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9-Jan-07 | 風花雪月 | (538 Reads)

她戴著眼鏡,很斯文。

她不戴眼鏡,很好看。

因爲戴眼鏡和不戴眼鏡是相反的。

所以"斯文"和"好看"也構成一對反義詞。

這就是中國人的關聯性思維。

不過,不管是斯文的她,還是好看的她,我都愛得要死。

無題(七)




陳牛 | 29-Jan-07 | 抽刀斷水, 純屬瞎掰 | (748 Reads)

我在大陸讀書的時候聼過一個故事。

文革時,抓右派是一項重要的工作,每個村都有一定的名額是必須完成的,就像大躍進大煉鋼一樣。所以村長召集村民開會,看看村子裏該揪誰出來做右派。當時的情況就好像我們踢球要選一個守門員出來,但都不願意守門。要是我們也開會解決,估計開100年也不會有人肯守門。於是會開了很久,沒有結果。此時有一村民尿急,離席走去撒尿。等他撒完尿回來,就成了右派。

老師經常以這個故事教導我們,無論有多尿急,都要憋著,否則回來就變成右派了,所謂"歷史的教訓"。所以我們上課尿急了,一般都不給上厠所。講這個故事的通常都不是歷史老師。

而我的故事是這樣的:今天放學中七級要檢查儀容。由於我們學校抓成績的工作成效不大,老師和學生大多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就把儀容作爲工作重點。也就是說,要搞好成績的希望不大,但至少不能讓學生像流氓的樣子。我們上完歷史課,從樓上下來,其它同學都已經在操場排好隊。此時,我正好尿急,先去上厠所。幸好,這裡是香港,現在也不是文革,要不然我撒完尿回來就變成右派了,想必以後也就不能在偉大的祖國公開出書了,像章怡和一樣。

我撒完尿回到班上的隊伍,檢查也快完了。就這樣,我成了漏網之魚。我今天的儀容情況是,沒有打皮帶,穿的是黑色船襪。同學們都認爲我剛才是借尿遁。老實人說老實話,我根本沒想過借尿遁,只是我沒有想到這樣居然可以逃過一劫。好比上厠所打成右派的那個倒楣鬼,他也沒有想過撒完尿回來就會變成右派,要不然我相信他情願憋爆膀胱也不願意做右派。

以某些人的智商讀此文,也許就會以爲我這個大陸仔把大陸的惡習、不文明帶到了香港,違反了校規還公然在此炫耀,簡直欠揍,要寄E-mail給我的學校要求訓導処對我多加教育。這種人就叫做傻逼。

其實,今天早上遲到,風紀隊長已經檢查了我的儀容。正確來説,她沒有檢查我,是我主動彙報情況。當時的對話可以記錄如下:

她說,皮帶。我答,沒打。她說,襪子。我答,船襪。我的回答用普通話講出來還是押韻的。所以我就會覺得自己是個詩人。傻逼就會很不同意,作詩對我諷刺一番。

然後風紀隊長要我在一張紙上簽名,前面加上"X 2",表示我有兩方面違規。如果這個風紀隊長換成去年的那個女風紀隊長,那麼這件事就會有趣得多,也許我就會考慮天天都違規。如果把我換成家洛,家洛也許也會覺得這件事會有趣得多。關於這件事,《革命時期的愛情》裏面的情節不斷浮現腦海,王二和 姓顔色的女人X海鷹那苟且之事。在那張紙上,我的名字前面有個2,所以我就成了陳2。

我估計,這次檢查儀容的老師是因爲早收到我的違規情況,所以才沒有再檢查我。廁所並非我的避難所。對於文革的那個倒楣鬼來説,廁所也不是他的避難所,因爲廁所也是國家的,所謂"率土之濱,莫非王土",他能逃到哪裏去?向左走,還是向右走,不由他決定。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