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3-Apr-07 | 抽刀斷水 | (571 Reads)

中史砸了,高考死了,但還是要苦中作樂。

兜圈事一:

早上上了去梁省德的小巴,遇見了娜同學。

我問,在哪考?

她說,梁省德。

我說,我也是。

當時我太心花怒放了,因為……因為可以跟著她去梁省德,那就不用怕迷路了。

我查了中原地圖,原以為是過了隧道便下車。但是過了隧道,娜同學還沒下車。我心里暗暗慶幸,這次幸好有娜同學,要不然就下錯車了。

直到又轉了一個彎,有人下車,但娜同學還是沒有下車的打算。

我起疑了,於是問她,梁省德在哪下車啊。

她說,總站。

此時,司機插話:梁省德已經過了。

天吶。我和娜同學只好趕緊下車。此時坐在我身邊的一位陌生人說,原來你們也是在梁省德考啊。說完也跟著我們下車了。

兜圈事二:

中午去哪里吃是一個問題。瘦雞說,她在這里吃過飯,知道有一間餐廳菜色不錯,但是她忘了在哪里。

於是我和娜同學就開始愚蠢地跟著瘦雞兜圈子。最後無可奈何,只好找了個人問附近的餐廳在哪里。那人指了指遠處。

我對她們說,我們不是剛從那邊下樓然後從下面兜過來再上來這里的嗎?



陳牛 | 23-Apr-07 | 純屬瞎掰 | (693 Reads)

自卑的意思,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清楚。但是在香港我時常看到一些奇怪的事,就是要對一些本來已經很清楚的概念進行定義。好吧,為了照顧理解有問題的人,我就解釋一遍自卑的意思。自卑是,本來沒有那么差,把自己想得那么差。拿到香港blog圈的層面上來說,就是香港blog圈本沒有那么糟糕,把它想得那么糟糕,一昧地羨慕遠方的花兒開得有多好。這不是自卑,是什么?這當然也可以不是自卑,但只在一種情況下是。那就是作者他所說的糟糕都是與己無關的。也就是說糟糕都是別人的,自己卻是好的。向毛主席保證,這絕對不是自卑,而是自大。

請不要再用你那糟糕的類比了。你的類比只是把自己比得越來越高。GFW有嗎?有,所以不是自卑;香港的政制成熟了嗎?還沒成熟,所以不是自卑。跟一個自大的人解釋自卑,實在是件累人的事。但我也相信,一個自大的人解釋自己不是自卑,那更是件累人的事。

這位自大的blogger提出,「當某人提出了甚麼他不中聽的觀點,他們就怒氣沖沖地打一大篇文章去為自己心目中的信念說項,順便對提出問題的人冷嘲熱諷一番」。這一句說得非常對,只是後面的例如說錯了。他最應該把自己的名字寫上去。回溯整件事情其實就是這樣:一個叫cow的小朋友對他提出了不中聽的問題,他就怒氣沖沖地打了一小篇回應去為自己心目中的所謂信念說項,順便對提出問題的cow冷嘲熱諷一番。如果把「他」換成cow,就不能成立了,因為cow沒有信念,也沒有覺得他說的話不中聽,更沒有怒氣沖沖。cow一直笑哈哈的--當然今天不是,因為cow把中史考砸了。

Blog最偉大的地方,是能讓人經過罵聲的洗禮變得堅韌。從blogcn到mysinablog,聽到的「不中聽」的話多如牛毛,我已經堅韌不拔牛毛了,他那種級數的也叫「不中聽」?這是低估了我,還是低估了「不中聽」?其實,blog還有一個偉大的地方,就是讓本無話語權的普通人也可以對「不中聽」的話說上幾句了,關鍵就在於能自圓其說。有人連自圓其說都還沒做到,需要持「俗」進修了。(sidekick,幫你做了廣告,要請吃飯啦)

「明明就是針對某個人」,這句話也說對了。如果是我,我就會說,「明明是在針對我」--就對號入座給你看。但他不是我。而「又要說不要對號入座啊之類、又說自己沒有理性」,這句話卻錯了。連我也不知道說過這些話的是誰。我最喜歡看人家對號入座了。假如我寫一句「有個美女愛上我了」,然後豆腐等人紛紛對號入座,我非高興死不可。對號入座還有明暗之分。我發現我比較喜歡暗的對號入座,就好比有個美女暗戀我又不敢說出來一樣。所以我很喜歡《火影忍者》里的雛田。

請不要再拾人牙慧,說甚么「搶占道德小弟弟」啊,甚么「補底」啊,諸如此類。我們現在所談到的問題,是完全與道德無關的,有些人為何總那麼喜歡拿道德這條臟兮兮的內褲掛在每個人的頭上。難道自己搶占道德高地失敗了,就只能「補底」說別人在搶占道德低地?寫blog也不如補鞋底,說補就補得上。本人人如其名,牛逼得很,需要靠「補底」來維持顏面的時候不多,尤其當對手是不能「自圓其說」的人時更不需要。關於我為甚麼在上一篇文章里不鏈接對方,我在該文下面所作的回復就是我原本的想法,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我決不為此怒氣沖沖--我喝了紅牛或看到紅布時才會怒氣沖沖。對,我可以不做任何解釋,但我把紫草當朋友,所以我解釋了。嘿,我又在「補底」了。如果紫草不愿意被我這種人當朋友,請通知一聲。

我牙齒不好,所以不喜歡以牙還牙,尤其不喜歡和男人以牙還牙。和女人以牙還牙還得查清楚人家有沒有皮膚病,如果咬下去害我牙齒也得皮膚病就太得不償失了。我是那麼隨便的人嗎。我說的是「以其人之術還治其人之身」。規范地說,「術」應該是「道」。其人之術是啥術?就是泛泛而談,一竿子打下去。舉一句:sina國的人都是傻逼(注:請傻逼格外注意,這只是舉例,沒有人這樣說過)。人家校園槍擊案還要一個個地射,我這一射就把整個「國」的「暴民」都射殺了,哪里還需要「鏈接」。你說,我是不是太有才了?同意的,請舉手。不舉手的,也當同意了。

為形象而發言?拿這句話來解釋作者自己,那就實在完美無瑕了。樹立網絡形象,那是一件多麼無聊的事情。一出了虛擬世界,就是一傻逼。不過也有人是在網絡上樹立傻逼形象的,一出了虛擬世界又不傻逼了。所以無論是樹立傻逼形象還是樹立不傻逼的形象,一旦你以為在網上發個言放個屁就可以樹立形象行走江湖的,多半本身已是一個傻逼。但是如果別人不想樹立形象,你偏要意淫一番,那就不是別人傻逼,而是你傻逼了。

如果我的blog不是在新浪,我會不會寫這些文章?當然會。因為我一看到「不中聽」的話就會怒「屁」沖沖。如果很意外地還樹立了白馬王子的形象,讓某位美女愛上了我,那也不壞。不過悄悄說一句,這美女會不會傻了點?

(為了不再出現「補底」的「尷尬」情況,我決定此次說明為甚么又鏈接的原因。原因是:這次我原句引用了作者的文章,為尊重其版權,應該做鏈接。尊重版權,是我搶占道德高地的一種方式)

Technorati :


陳牛 | 23-Apr-07 | 抽刀斷水 | (1052 Reads)

先讓我自夸一下:中六兩次大考,我的中史成績都排在班上第二,加上平時分就是第一。中七的平時分比中六時還有些許的提高。所以我一直以為,中史高考坐D望C應無問題。直到考完mock,我的信心動搖了。到了今天中午,合格成為了我的最高目標。

中午的時候和瘦雞、娜同學一起吃飯。她們都靜下心來溫書,把史一點點裝進自己的腦袋。可我卻一腦子的屎。以前溫過的已經忘記,沒有溫過的仍一片空白。我突然有種沖動想放棄,回家睡覺去。就像我以前在大陸經常逃學那樣。可我的退路在哪里。以前我不想退路,結果我的退路就是來香港重新來過。現在我想著退路,但已經沒有退路。

高考已進行一個多月了,到了中午還是沒有胃口吃東西。但還是勉勉強強吃了午餐,吃了之後更想嘔。就算我考得很好又如何,以我這種心理素質,我覺得自己很失敗。因為高考而沒胃口,這事情太沒性格了。

高考已完成了大半,今天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痛苦。考UE時,也很絕望,但未至於痛苦,總以為還有扳回來的可能。下午我就這么痛苦地回到了考場,坐下。梁省德中學禮堂的冷氣比上午更加冷了,這是真的,不是心理問題。風口直對著我,把我的左耳吹得通紅。我沒有向考官投訴,就讓它這么一直吹著。

我那裝滿屎的腦袋很快被吹醒了。吹醒了也沒用,我的腦袋里關于中國歷史的資料還是幾乎一片空白。考官叫我們檢查試題時,我打開,然後發呆,一直沒把試題合上,也沒人走過來說我。然後我又突然醒了,把試題合上。

第一部分的經濟史,只有一題是我們學校有教的,但我沒有溫。於是我跳過去,放到最後來做。其它部分沒有第一部分糟糕,但也差不多。最後回去做經濟史,我沒有選教過的明代一條鞭。我對一條鞭印象全無,只想到三鞭酒。我選了一道老師沒有講過而我也沒接觸過的題目,因為我覺得還能吹出點什么東西來。我居然真吹了四個點出來,真不賴。事實上,中午時,瘦雞還和我借一條鞭的筆記,我說沒有帶,然後給她一本書,也有一條鞭的。命運就這樣和我插肩而過。

在UE的考場,我覺得在場的每個人都比我強。今天,我又有了這種感覺。這次的中史考得比mock還要差。這是一門AL的科目。中史死了,整個高考就已經死了。就讓它這么死著吧,我發誓我不會重考中史,永遠不會。并不是有了心理陰影,而是我真的不喜歡目前這個制度下的中史教育。我只是在做一臺背書的工具,什么東西也沒學到。同樣是關於中國的,中化卻讓我學到很多,而我也不用像一臺機器那樣,把屎不斷灌進自己的腦袋,然後再從筆端排放出來--一天排放兩次,共六個小時。

我感謝那些曾經在blog上面或者在現實中鼓勵過我和看得起我的人。這個大家都看不起大家,只看得起偶像的時代,要看得起一個人,甚至陌生人,那是多么難能可貴。對不起,我讓你們失望了--當然我們也許素未謀面,說不上希望這回事。我希望,一個只有中七學歷沒有特長沒有工作經驗的人也能找到工作養活自己。我希望,明年這個時間,我的高考死亡一周年,我不會是一個雙失青年。我更希望,不要成為小奧所說的那種滿大街都有的人,因為我連成為那種人的資格也沒有。

不知香港的歷史上有沒有一個會考20分或以上的人到了高考卻一敗涂地的。如果沒有,那真好,我是第一個,第一個吃螃蟹被螃蟹咬到小弟弟的人。

Technorati : 中史, 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