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2-May-07 | 抽刀斷水 | (421 Reads)

sina推介

這與歷史有關,與性也有關。所以,這是歷史性時刻。

我和旁邊的企鵝曾經互咬過,如今卻「同臺表演」。幾天前無意中翻到以前的一篇文章,後面就有企鵝同學的留言。那時我們還沒有咬起來。拍磚時代就是這樣,每個男性都把自己幻想成一名騎士。過多的雄性激素只能消耗在決斗上。打架未必說明粗野。斯文人也打架,只是方式不同。

不禁聯想起以下這一幕。

三巨頭

我有時是很不要臉的。比如說,我曾在一個論壇上和另一個人互拍板磚,拍得頭破血流,可後來我又跑去他家做客,還喝了酒。他不是項羽,我不是劉邦,所以我也不怕項莊跳出來舞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