長來了,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時,我幾乎想跪在他老人家面前說:爺爺,您收了我吧。我幾乎連尊嚴也不要了。

下午趕去城大。期間,馬老師打電話告訴我,樹仁的廣告寫著中英文沒有達到基本入學水平的也可申請入讀歷史課程。我突然又燃燒起了希望。我打去問樹仁。可對方的答復是,你有沒有看清楚廣告,不要你老師說甚麼你就信甚麼。我在想,難道我要做的應該是揭穿我的老師欺騙了我而不是打電話詢問?我不甘。於是我繼續說,聽說以前樹仁收過不少英文不合格的學生,請問我報讀中文系和歷史系也是完全沒有機會了嗎?對方說,那是以前的事,現在樹仁已是大學,不一樣了。英文不合格是完全沒有機會的。

我那剛重燃起不久的希望終於還是熄滅了。樹仁不仁只是一個排了兩個多鐘的隊卻連籌也得不到的落榜生的看法。我十分清楚,許多人會不同意這個發泄式的看法。你會認為,樹仁是真正的仁,幫我們節省了一筆報名費。事實上你不需要同意我的看法,但請讓我保留我的看法。我沒有一刻是把樹仁當成我的救生圈,我是把它看作我的救世主。但顯然救世主只會救中英合格但jupas有危險的人。我這種爛貨不值得救。

城大的副學士,我報了應用中文。還有另外兩個,但應用中文我是把它排在第一位。交了錢立即面試。

面試的過程還算挺順利的,像平時聊天那樣。只是期間面試老師突然說要考我英文,叫我自我介紹一分鐘。我立刻就緊張起來,連簡單的介紹也做得不好。但感覺上這位老師對我還是挺滿意的。她說,我的F還不算太糟,尤其是對一個中四才開始在香港讀書的人來說。她說,之前面試的學生有幾個都是U的。這些話聽上去雖然很悲涼,但至少表明她對我的英文還不是那麼反感,而且她還提醒如果上了應用中文也不要放棄英文。她問我平時有沒有寫東西。我說,經常寫網誌,并且文章曾被星島日報刊用過四次(我是不是該感謝星島日報免費使用我的文章)。她問,有沒有錢收的?我說,沒有的。現在網誌上的文章被媒體用了,基本上都不會有錢收的。然後我們都笑。這種笑看上去應該是屬於文人的悲哀。

至於結果,明天十點後就能知道。老實說,我還是比較有信心的。最重要的還是兩年後。

其實一個寫作的人是不用上大學的。我之所以想上大學也不是要去學寫作的。對於我來說,寫作只是一個夢,應不會成為我的職業--我甚至不相信我力所能及。但是沒有考上大學,卻是很難在香港找工作的。不過,相比這個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喜歡大學的學術氛圍。只可惜目前的香港教育,只會讓小部分的學生進入大學。寬進嚴出吧?沒有可能。教育局最怕大學生畢不了業,一個大學生多留在大學一年,教育局就多流一點血……

順便對留言給我鼓勵和建議的各位朋友表達謝意。關於UE要不要check,其實我覺得我就是F的水平。平時在學校,listening本來我就只能拿到十幾二十分,應該就是U的水平吧;oral也不怎麼樣,雖然通常也能合格,但那應該是我的老師要求比較低。我是該死的。考評局和毛主席一樣,永遠正確。

Technorati : 樹仁, 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