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9-May-07 | 有病呻吟 | (524 Reads)

先廢話幾句:趁最近肉體話題泛濫,我就貼個很爛的老詩。注意,用國語讀我的詩,會押韻很多。方文山給押韻的詩起了個新名叫「韻腳詩」。由於我的詩是沒有四肢的,所以不管有沒有押韻,都請不要把它們叫「韻腳詩」。事實上,大部分詩人(blog上曾有人笑話我自認詩人。沒所謂,我說的「詩人」只是會寫詩的人。實在看不過去的把我當梨花派亦可,我知道有些人這樣會爽一點)都會力求押韻,但有押韻癖的確實不多。李白也沒押韻癖,也沒長出「韻腳」,所以才能飛到天上做了詩仙。

八戒熱愛乳房和包子
最近,我的目光追隨它
關注肉體
那稍縱即逝的一種東西
在一顆星墜亡的時間裏
便可湮滅灰飛
而我的眼睛
始終沒有離開,記錄著
這不爲人知

耳邊總是有搖滾伴隨
一種流體在恍恍忽忽
你認爲的不堪入目
對于我卻是另類的美麗
在我的意識裏
也有死亡
不時冒出來,沖擊我
那一扇日漸薄弱的門

你說,我熱愛的
早已被你鄙棄
是的
它們只是我個人的娛樂
包括你早已把它們鄙棄的
死亡,以及肉體
帶著言之不盡的魅力
讓我情不自禁去關注
直至回歸

Technorati : 肉體


陳牛 | 09-May-07 | 抽刀斷水 | (666 Reads)

預科讀文商的男生似乎少得可憐,所以我們需要更努力地為同班的女生提供娛樂。幾千年來都是女的給男的提供娛樂,如今這千年巨債則壓在我們寥寥無幾的文弱書生身上。天理滅,人欲存。

仍上學的時日,有一天,班上的女同學不知何故談起了西游記,好像突然很有文化的樣子。但這是表面,她們所談論的內容仍離不開八卦。一個女性,選擇了文科,基本上就已經下決心對八卦事業不離不棄的了。她們談論的是,由我們幾個男生來演西游記的話,該怎麼分配角色。

可想而知,我分配的角色正是豬八戒。難以想象的是,我并不為此傷悲。當然,如果讓yammi或者豆腐來飾演高老莊的千金,我會更加樂意接受豬八戒這個角色。我會親自把唐僧送給妖怪,然後回高老莊去,有機會,多做愛做的事--我指的是吃包子。

為了增加娛樂效果,我告訴班上的女同學,幾年前有一個調查說,唐僧一行,一和尚四人妖之中最討女性歡心的就是豬八戒。但是只是忘了問,你們不會都愛上我了吧。當然此話一出,我就不會是豬八戒,而會變成豬頭柄。雖然我時常做這種too naive的事,但很顯然豬八戒這個角色令我保持住了理智。

今天午飯時間。野人同學吃著刀削麵,突然靈機一動,說豬八戒這個角色很適合我。陳奉京同學坐在對面,也吃著刀削麵,也靈機一動,說當豬八戒變回豬的時候還是由野人來演最恰當。野人同學的另一個花名就是豬。當然花名叫豬只是形似,但野人和豬的關係遠不止如此。

我說,由你來演豬,根本不需要任何演技呀。

所以,下次誰要拍西游記請記得聯繋野人同學和我。野人同學屬於偶像派,我屬於演技派。兩者結合,妙不可言。

Technorati : 豬八戒


陳牛 | 09-May-07 | 抽刀斷水 | (350 Reads)

在《非人》一文,我曾將中史、歷史和通識三科的考試時間列出來比較,大家一看便可明白通識的考試時間是不合理的。但我不明白的是,考評局的人為何不明白。為此,我的膀胱都忍不住暗罵幾句"too simple"、"too naive"。

前天先考人際關係,考核內容包括忍尿。還剩半個小時,我就已尿急得不行,幾近崩潰,但所剩時間無幾,我根本無法抽出時間去如廁,除非我可以當場把膀胱拆出來,由它自己跑到廁所去完成,或者把右手留下來繼續答題,只帶上左手去。結果時間還是不夠,有半題10分沒有動過。如果可以增加三十分鐘,像中史和歷史的時間一樣,那我不僅可以順利完成剩下的半題,還可以悠哉悠哉去廁所小解,並像曾特首那樣在路上吹吹口哨。

今年的題型似乎有變。平時我們練習的題目都是第一小題分析題,第二小題評論題。但今年評論題變成情景題,就是依照資料的情景提出自己的建議。其實評論題也必然包含有建議。但我對這種變化倒沒有意見,反而覺得似乎更切合人際關係的主題,拿人際關係來評論比較像八公八婆對別人的事指手劃腳;而且通識一科最可貴的精神就應該在變上面。還有別的變化。以前是一道必答題,今年是三道必答題。看得出,這是考評局為了更方便比較學生的高下。如果不是怕別人批評倒退,我猜,考評局可能會把四道題都變成必答題。

在人際關係部分碰到一題是關於「公民意識」的。我覺得公民意識應該歸到香港研究范圍。人際關係所研究的應是人與人,比較微觀,而香港研究則涉及社會整體,比較宏觀,這是我的理解。根據我的理解,公民意識是一個宏觀的話題,是屬於社會層面的。不可否定,考生怎麼想是不重要的。

至於今天的香港研究部分,時間當然仍是不夠。不同的是,這次我的膀胱沒有表示不滿。時間的問題,并不是我個人的問題。據我了解,同一個考場的十個同班同學里,真正夠時間完成的幾乎沒有。如果誰覺得我所說的只是為了表達我個人的不滿,那你不妨親自去調查一下。

歸根到底,原因在於,考評局那些坐在辦公室享受冷氣的官員們不懂膀胱的傷悲。好了,這是筆試部分的最後一天,再過兩天把UE oral也考完,我們又可以做回人。有機會,多做愛。沒機會,多爭取。目標鎖定在那些和我一樣高考遇到挫折的女生上面。

Technorati : 通識, 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