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6-Apr-07 | 純屬瞎掰 | (1082 Reads)

通過本blog的訪問統計,我注意到一個現象:人們在互聯網上的不少行為是受到電視的支配的。

比如,之前TVB播出一個節目是專訪陳易希的。當天,就有不少網民(可能有不少都是陳易希的女粉絲)利用yahoo搜索找到了這里。今天的新聞主角是李蘊。很不幸"蘊"的是,我不僅寫過陳易希,也寫了李蘊,所以今天訪問本blog的多了幾百口人是來找李蘊的。不是找周杰倫,也不是找陳奉京,在我預料的千里之外。有沒有誰寫過劉青云的,咱們比一比找劉青云的多還是找李蘊的多。不用去yahoo看了,熱門榜上沒有這兩人。

從我掌握的數據看,陳易希是遠不如李蘊的。顯然,關鍵點在於,陳易希沒有拍濕身照。這又是一個證明香港正處于娛樂時代的證據啊。搞科學的人要吸引眼球不太容易,要搞得特別變態才行,比如把自己變成蜘蛛或者八爪魚。娛樂明星要出名就容易了,不用變成八爪魚這么麻煩,一脫便可成名。如果是圈中老手,脫一半或者濕個身也就足夠了。

雖然人們在互聯網上的行為受電視所影響,但也證明了:電視所提供的資訊越來越難滿足當下的人們。所以他們只有到網絡上來。電視是有局限的,不可能把所有相關資料擺在觀眾眼前,但是如果電視能充分利用無限的互聯網,那就很不同了。TVB和ATV都不重視互聯網,所以blogger的發揮就很重要了。

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寫blog看著blog的排行榜是沒用的,要看搜索引擎的排行榜。什么關鍵詞熱,就寫什么。當然,你最好有預測的能力,不然等你寫好了,那個關鍵詞已經結冰了。和炒股票差不多。你看我,我半年前就預測到"李蘊"這個關鍵詞以後準熱。

Technorati : 互聯網, 電視


陳牛 | 16-Apr-07 | 娛樂至死 | (1044 Reads)

Stormhoek借blog成功推銷葡萄酒的故事已成經典。這個創意最近被國內的五糧液抄了,但抄得很沒創意,連本意也喪失了。據Stormhoek的老闆所言,他們借用blog的目的在於建立對話。所以Stormhoek把葡萄酒送到blogger手中,blogger有自由選擇寫還是不寫,贊彈皆可,都是一種對話。但是五糧液的做法,卻讓blogger變成拍馬屁的人。blogger做成這樣,也真夠窩囊的。

blog與紅酒

為什么會有兩種不同的結果?因為操作手法不同。Stormhoek尊重blogger的自由意志,而五糧液卻將其操作成比賽--這不是在暗示參與者,你必須拍我馬屁才行嗎?

類似的案例,現在香港也有了。但不是酒,而是飲料,它的名字叫作Drinkazine。和五糧液相同的是,都是以比賽的形式進行;不同在於,Drinkazine沒有限定主題必須與它有關。不過"主題不限"應該不會那么名副其實,假如寫篇有關殺人的文章,無論如何精彩"杰倫",大概Drinkazine就不會用。你想想,人家喝著"紅色"的飲料,然後看到瓶子上描寫殺人狂如何用血做飲料,豈不是自拆招牌。

Drinkazine最有創意的地方是,要將獲選的文章刊登在它的包裝上。Stormhoek沒有這樣做,五糧液更不會這樣做,大概這世上還沒有人這樣做過。但我又有點懷疑,一個飲料的包裝能否容納300-400字的文章?誰有興趣看飲料包裝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只有四篇文章會被選中,是否缺少了點變化?

Drinkazine的比賽模式,我是不太喜歡的。盡管不用吹捧Drinkazine,但要在文章里貼上它的宣傳貼紙,同樣起到了宣傳它的效果。我連它的味道都不知道,怎敢貿然做一件可能令自己身敗名裂的事--寫blog也是有成本的。我情愿Drinkazine像Stormhoek那樣,給blogger免費贈送幾瓶來試一下口味,而blogger會不會寫篇評論或者介紹還是由他們自己決定。如果有誰本來就沖著Drinkazine豐厚的獎品去的,寫了一篇文章但沒被選中,結果是白白幫它做了宣傳,很不符合blogger自身的經濟效益。

Drinkazine宣稱,他們的飲料將永遠處于beta狀態。盡管永久beta的意念在互聯網上已十分俗套,但Drinkazine作為一款飲料,聽上去還是有點意思。但是除了有趣之外,我又想到,這永久beta的Drinkazine會不會有永久清除不完的bug啊?用的beta軟件有bug,所造成的影響頂多只是電腦而已,但是喝進肚子里的飲料也有bug那該如何是好。這些還不是很重要,因為會懷疑一款飲料有bug的,大概除了我這個神經病,不會有很多的人。最重要的是,beta版的軟件是不收錢的,Drinkazine是否也考慮一下不收錢?可是Drinkazine的推廣價就要7塊9毛(這是一個很沒創意的標價,7塊9毛不就是8元嘛),我們這群年輕人平時喝的飲料都不要這么貴。

話說庫斯克同學對它的比賽名稱不敢茍同。而我倒覺得無所謂,只是個人喜好問題,無關道德。不管"扑嘢"是做愛還是嫖妓,實在是家常便飯,都算不得低級趣味--若這樣算低級趣味,那我寫的文章可能更低級。blog也并非神圣不可侵犯的詞,blogger也未必都是好人

不過,話分兩頭說,我也覺得"blog嘢"這個名字真是很俗,沒什么創意,有違其"推動本地創意"的理念。

Technorati : , ,


陳牛 | 16-Apr-07 | 純屬瞎掰 | (2094 Reads)

我對這個話題,說不上有多大的興趣。因為寫來寫去,也就是比誰吹牛皮比較厲害而已,所謂的厲害也僅僅是時間上的,就是看誰吹得比較久。別人都吹不下去了,你還在吹,那就是你勝利了。死磕就是勝利,其奧秘在於:說不過你,就惡心死你。有人神經特別脆弱,看到最近臺灣blogger搞了一個活動,風風火火的,於是又感慨了一番香港的blog圈多么不濟。

此人用了一個俗不可耐的比喻,大意是說有人拿火藥來造火炮,而有人只會拿來放煙花娛樂。這個比喻聽得太多了,所以俗不可耐。不過俗不可耐的事情多了去,我就自認俗人一個。其實我也沒打算要和人家就此發生沒必要的沖突,因此只是多口說了一句"人人造火炮又如何?"可那位高人以為我把他那"深刻"的比喻理解歪了。從他給我的回復看來,我幾乎就是一個智商不高只懂撒野的"暴民"。但是我怎么反而覺得他比較像在撒野呢?

在高人看來,只有用來造火炮才足以體現火藥的價值。所以我很好奇,於是問他"人人造火炮又如何?"。其實火藥太落後了,寫比喻也要與時俱進,所以火藥應該換成鈾,整個比喻可換成:有的國家拿鈾來造核彈,而有的國家只是用來發電。那我們是不是應該恥笑那些只用來發電的國家?所以該位高人的比喻不僅俗不可耐,而且很爛,經不起推敲。大概連高人自己也發現了這一點,所以對我的問題表現得比較"撒野",比較有"火藥"味(看來高人不僅可以用火藥造火炮,還可以拿來當食物吃)。

中國人不會造火炮嗎?不是。火炮是蒙古發明的,蒙古人用火炮打到了歐洲,於是歐洲也有了火炮。對中國文化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為什么中國人對造火炮沒興趣,所以我也就不多講了。我只是想補充一句,從另一個角度看,是中國人比較愛和平。火藥的價值不僅僅在於可以造火炮,而且造火炮也未必是它的最高價值。這句話用來形容blog時是什么意思,已經顯而易見。我就不怕別人會誤解我這句話。如果真有人智商比我還低,那我也沒打算用"非黑即白"或是"你只是掃讀我的文章"之類的話來做反駁或者解釋,盡管這幾句話已經成為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現在不是流行一句話嗎: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香港blog圈里的某些人骨子里比較自卑,看到美國blogger揭露了社會上的某些黑暗現象,就燃燒起一股"暗黑熱血",不停感慨香港的blog圈沒有社會影響力;如今看到臺灣blogger也動起來了,又感慨香港的blog圈還停留在1.0時代。在我看來,香港的blog圈里并不缺乏這些,只是某些人把自己當成了標準而蒙蔽了雙眼,或者根本就是眼睛長在腦門上,什么東西都看不上眼。揭露社會黑暗的blog俯拾皆是,難道非得把某個政府官員拉下馬才叫有社會影響力?對於常常感慨香港blog圈沒有社會影響力的人,大概是這個社會越黑暗越好的,因為那樣才有機會表現影響力。香港的blog就沒有搞過類似臺灣搞的公益活動嗎?那更不用我多說了。但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說。

不論是揭露社會黑暗,還是搞公益活動,都不是什么2.0時代才有可能發生的事。在一個較為成熟的社會,揭露社會黑暗自會有相關監督機構或者媒體去做,blogger只是作為補充力量、後備軍,以免有漏網之魚;同樣,公益活動自然也有公益機構去辦,香港大大小小的公益活動多的是。blogger可以參與其中,但不必非要搞得像臺灣那樣風風火火才能證明blog的崇高價值。sidekick去年號召blogger參加盲俠行,敢問那位感慨特別多的高人有沒有積極響應?

看過高人的文章,就會知道:大炮不是造出來的,而是吹出來的。如果香港只有兩口大炮,那其中一口應該就是該位高人。我可能就是另一口,不過我不想和別人爭。高人的文章還有其他一些很高明的觀點堆砌在一起,留待有興趣的人去發揮吧。我沒火藥了,要去沖涼。

老毛當年搞大煉鋼,要人民砸了自己家里的鐵鍋用來煉鋼,他的想法大概也是一樣的:鐵的價值在於煉鋼,不在於炒菜。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