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30-Dec-06 | 他山之石 | (545 Reads)

在別處看到胡燿邦的一首詩《戯贈光遠同志,調寄漁家傲》:

科學真理真難求,
你添醋來我加油,
論戰也帶核彈頭。
核彈頭,你算學術第幾流?

是非面前爭自由,
你騎馬來我騎牛,
酸甜苦澀任去留。
任去留,濁酒一杯信天遊。

Technorati : , ,


陳牛 | 29-Dec-06 | 純屬瞎掰 | (458 Reads)

現在的教育,據説越來越追求培養全才。這種目標,基本和共產主義夢想一樣,屬於鏡花水月。

這不是質疑教育的質量,而是人的質素。達文西可以藝術、科學才能兼備,但問題是達文西這類人一百年都不知道能否出現一個。關於這一點其實我以前就說過。現在我再從其他角度講一講。

全球化經濟,其中有一項是,基於每國生産每種產品的效率不同,經過協調,讓每個國家生産自己最能生産的產品,然後進行交換,達至資源、效益的最佳化。人類的才能何嘗不是如此呢?有些人精於數學,但廢於藝術;有些人擅長音樂,但不懂經濟……所以每個人不需要什麽都會,只要互相合作,便可各盡所長,加快社會的進步。反而,讓一個不懂藝術的人去學藝術,固然可以他多認識藝術,卻未必能成才,倒是把他本來的數學才能也給荒廢、糟蹋了。

在全才的偉大目標扭曲下,99%最終變成了庸才。


Technorati : 全才



陳牛 | 29-Dec-06 | 純屬瞎掰 | (1026 Reads)

金庸先生,你在香港完成的多部作品都描述了吃狗肉。根據香港法律,吃狗肉是犯法的。"在這個法治年代, 仍然有人有法不依,知法犯法",連老先生您都是這樣。

什麽?你不知道香港有這麽一條法律?你知道什麼是法治精神嗎? 在香港境內, 就算你是溫家寳,都要按香港法律辦事,一句"不知道"絕對不是脫罪的藉口。你既然犯了法,我看你還是自首吧。要警察叔叔親自動手就不好看了,您也一大把年紀了,對不對。

什麽?你說你沒有吃狗肉,是洪七公吃的!那好,你先把洪七公的匿藏地點說出來。雖然你沒有直接參與犯罪活動,但你眼看著別人犯法不舉報也是不對的。你就轉作污點證人吧。

什麽?洪七公居然匿藏在大陸!

另外需要補充的是:爲了加強對貓狗的保護,我建議應該給貓狗設立肖像權、財產權、名譽權、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婚姻自由等等。凡是人類該有的,狗和貓也該有,因爲它們是我們的朋友。如果這些得以在法律上確立,首先應該抓的就是葵青區某幼稚園學生陳奉京,因爲他寫的文章《寫狗的文章,我還真是不少》有損狗的名譽,令人噁心。

注意:本文出自一個著名法盲。

Technorati : ,


陳牛 | 28-Dec-06 | 大千世界 | (447 Reads)

我想談論的是電視劇《賭場風雲》。我想說的是阿富這個人。

真正幫助阿富走出陰影,度過最艱難歲月的是他的哥哥齊歡暢和李青雲,而不是他的師傅喬正初。當阿富從撲克牌世界找到成就,就把當初無私給他支持的人給忘了,甚至討厭他們了。只是換了個肝而已,能變成這樣嗎?賭博,果真如此亂性?

一個人從自閉青年變成油嘴滑舌,那倒不奇怪。我自己身上就有過類似的轉變。甚至可以說,周杰倫都有過類似的轉變。那個戴著鴨舌帽,沉默寡言的周董早已不見了。

對於越王勾踐這個人,可能有不少人只知道他臥薪嘗膽、鹹魚翻身的英雄事跡,不知道勾踐原來真的是賤人。只能共患難,不能同富貴。勾踐復國,靠的不僅是臥薪嘗膽的個人意志,還有一班舊臣的不離不棄。可他復國后不久,先逼走范蠡,后賜死文種。

這種人,太要不得了。大家在這個世界打滾,小心為是。小心自己也變成那樣的人。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陳牛 | 28-Dec-06 | 純屬瞎掰 | (915 Reads)

朋友,還是敵人?這是一個有趣的話題。

因爲有一些狗會搖尾乞憐,幫一些人干過一些事,甚至救過人命,所以狗成了人類的朋友。有一些人對狗一時發了善心,把它們買來養在家裏,包辦了吃喝拉撒睡,於是人類也成了狗的朋友。狗成了人類的朋友,基本上沒有問過其他人類的意見;人成了狗的朋友,更沒有問過狗的意見。

魯迅先生一生寫了很多的文章,其中有幾篇說了漢字的不是,罵漢字是"毒菌",然後他死後就被當成漢字的敵人。漢字本是"死物",它是好是壞,全在於是誰在用,如何用;同樣的道理,拉丁字母也是死物,是好是壞也全在於是誰在用,怎麽用。如果魯迅真是以漢字為敵,非消滅漢字不可,那魯迅也是個傻冒,無異于那個與大風車決鬥的唐吉珂德。其實魯迅先生還有不少的文章也批判過中國文化尤其是國人的劣根性,所以魯迅也就"順理成章"地成了國學的敵人(有人認爲國學和中國文化是兩個很不相同的東西,卻沒有告訴我如何之不同)。但是,有些更加厲害的人,從魯迅是"漢字的敵人"直接得出魯迅是"國學的敵人"這一結論。能這麽干的,想必都是學富五車、有點年紀的人。

做個簡單的比喻。漢字好比是車,中國文化或者國學好比是車上的貨物。魯迅看到駕車的人把車駕得很難看,就借罵車子來罵駕車人,結果就被人誤會為是車的敵人,甚至是車上貨物的敵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車,中國車,洋車,風車,水車,"紫河車"等等。有人覺得洋車的馬力比較好,比較容易駕駛,就提議把中國車換成洋車,結果這些人也同樣被誤會成車上貨物的敵人。你說,要是這車和貨物也有手有腳的,是不是該和敵人殺個你死我活才行啊。

魯迅罵過的人還真不少。如果每罵一個人,他都把那些人當成敵人,那麽包括當時大半中國人和現在的一部分中國人顯然都是他的敵人。如果每一個被他罵過的人,都把魯迅視爲敵人,那他們每人吐口痰就可以把魯迅淹死。魯迅大概對此也有所預料,所以趁還沒被臭烘烘的口水淹死,50多嵗就先行一步了。

喜歡駡人的人現在還很多。魯迅駡人,是有文化;現在的人駡人,多是"淺薄無知"。淺薄無知的人,哪有駡人的資格呀。按照罵了就是敵人的邏輯,難怪民主派的人都是賣國的。凡是說了中國不好的,都是中國的敵人。"淺薄無知"的本人,也說過幾句中國的不是,恐怕下次回鄉下就要被公安抓去槍斃了。我死不瞑目的是,怎麽現在的人比文革時還要文革啊。

其實,聰明人分得很清楚,中國是中國,中國政府是中國政府。我們在看待"魯迅是不是國學敵人"時就應該抱著這樣的態度。

《強暴國學》的作者,我一直沒給記住。寫到這裡我特地去找了一下,原來叫作區維業。老實說,我是不認識的。但是按照某些人的邏輯,因爲我罵了區維業,即使只是"傻冒"而不是帶生殖器的傻x,卻足以構成我是區維業的敵人了。如果覺得魯迅罵漢字罵得比較多,那好,我也多罵幾句。區維業傻冒,區維業傻冒,區維業傻冒……(此處省略100萬字)。現在夠不夠成爲區維業的敵人呢?再根據這種邏輯,因爲那篇文的最後我也罵了自己是傻冒,所以我也是我的敵人。如果還是嫌我罵得不夠,那我多罵幾句亦無妨。陳奉京是傻冒,陳奉京是傻冒,陳奉京是傻冒……(此處同樣省略100萬字)。

不過,仔細看一下原文,我其實沒有罵區維業是傻冒,我是罵區維業的觀點傻冒。這當然很不同。好比說一個人放的屁很臭,並不是說他本人臭。如果區維業先生也真犯了傻,覺得我是他的敵人,那麽罵我傻冒顯然不夠有文化。我建議應該這樣罵,陳奉京是陳水扁,陳奉京是陳水扁。這樣罵不僅有文化,而且省力。世上凡是罵陳水扁的以後都同樣指向陳奉京,罵陳水扁的那麽多,想罵我的都不用親自動口了,愛干啥干啥去。

再説說強人東東吧。雖然最初指出我錯誤的不是他,讓我自覺有些觀點傻冒的也不是他,但他對我這個"窮寇"、"淺薄青年"如此孜孜不倦,那樣窮追不捨,實在不能不佩服啊。大有當年魯迅對青年人誨人不倦的影子呀。從這裡可以看出,東東一定是把魯迅全集都看完了。不過東東和魯迅對待青年的態度還是有所不同的。誰聼過魯迅把某青年比作段祺瑞的?

不管你是把我當成朋友還是敵人,東東老先生,多謝你陪不可教的晚輩玩了這麽久啊。

相關閲讀:魯迅是不是國學大師

Technorati : ,


陳牛 | 28-Dec-06 | 大千世界 | (1054 Reads)

請允許我使用稍微"性感"一點的句子描述這件事情:地震震斷了我們在互聯網上通向世界的道路。幸好"網"無絕人之路,我們可以用代理服務器暫時解決無法訪問歐美網站的問題。

IE的代理服務器管理比較不方便。我推薦使用firefox的專用插件foxy proxy。

關於此插件的特點,我引用"網絡暴民"的描述:

它可以讓你方便地改變 Firefox 的Proxy 設定外,而且也可以設定某些網站用某些Proxy,甚至跟據 Priority 來嘗試連接。

這個特點,簡而言之即是"靈活性",其實也就是和IE的代理服務器管理最不同的地方。

至於此插件的用法,同樣引用"網絡暴民"的描述:

    • 「Add New Proxy」 > 「一般」 > 加入 Proxy 名稱
    • 「Proxy 細節」 > 輸入 Proxy 的 Server 和 Port 資料
    • 「模式」 > 決定要使讓什麼 URL 使用這個 Proxy

    此插件的下載地址:http://addons.mozine.org/addon.php?id=259 (簡體中文版)

    http://addons.mozilla.org/firefox/2464/ (英文版,因爲是國外網站,似乎需要代理服務器才能連接上。可是我用代理服務器也上不了。)

    如果你沒有安裝firefox,那你還需要一個firefox,你可以點擊sidebar的firefox廣告下載(你下載一次,我好像就賺一美刀而已)。

    當然,還需要給你一些可用的代理服務器。請看"亡羊補牢"的《地震也上網》(香港網站,不需代理服務器也能上)

    Technorati : firefox, foxy proxy, 代理服務器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