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1-May-07 | 純屬瞎掰 | (837 Reads)

「素質」還是「質素」,是老掉牙的問題。本人雖組詞造句還行,但中文水平實在不怎麼樣,沒有讀過四書五經,也沒有讀過四大古典名著,與不學無術之徒不相上下,所以難免會產生「質素」是不是粵語專用的錯誤印象。不過我又覺得爭論「素質」、「質素」孰對孰錯沒甚麼意義。其實兩個詞都是古已有之。而且文字的功能在於表達,無論「素質」還是「質素」都不會影響表達,也不會傷害中文,又何必非規范不可呢?在網上看了一些文章,有人引經據典,有人慷慨激昂,有人上下其手,但有些問題我還是沒有弄明白。

有說「素質」一詞是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才由大陸生造出來的。但是為甚麼「素質」一詞在臺灣也用得很普遍。其他的我也沒甚麼好多說的。我就想知道這個為甚麼。

還有其他類似的爭論,比如「老土」和「老套」之爭。兩個詞我都用,我沒甚麼意見。

只是想起了一個英語笑話。美國人和英國人爭論是「elevator」還是「lift」。美國人說,升降機是美國人發明的。但英國人說,英語是英國人發明的。

順帶一提,我也不反對方言用到寫作上。有些意思就得方言才能原汁原味地表達出來。

補充幾句。有一次看TVB的笑談普通話節目,利嘉兒說粵語「開夜車」用普通話講是「通宵溫習」。竊以為,「開夜車」只是一種形象的說法,普通話里同樣適用。語言并非冰冷死板的東西。

Technorati :


陳牛 | 01-May-07 | 娛樂至死 | (443 Reads)
媽媽的

陳牛 | 01-May-07 | 往事如煙 | (653 Reads)

我并非特意隱去她的名字,而是此刻真的記不起她的名字了。有時翻出以前的相片,看到那時的她那么年輕有活力,於是我努力回憶她的名字。可一切都是徒勞。眨眼之間,她離開人世已近十年。

關於陳某,我并沒有太多的印象。像其他許多過客一樣,她從我的世界里輕輕走過,然後只留下了一點回憶。不同的只是,其他人還活著,只要我愿意,就可以像王二回到長安城尋找無雙那樣,尋找出記憶里的人物。但回憶這東西并不可靠,隨時可能離你而去。而且就算你記得,事情卻已變得和記憶不一樣。當王二回到長安城,長安城就已經變得不一樣。人還是那些人,只是都集體失憶了,在他們的記憶中,沒有王二,也沒有無雙。

每當我回憶起陳某,就會回到小學五年級。那一天我做值日生,因為她在午休時講話了,所以按照值日生的職責我批評了她。後來有一次體育課,我和她又打架了。為甚麼我們會打架?原諒我,我已經不記得了。小孩子打架通常不需要太復雜的原因,玩著泥巴意見不合就可能打起來。

再後來,她哥哥找了個朋友來教訓我。她哥哥的那個朋友正好是我讀幼兒園時的同班同學。他比我大一歲,讀了一年幼兒園就升上了小學。結果他沒有教訓我。

過了兩年,一次意外帶她離開了人世。我努力去回憶她的名字,但只記起她和我有一樣的姓。然後我努力去回憶她的事情,卻只記起和她打過一架。

那天,媽媽告訴我,你的同學陳某死了。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近地接觸到死亡。我明白了,死亡就是一個天天見到的人突然消失了。爺爺死的那一次,堂弟嚷著要見爺爺。大人告訴他,爺爺去了很遠的地方,不會再回來了。電視劇上常演的這一幕出現在了我眼前。我跪在靈堂里,看著爺爺躺在棺材里面。我艱難地捕捉那種熟悉卻漸行漸遠的感覺,然後嚎啕大哭。

當我聽到陳某的死訊,我沒有哭,雖然她是我多年的同學。我只是詢問媽媽陳某是怎麼死的。那幾天我都沒有哭,只是有一種若有所失的感覺。但我并不知道我失去了甚麼。看上去,我甚麼也沒有失去。直到爺爺死,我才知道我失去了甚麼。我失去的就是那種感覺。那種感覺屬於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那個落後的小鎮,不斷會有人死去,但不會有社工給你心理輔導,不像香港這個大都市。那時我和陳某已不在同一班。據說和她同班的女同學哭了好幾天。她們不是若有所失,而是清楚地知道自己失去了一個同學,一個好朋友。

與她有關的還有我的老友,霍甲。傳聞霍甲聽到她的死訊後,一個人跑到學校後山去哭。後來我問他。他說他沒有哭。

所以,我希望死在所有我珍愛的人之前。他們未必會為我的死感到失去了甚麼,但相反,我一定會。也就是說,我珍愛的人未必也珍愛我。反正一廂情愿的事我沒少幹。


陳牛 | 01-May-07 | 大千世界 | (319 Reads)
  • 引述 :『他的稿子没有刊发,第二天,他被要求停职反省。』
  • 引述 :『香港教育改革之難,在於教育界是一個all are stupid的圈子--官方覺得教師all are stupid,教師也覺得官方all are stupid,所以無能力改好「檸檬茶」這種作文。』
  • 引述 :『"撐"的原因簡單不過,就是3月尾從報章看到那篇由工商及科技局提交的"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提交的報告",覺得很荒謬。所描述的正是現時港台做到的,但他們要的卻不是香港電台。』
    荒謬的事還要加一項,就是改變的理由居然包括用公帑就要幫政府說話。公帑來自何處?
  • 比明星章子怡有趣多了
  • 引述 :『基本是:现在的不如过去的,革命的不如非革命的,我党的不如友党的,自然科学的比不上人文科学的,非专业的比不上专业的。』
    蔚為壯觀
  • 引述 :『了解了「竊書」之義,及孔乙己說那話時的意思,我們不但不再錯會魯迅對該詞的用法,還可以進一步感到《孔乙己》之妙。』
  • 引述 :『更令我錯愕的是在香港,最影響世界的華人居然就是陳易希,那其他政治家呢? 環保先峰呢? 文化學者呢? 這些人的名字又到了那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