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9-Jun-07 | 抽刀斷水 | (867 Reads)

好的壞的,都在我預料之中。唯一完全沒有料到的就是通識有一部分居然是U。

好的,中化和歷史有B,我很不滿意嗎?不是。我很滿意嗎?也不是。這兩門是A或是B都早在預料中。壞的,中史和英文是F,也在我預料中。我的英文不合格是每個認識我的人都預料得到的,但是他們也沒想到我中史居然跟著F了。我說這在預料之中,可能他們還不信。但這的確在預料之中。考MOCK之前頻密的中史測驗已經令我十分頭疼,mock的成績出來之後更是發現我的中史已經到了如此慘不忍睹的地步,僅僅合格而已。老師說我有考試恐懼癥,讓我說,更確切的是犯上了中史恐懼癥。

我在以前的文章里已經說過考中史那天我的狀態極不好,尤其是下午。那天我已經做了一個偉大的預言,我的高考已死。今天預言成真。

大家都鼓勵我check卷。錢我是交了,但我對結果不抱甚麼信心。覆核成績我也有過很壞的經歷。兩年前,同樣是中史,不滿意C的成績,但覆核的結果卻沒有絲毫的變化。當時是穩升預科的情況下,只因為面子和不服氣。這次不管覆核的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再重考中史。如果有好看的關於中國歷史的書,我會繼續看,但我絕不再碰教科書。我恨死中史考試了。

說說我的英文是如何F的。我的弱項listening、oral是U,而我的強項practical skill雖然C了,但不足以把整個成績拉起,所以F了。十分搞笑的是,一位老師跟我說,搏一搏,check UE啦。我說,listening和oral都U了,怎麼check?英文一直是我的死穴,我沒甚麼好怨的。要怨就怨自己。

我的耳朵其實不太靈光,平時和同學談話我也經常聽不清楚,但又應該不至於是弱聽或者聾子。我聽不清楚,并不主要在於語言,換成中文甚至普通話甚至客家話也一樣。看看我的中化聆聽部分吧,只是個D,但其他部分不是B就是A。難道這不足以證明我的耳朵是有問題的嗎?我并不是要為自己難看的成績尋找借口。

再說通識。香港研究部分U了。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我的觀點再怎麼偏激,再怎麼不討人喜歡,也不應該是U吧。這個成績把我的專題報告的分數也拖低了。老師說他是把我的專題報告排在班上第二位的,而第一位的專題報告分數好像是A,按理說我他媽至少也有個C吧。可香港研究的U把我的專題報告拖成了E。當然這也在考評局的道理之內。

據說,人際關系的試題比較難,大部分考生都是這部分的分數較低。但我恰好相反。我的人際關系部分居然有C。如你所知,我這種人在現實中處理人際關系的能力絕對只是菜鳥級,是很容易得罪人的。你看,我的文字把評卷員都給騙了。中文大學不考慮招我進中文系,實在是浪費了人才。

通識我也交了錢覆核,但愿能把這個難看且不可思議的U給拂走。我去申請覆核時,那位老師說你平時的成績就是E,別覆核了。我說,我的老師是支持我覆核的。她無法可說,給我填表。我看到她真的給我的平時分寫了E,就問她,這是平時分還是考mock的分?她說是預科兩年的成績。我說,那你一定搞錯了。我平時分很高分的,加上大考平均下來都有50多分。於是她又在一邊算我的成績。但後來有沒有改我不清楚。這不是很離譜嗎?平均50多分的成績只是E嗎?中六一整年的通識是第一名,難道也只是E嗎?覆核後的通識成績再好也無法改變我現在的窘境,我只為拂U。拂U!拂U!拂U!

我兩年前同樣遭遇過類似的不可思議的事。兩年前,中文讀本是B,作文卻只有E。媽呀,原來我的作文水平僅僅達到一個中五學生的合格水平。這次中化拿了B,只是稍微挽回點面子。我很希望當年評我作文的人看到,你丫當年害的一個孩子,他的作文甚至中文其實都不是那麼糟糕。當然我其實更希望是A。我是很小氣的。

好了,成績匯報到此。

我的前途如何?我很迷茫。或許我這個英文很差的人,并不適合在一個國際大都會生存。我應該回到鄉下,每天放牛。不過,我還是有點打算的。我會去試樹仁。雖然我的英文死掉了,但據說樹仁以前也收過不少英文死掉的學生。當然,我不否認,今年的情況有所不同。樹仁已是名正言順的大學,而且贏得越來越多的考生報讀。一個英文死掉,而且連中史都死掉的人,一個看上去好像只考過中化和歷史的人,如何說服樹仁讓我進入呢?其實,我沒啥信心。當然如果他們會看一下我平時的成績再做考慮,那我會信心大增。作為學生,我是很希望教育改革的步伐快一點,早點革掉一試定生死的命。現在的校內評核是假改革,連教育局的人都不相信老師會做出公平合理的評分。所以通識的老師也很失望地告訴我們,專題報告只要做完交上去就好了,對成績的響微乎其微。

今天我是一點多鐘到達樹仁,已經沒有籌碼了。拿了表,明天趕早再交。很多老師一直在鼓勵我,告訴我天無絕人之路。方老師和馬老師給我提供了很多幫助,我真是感激不盡。

我也考慮了會讀副學士。有朋友說,如果你讀完兩年副學士還是升不上大學,那你怎麼辦?我說,沒甚麼怎麼辦,那證明我的確不適合讀書,徹底死心。想一想,其實可悲得很,我原來的夢想是走學術的路,因為我討厭面對社會上各種復雜的人際關系。

我媽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考上中大。我說沒有。我不會向他們告知我的成績(但他們總是可以偷偷知道我的很多事情),不是因為怕他們失望,而是因為我不需要他們關心。他們只關心結果,不關心過程。這一整年,是誰不但不給予支持而且還一直在騷擾我的學習?「沒用的兒子」最早是出自我父親口中,最近也從我母親口中跑出來了。他們早就認定了這個兒子是沒用的,所以我一點也不怕他們失望。

順便一說。之前謝師宴,我碰了一位同學的頭髮,這位同學很不滿地向我發脾氣。但是她不僅碰過我的頭髮,還對我的頭髮亂搞一通。同學呀,你沒想過有一天我也搞一下你的頭髮你會發這麼大脾氣吧?昨天一塊吃火鍋,我發揮愛講冷笑話的本性,她又很不滿地說我無聊。你覺得無聊的別他媽和我一塊吃火鍋嘛,你他媽把耳朵塞上嘛。今天我的成績很糟糕,我只是自嘲一下,她又要對我表示很不滿。同學,不如這樣吧,以後您別和我說話,我說話您也別理。你那麼高貴,應該你避我,不是我避你。感謝你和考評局一起給與我沉重打擊。

Technorati : 高考


陳牛 | 28-Jun-07 | 大千世界 | (471 Reads)

在mysinablog最近一次系統升級之前幾日,我用zoundry發布文章經常遇到無法連接atom的情況。我曾懷疑是我的電腦或者ISP的問題,但自那次升級之後,又回復正常了。

不過,這兩天又斷斷續續出現無法連接atom的情況。這情況是很奇怪的,文章事實上已經發出去,但zoundry卻認為沒有發出去。這給我帶來的麻煩是,要把文章下載回來才能進行修改。

然而采用wordpress系統的新blog其發布卻是完全順暢的。

Technorati : mysinablog


陳牛 | 28-Jun-07 | 大千世界 | (272 Reads)

sinablog

新浪cn的博客是禁止圖片外鏈的,在rss閱讀器上也看不到新浪的圖片,是相當操蛋的一個設定。但是昨天看老徐的博客卻意外發現一張漏網之魚。那個帖子有幾張圖片,就這張有顯示出來,而且都是儲存在新浪上面的圖片。


陳牛 | 28-Jun-07 | 抽刀斷水 | (305 Reads)

如果死了,我不知如何面對同學、老師、朋友。

如果死了,我不知如何面對自己、前途。

希望今晚的狂歡不是最後的狂歡。


陳牛 | 27-Jun-07 | 大千世界 | (280 Reads)

今天,有一位大陸過來的朋友一起吃晚飯。在大陸,我有不少的網友,本是同根生,然後在一個論壇上認識。這位網友就是在那個論壇上認識的,她的網名是水香。

當時她背井離鄉,在遙遠的武漢讀大學。而我有另一個網友也在武漢上大學,湖北人,是我少數在外省的網友。我和她認識是因為韓寒,好多年前,我在某個小論壇冒充韓寒,她是少數沒有被我騙到的。足見韓寒的粉絲在智商上和郭小四的粉絲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差別。我和她通過信,她是一個挺好玩的人。我讀高中時,周圍鮮有這麼好玩的女子。

所以曾在某個時候,武漢有兩個我認識且認識我的人。但她們卻互不相識。

我在大陸讀高中時有一個同班女同學,我們發現各自的父親在香港是住在同一幢大樓。後來我們先後來到香港。我入讀附近的圓玄一中,一年後她也入讀圓玄一中。雖然不再同班,我比她高一年級,但我們又做起了同學。

後來我知道,這位女同學和水香在鄉下是同屋--如你所知,一個圍龍屋里面住著很多人。今天我知道水香會在香港,因此會有一個飯局。我的另一位網友老祝在我正在進行謝師宴那天打電話告訴我的。今天我等的巴士遲了。我在巴士上先是接到老祝的電話,問我已到何處。掛了電話沒多久又接到另一個電話,超級女聲,客家話,問我到了哪。我以為是水香,於是我說,你不是和老祝一塊嗎?然後對方一頭霧水,似乎并不認識老祝。

後來搞清楚那是水香的同屋,我的女同學。她當然不認識老祝。

老祝也是在網上認識的,同樣的鄉下,同樣的論壇。在來香港之前我就認識他了,在網上。他是我在香港的第一位朋友,也是第一位帶我去深水步,帶我去金魚街,帶我去認識香港的人。他八十年代來香港,已有二十幾年,說不定那時候我還沒出生。

老祝并不姓祝。他的老家和廣東省省長黃華華的老家很近,他們都姓黃。老祝介紹過他的真實姓名,但我記性不好,很快就忘了。我們還是習慣叫他祝大哥。的確,我視他為我的大哥。跟著他,我總是有得混吃。那個論壇原是一個大家庭,因為我是小弟,所以我總是被照顧。後來由於一些原因,我們一起離開了那個論壇,另起爐灶,至今已有兩年多了。家,還是那個家。

他們很看得起我,認為我是優級股,以後會有所作為,但我怕辜負了他們。

飯局上,我們說到高考。我跟老祝說,如果我英文合格而其他考得不好,那我們就可以做校友了。他是樹仁畢業的。我們已經約好,如果我考得好,就請他們吃飯。但我沒甚麼信心。

2004年,我又認識了一位同鄉的香港人強哥,仍然是那個論壇。強哥是五個小孩的爸爸。他很早就當爸爸,在我還沒牽過女孩子手的年紀,他就當了爸爸。他最大的女兒和我同一屆,她在Band 1,我在Band 3。會考成績,她比我多三分。強哥當時就跟我開玩笑,你看,我女兒比你高分。我對著他傻笑。

後來我問老祝,你認識強哥嗎?他說,是不是黃強,肥佬?我說是。原來他們也認識。他們在二十幾年前就認識。

強哥一直想知道老祝是誰。但老祝吩咐了,不要告訴他。所以我一直沒有告訴他。我只是說,也許你們認識。當然,後來他們總算都知道了各自的身份。只是那時候強哥已經不上論壇了。去年的中秋,我們幾個人還有強哥的姐姐,一起吃飯,很有家的味道。但我的家里卻亂七八糟。今天我們吃飯又回到那家酒樓。少了強哥,多了水香。

關於水香,還有一件事要說。2004年的暑假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在唉有店里吃飯,那應該是我們第一次在現實中見面吧。唉有是另一位網友。後來很不幸,他誤殺一位經常騷擾他的小混混,被判了死緩兩年。我把這件事寫在了我的會考作文里,拿了個可憐的E。不知道他現在可好?


陳牛 | 26-Jun-07 | 難得糊圖 | (536 Reads)

明珠

這幅油畫里面人是夠多的,沒有一千萬也有七百萬了吧,但有幾個人可以選特首?

剝去華麗的外表,這幅畫與《奧你媽的運》的藝術價值應相差無幾吧。

Technorati : 香港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