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4-Dec-06 | 抽刀斷水 | (466 Reads)

今年聖誕前,國内一班博士聯名上書"抵制西方節日"。這口號就和"抵制日貨"的命運一樣,除了圖增了些口水,並看不到多大的實質意義。那些高喊抵制日貨的傢伙,自己手裏正用著sony。這些高喊抵制西方節日的傢伙也差不了多少,身上是筆挺的西裝,大概也免不了俗會和女朋友去吃聖誕大餐。

再前不久,還有一個大學教授說要重新設計中國龍的形象,因爲dragon是具有攻擊性的惡龍;再再前不久,還有學者提出要改春節的日期,才能符合現代生活……在我看來,全都是文化秀。這些學者、博士、教授,做不出好的學問,只能搞些表演吸引眼球。誰叫這是一個眼球主宰一切的時代。

我有一位朋友在論壇上說到他讀大學的時候,學生會想搞聖誕聯歡,但接到通知禁止大學生搞西方節日的活動,於是隨機應變馬上改成慶祝毛澤東同志誕辰,在節目安排上僅僅增加了朗誦兩首老毛的詩歌。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時間正好。假如是毛澤東的忌日,那大家都別想高高興興過聖誕了。

這個聖誕節,對於我來説,和過去一樣,還是蝸居家中,被迫享受孤獨。人們的熱鬧,似乎總是與我無關的。大家都在關心自己的情侶,我卻在關心貓貓狗狗的事情。古巨基簡直唱到我心酸処了。事實上不僅聖誕節一天,而且是這個假期的每一天,我都只能這樣過活。相比那些日程安排早就滿的朋友,我真是十分羞愧。説明我人緣不好。本來也有好處,可以靜下來溫書。但是我又難以靜下來,靜下來了也不想溫書。

各位朋友,雖然每年都是這一句,還是說一說:平安夜快樂,聖誕節快樂。記住要有一套,別搞出人命呀。

Technorati :


陳牛 | 24-Dec-06 | 純屬瞎掰 | (811 Reads)

有同學曾對我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其實是一句廢話,也是一句謊言。我雖然不能完全認同,但也只能說,就這麽一句既廢又假的話,人類經歷了幾千年才想出來呀。從法官對吃狗者的判詞可以看出,不僅人類這種"低等動物"是不平等的,連諸如豬狗之類的"高等動物"也是有等級之分的。

裁判官說,"狗與人類是好朋友,人類對待狗隻的態度,也有異於其他動物"。但狗是不是人類的朋友究竟由誰說了算?由法官說了算,議員説了算,特首說了算,陳日君説了算,大衆説了算,還是每個人都可說了算?而其他動物是不是人類的朋友也究竟由誰説了算?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如果裁判官的一個朋友犯法了,那裁判官對待這位犯人的態度,應不應有異于其他犯人?

我縂覺得,認爲"狗是人類的好朋友"的人實在單純得有些搞笑。在人類社會中,我們都知道不可能每個人都是我們的朋友。香港人似乎只知道世上有寵物狗,而不知道有一些兇猛的狗。也許有些人立即會說,兇猛的狗只是少數。那我就跟大家說普通的家狗。在農村,人們養狗並不是把它們當成寵物,也不是專門養來吃。這些狗對主人很忠誠,但對陌生人則很不友善,不分是非黑白,吠了再算。吠還是小事,頂多是嚇着了你。更可怕的是,它已經把你當成壞人,追著你咬。無辜被狗咬的事件,我可聼得不少。我尊重那些把狗視爲朋友的人,就好像我無法干預別人交朋友一樣,但縂不能把這些感情加諸于他人身上吧,縂不能要求全人類都要把狗當成朋友吧。就好比有些人沒有被中國共産黨咬過,並不代表他可以將中共當成"人類的朋友",如果有人提出這種觀點,准被民主派咬死。

再一個問題是,朋友固然是不能殺來吃,那不是朋友就能殺來吃嗎?裁判官說,"狗可以不為報酬守護人類及其家人,甚至承擔拯救人類的工作,但你有見過豬和羊這樣做嗎?"裁判官真是一個浪漫主義者,陳某實在佩服。裁判官倒說說看,哪種動物為人類工作會向人類討報酬的?那種動物曾經因爲薪酬太低、工時太長而罷工示威的?哪種動物曾經爲了更好的收入而跳槽的?裁判官倒說說看,人類有沒有給過機會讓豬羊也能"爲人民服務"?現在的貓狗寵物有多少真的會拯救人類?我只知道,貓變成寵物后,老鼠也不會捉了,甚至有被老鼠捉弄的可能;我也只知道,狗變成寵物后,看家的本領不見了,每天只會搖尾乞憐。這些寵物該殺嗎?

豬和羊因爲沒有"爲人民服務",所以容許被吃掉。那在人類世界裏那麽多的廢物、廢柴、蛀蟲、人渣,能否容許被吃掉?那些罪大惡極的壞蛋,是不是更應該被扒光了皮來炸?認爲貓狗比豬羊高尚的看法,也實在荒謬可笑。豬和羊最終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變成人類餐桌上的佳肴,滿足了人類無窮無止的口慾,狗和貓卻因爲懂得討人歡心而保住了性命,究竟誰的犧牲比較大?那些認爲狗是好朋友的人,不妨試試分別用暴力對待狗和豬,看它們誰的反抗會大一點。豬,就算刀挂在了脖子上,也沒有咬過人類哪怕半口啊。

充滿"人道精神"的裁判官對"受害"的狗表示同情。難道豬被人殺來吃,其他動物的生命被人剝奪,就不是受害嗎?就不值得同情嗎?裁判官更痛心地指出,"該案不但奪去狗的性命,也傷害了狗的心靈。"裁判官什麽時候掌握了超自然的能力,能通狗的心靈了?就算莊子,也從沒發表過誰傷害了魚的心靈之類的言論。

裁判官還指出,"要重判各被告,才能安撫公眾對該案的不安及焦慮。"公衆的不安和焦慮,從何見得?如果狗真的是人類的朋友,那一個人躲著吃"朋友"和公開吃"朋友",難道就有實質上的分別嗎?

這位裁判官,應該辭職改行當作家才對啊。當不成作家,也可以當慈善家嘛。

相關新聞:《「港有貓狗條例 沒有豬羊條例」 指狗隻異於其他動物》 (明報的連接居然失效了,換上新浪的)

相關閲讀: 《寫狗的文章,我還真不少》 《誰言狗肉難登桌

Technorati : ,


陳牛 | 24-Dec-06 | 純屬瞎掰 | (4327 Reads)

前言:繼《吃狗》之後,再發一篇出來。不過這一篇主要是"託物言志"、"借景抒情",名義上寫狗,實質上寫人,所以假如你以爲我喜歡吃狗是因爲和狗有過恩怨情仇的話,那你可能是個傻子。但基於此文的一些觀點,我們不妨勇敢面對一個問題:狗真的是人類的朋友?接下來,我會另寫一篇新文,談一下我對法官判詞的看法。

  說狗是人類的朋友,相信無人反對,恐怕包括大部分的狗也不會反對。當然,關于這一點我只是猜測而已。但是正如人有種類之分一樣,狗也有很多種,有的狗天生喜歡咬人,壓根就不想跟人類做朋友。所以有時候人類根本是一廂情願,自以爲可以與那些狗平起平坐地作朋友,可狗卻不這樣想。一般我們叫這種狗爲惡狗,瘋狗。其實,我們這樣稱呼這些狗,只是爲了排解被狗咬的心頭之恨。
  我有不少被狗咬的經曆,願意在此跟大家分享經驗。尤其是今天遭遇了一條史無前例的惡狗後,我覺得這已經變成了我身爲人的一個義務了。今天這條狗咬了我之後跟我說:哥們,你得把我咬你的體會寫出來,否則你對不起我這深情一咬。這句話給我最大的威脅就是,我要是違抗它的"旨意",它就可能再次以"狗的名義"懲罰我。
  做人這麽多年,明白了一點:人是最喜歡講道理的。但是被狗咬了,最忌的就是和它講道理。狗的道理是什麽?就是長了牙,見了人就想咬,不管你是帥哥還是美女。如果你被狗咬到,我除了會惋惜你的不幸之外,也建議你應該學會反省,首先反省自己爲何要被狗見到!這便是狗的道理--當然現在本人跟你講這個道理並不是說本人是狗,即使你認爲本人是狗,本人也肯定不會咬你的。你真的要跟狗講道理的話,就必須講狗的道理,不然你就撒腳丫子跑吧,有多快跑多快。不過我對人類的速度實在沒有信心。其實你不跑也可以的,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你有自知之明----你是跑不了的,但這又是有代價的,惡狗會再次在你的某個器官上面留下它尊貴的齒印,因爲它早已聽煩了人類那一套狗屁道理。要是女人則要特別小心,因爲它就會習慣性地朝最有肉的地方咬--這絕對是經驗之談。
  人類輸在沒有狗一樣的牙齒。這實在是作爲萬物之靈的人類在身體構造上的一個重大缺陷。這樣我們就沒有了與狗平起平坐講道理的條件。歸根到底地說,不能反咬一口,以牙還牙,是我們被咬後很不爽的根本原因。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有一口鋒利的牙齒,我們在被狗咬之後會比較爽一點。
  我們沒有狗一樣的牙齒是因爲我們平時不吃骨頭。我們吃完了肉,把骨頭扔給狗,這個動作大多數時候對狗帶有藐視。它們倒似乎是不計小節,有吃便可,于是日吃夜吃,終于練就了一口可以咬人的牙齒。我很懷疑,狗的這種忍辱負重是從人類身上學來的。從此,擁有鋒牙利齒的狗再也不願和我們做朋友。
  我估計,人類就是因爲沒有狗一樣的牙齒,才學會了講道理這種本事,以爲天下無敵。但狗就是不給我們面子,于是"天下無敵"的人類被狗咬出一塊大大的傷口,這個傷口讓很多的人也變成了一條瘋狗。
  今天體育課不幸遭遇一條大狗。它咬了我,我跟它講道理,說:"兄台,君子動口不動手"。不料,它撲上來再咬我一口。最後我只好忍氣吞聲,向它道歉。怎料狗也善于擺架子,它說它現在沒空,明天再去找它。
  明天我將用重重繃帶武裝自己,然後奔赴狗場。

Technorati :



陳牛 | 24-Dec-06 | 大千世界 | (402 Re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