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30-Jul-07 | 純屬瞎掰 | (478 Reads)

「你不仁,我不義」這句話的出現頻率非常高,可能比孔子還要出名。這導致了一種普遍的看法:說人「不仁」就是罵人,不仁者就是壞人。

但仁其實是一種很高的境界。「不仁」只是說還未達到仁的境界,卻未必是壞人。我就不敢說我達到了仁的境界,所以我其實就是一個不仁之人。我相信對那篇《樹仁不仁》不滿的人主要是對題目的不滿,要命的是寫出這個題目的居然是一個連樹仁也不要的學生。我也相信有人一看到這題目就已經不爽了--能讓你不爽是我的榮幸,所以里面包的是甚麼餡兒已經無所謂。牢騷我是有,但我沒罵樹仁,通篇連個臟字都沒有。我這麼沒文化,如果罵人居然不帶臟字,那是很不正常的現象,除非是我給忘了。我又不是聖人,為甚麼不可以發發牢騷。就算聖人,也有牢騷。聖人只對老婆發牢騷,你們聽不到。聖人除了也會發牢騷之外,還會撒嬌,當然你們也看不到。這是題外話。

如果有一個人會考考得不好,來圓玄面試,結果連圓玄也不要他。他回家就寫了篇牢騷滿腹簡直「離騷」的《圓玄不仁》,我看了肯定就不會不爽。要是那家伙還能把牢騷寫得生動有趣、妙語連天,那我簡直可能會愛上他。

圓玄不必仁,樹仁更不必仁。教統局沒有這種規定。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

早前已有人質問我憑甚麼說「樹仁不仁」。他的意思就好像,我要寫一篇論文出來,旁征博引,上下五千年,東西交融,天文地理,方能證明「樹仁不仁」這個論點之正確。我就發發牢騷而已,我為甚麼要證明樹仁的確是不仁的。伙計,不要那麼嚴肅好不好。

「樹仁不仁」只是一個不太好玩的文字游戲。如果是中大,就會是「中大不忠」;如果是城大,就會是「城大不誠」;如果是公大,就會是「公大不公」。但是因為這個游戲,有人罵我,有人同情我,有人慶幸樹仁沒有收我……這個游戲才開始變得有點好玩。

如果樹仁沒有了人,變成了樹二,那麼我的題目就可能是「樹二不義」。這種游戲的關鍵在於,它根本不需要證明,更無需邏輯,游戲者也沒打算正正經經寫一篇論文出來。可是很多人在要求別人要有邏輯的時候,卻恰恰暴露了種種邏輯上的錯誤。

我估計,「樹仁不仁」還不是令某些人最不爽之所在。他們最不爽的應該是,我憑甚麼如此囂張地向樹仁中文系下戰書

Technorati : 樹仁


陳牛 | 28-Jul-07 | 大千世界 | (295 Reads)

1,很久以前,阿hang(對不起,我記錯了,上次約我做節目的應是大腦電波)邀請過我做一個網絡電臺的節目。我給他的回答是沒空。事實上我很有空,有空到快瘋掉了。但是我特別害怕和陌生人說話,怕把他的節目搞砸了,把自己的形象也破壞了,所以撒了個小慌拒絕了。大腦電波別怪我,我那也是美麗的謊言。這次去港臺我是豁出去了。

2,Jansen在gtalk上加我,我不覺得奇怪。但是他說要采訪我,我就特別驚訝。接著他說是香港電臺的節目,我要是心臟稍微不好,就當場驚訝死了。不過,我要是超級理性,理性到有點瘋的那種人,可能就會把Jansen當成騙子,不理他。就像以前在旺角走著走著突然會有「星探」對我說,先生,要不要做模特兒?

3,當然,我知道Jansen不是那樣的人。在我心目中,Jansen也是和天佑一樣的技術派。我承認,已經證實我對天佑的猜想和真實的天佑有點距離。

4,但是直到昨天晚上,Jansen都還沒打電話過來。事情有點懸,我有點擔心。我都已經把我要上港臺的消息散布出去了,連我那些常年居住於火星的朋友都已經知道,這樣下去,我豈不成了謠言散布者、惡毒的炒作者,等等,諸如此類。不過後來Jansen的電話終於打來了。我放心了。我是一個誠實的人。永遠都是。

5,去港臺有點波折。雖然我看到了港臺掛的橫幅,但是我不敢下車。因為我跟司機說了,到了港臺叫我下車。我相信司機。但事實證明,我果然不是「高分低能」,而是「低分低能」。我兜了一個圈,回到了原地。去年也是在這一帶,和同學過來參觀大學,我連的士上的安全帶也不會系。我承認,安全套比安全帶容易用得多。我也承認,我的確是個「低分低能」。但我不承認是「高分低能」,靚妹,你打死我我也不承認的,怕死的不是共產黨,除非你用美人計。

6,那個司機還挺好人的。兜了一個圈回來,我下了她的車,上了另一部車。她還向那車的司機打了照應。那車的司機好像不打算要我錢的,但我已經「嘟」了。天吶,我的三塊五。

7,這麼一折騰,就遲到了。

8,Jansen從錄音室出來,雖然我是背對著他,但他馬上就認出了我。當時大堂坐著兩個人,一男一女。我好像沒告訴Jansen我是男的。sidekick昨晚提醒我,千萬別在節目上講小雞雞,否則Jansen會割我小雞雞。我的回應相當勇敢,表示不擔心Jansen割我小雞雞。是男人都擔心小雞雞被割,所以Jansen有理由認為我是沒小雞雞的。至於我的聲音,應該有很多女性的聲音都比我雄壯。

9,三個主持人每人手中都有一疊資料,上面好像都是從我blog上打印下來的文章,果然很專業。幸好我剛搬了blog,如果沒搬,大家想象一下……

10,半個小時過得挺快,原來我以為是一個小時的節目,還擔心會因為我而冷場。但做完了感覺還好,這應該歸功於三位主持人,極為「溫柔」地撬開了我的嘴巴。我想,再加半個小時也應該沒問題的,如果聽眾們頂得住。如果他們準備點烈酒,邊喝邊聊,聊一個晚上都行。

11,再說寫blog對學中國文化有沒有好處的問題。只要肯思考,寫blog對學中國文化甚至其他科目都應該是有幫助的。寫blog唯一沒有幫助的是考試。也就是說,寫blog不會幫助你上大學,反而可能幫倒忙。你會發現考試是多麼俗不可耐多麼無聊透頂的事。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而且blog寫得多了,你就極有可能變成「低分低能」的人。

12,公牛擠奶為甚麼不是母牛擠奶,還有一個原因。這個原因就是,我怕「母牛擠奶」四個字會挑起影視處職員的性欲。我情愿因為自稱黑社會成員而被警方送進監獄,也不要被那幫沒文化的人送進去。

13,在回程地鐵上,看到一個女人沒戴「眼鏡」,凸點了。我對此沒有興趣,除非美若天仙那種。我反而對周圍的反應有興趣。我果然發現了有一個男人狠狠地盯著那里,目不轉睛。那個男人後來發現我也在看他,也目不轉睛。我給他的眼神是,我不是同道中人。而他的眼神給我的回應是,很失望。

14,有一件很遺憾的事。我打算通過大氣電波向某人示愛的,結果緊張到忘記了。麻煩哪位DJ再給我一個機會,我要示愛,不給廣告費的。

遲些時候,有可能的話我把錄音放上來。沒來得及被我聲音嚇著的可以在家里慢慢嚇了。對了,你可以上e個世界的網頁進行收聽:http://www.rthk.org.hk/rthk/radio2/eworld/20070728.html 如果你迫不及待想挑戰你的味覺承受能力,那你可以直接從30分鐘開始聽。

[tags]港臺,blog,blogger,e個世界[/tags]

Technorati : , , ,


陳牛 | 28-Jul-07 | 大千世界 | (544 Reads)

少女A:我很喜歡鄭元暢。

少女B:那你和無知少女有甚麼分別?

少女A:其實我以前也不喜歡。

少女B:女主角太難看了。就算是你也比她漂亮幾百倍啊。

少女A:你的意思是我也很難看啦。

少女B:當然不是,你很漂亮。

……

少女B:你看了哈利波特沒?這電影悶死人了。

你聽過她們的對話沒?一點也不悶。


陳牛 | 28-Jul-07 | 大千世界 | (324 Reads)

時間跳回到我讀小學時。

9月10號是大陸的教師節。在我讀小學時,教師節并沒甚麼特別,沒有任何的敬師活動,只是老師放假,學生也跟著放假而已。所以對於教師節的存在,學生可能比老師還要開心。直到我上了高中,才發現教師節有了變化。

小學時每到教師節,我媽便買一些水果,叫我送到學校去給我的老師。這成了我家的謝師傳統,到我上了中學才停止。為甚麼上了中學之後會停止,我也不知道,總之我不要再說這又是一個謎。然後到了2005年,我因為謝師宴而向我媽要錢。她雖然把錢交給了我,卻對我充滿了懷疑。在她眼里,我就好像是打著「慈善」旗號進行募款的某機構一樣。當然,我媽不關心時事,她并不知道有這樣的機構。

直到我上了高中,教師節有了變化,不再是放假那麼簡單。在教師節即將到來的前幾天,全校就開始收錢,由學校共青團委統一給每個老師買禮物,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地共產主義。而統領學校共青團委的是一個老師,而不是學生。由一個老師統領的組織發起物質敬師活動,我總覺得這事很奇怪。

我曾經是團支書,是在團委開了會回到班上傳達敬師精神并負責收錢的人。收的錢雖然不多,但我卻是最討厭這種形式的人。

我們把禮物送到老師手里,每一年的敬師就算完成了。在謝師宴這事上,我發現有些地方它們是那麼地相似。

關於謝師宴(一)

Technorati : ,


陳牛 | 28-Jul-07 | 大千世界 | (306 Reads)

陳牛 | 28-Jul-07 | 大千世界 | (317 Reads)

唔好傻啦
因為過往係咁所以以後都要係咁...咩邏輯?
呢個世界有好多野update緊
你又唔過幾日去樹仁睇下人地收唔收你? 你都知唔駛check同冇rule啦
你又咁想要degree, 不過睇你就算上到u, 讀埋master都係一個高分低能

作者 o靚妹 | 28/07/07

引自表現本人高分低能的文章後面的回覆。


Technorati : 樹仁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