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0-Nov-06 | 抽刀斷水 | (950 Reads)

我發現把這件事從昨天拖到今天來寫是對的。因爲今天我的兩位女兒真的跑到家家樂去吃午飯。

家家樂不是大家樂,而是我們學校附近的一家餐廳;而雪條就真的是雪條。但是不是真的有送,你也許猜到了,但我暫時還是要故作神秘。

正確來説,昨天我們吃飯的那個地方不是叫家家樂,但聽説它和不遠處的正宗家家樂其實是兩兄弟,甚至應該是連體嬰。加上家家樂這個名字比較好記,而且聼起來縂覺得像是我們的朋友家洛投資開的餐廳,所以還是叫它家家樂吧。我們在那裏吃完了飯,然後由我去埋單,找回22元。

我回到他們身邊,問,22元,誰要找錢。一位朋友拿走其中的兩元,然後剩下20元沒人要。我又問了一次,還有20元是誰的。

最後我們終于得出一個無比重要的結論,就是餐廳多找了20元給我們。我們並不是好孩子,不但沒有馬上歸還這20元,而且立即討論如何瓜分它們。20元當然微不足道,不太夠我們五個人分,但是各位看官看到這裡大概就會猜想這五個壞孩子長大了會不會變成陳水扁或者陳良宇。如果我們真變成了陳水扁,我們就會在電視機向大家報告,20元我們根本就看不起,怎麽會貪呢。

終于我們用20元在惠康換來了五支雪條。我們特地把它們帶囘教室才開始吃,並告訴那些可愛的女同學們,家家樂學生餐有雪條送。有必要説明一下的是,我們班除了我們五個,還有另外兩個男生,剩下的都是女生。我們一致覺得,在如此衆多的女生面前吃雪條,並講一些謊話是人生的一大享受。也許這正如我們的英語老師會很享受在我們面前朗誦英語那樣。在結婚之前,我們男人應該盡量鬼混,盡量欺騙女人,等結了婚就做個誠實的男人--我的意思是在和外遇亂搞之前要誠實向她交待我們乃有婦之夫。當然,如果我們真是這樣的男人,那娶老婆絕對是個問題。

今天,我的兩位女兒,也是班上的其中兩個女同學,也跑到家家樂去吃飯。我們問她們,有沒有雪條送?她們一邊吃麵條,一邊傻笑。我們也是去家家樂吃午飯,但今天不送雪條。下次要去別的地方看看有沒有送。

(注,"雪條"的書面語應該是"冰棍",五個光棍吃冰棍,都成順口溜了)

Technorati : ,


陳牛 | 10-Nov-06 | 純屬瞎掰 | (1162 Reads)

今天是代課的黃老師最後一天給我們上課,下個星期林結萍老師將出院回校。總算知道黃老師全名黃隋松,而非黃陽松。他其實是挺有趣的一個人,雖然我並不同意他所有的觀點,就像我也不會同意林老師所有觀點那樣。如果政治人物能做到有趣,那麽就算政見不同,政壇也會生氣很多,但事實顯然不是這樣。

黃老師講藝術,說到乾隆收藏書畫,喜歡蓋個大印"乾隆禦覽",破壞藝術,我就想起一件下流而有趣的事。風流乾隆,常下江南,多是貪圖江南美女多,被他搞過的女人不計其數。假如乾隆搞完一個后,在她身上也蓋個大印"乾隆禦覽",那會多麽有趣啊。那樣,《還豬格格》中的紫薇就可以帶上她老母的屍體,讓老乾隆再禦覽一次,以證明自己乃是皇族血脈。乾隆在屍體上發現"乾隆禦覽"四個大字,自然難以抵賴。所以這四個字將會比岳飛身上的"精忠報國"更有價值。

但隨之便有一個問題會發生,那就是和申模仿乾隆字體已臻極緻,要是和申在外搞了女人也模仿著寫上"乾隆禦覽",那乾隆豈不是吃了大虧。所以乾隆應該留下一條内褲,上面要有自己的體味,則可避免和卿家以假亂真。我就不信和申連體味都可以模仿乾隆。

豆瓣剛推出了新的頻道,曰"我上"。看到這兩個字,難免又想到禦覽之事。我就猜想,這不會是評論各自上過多少女人(或男人)的頻道吧?用web2.0的方式做這樣"傳統"的事情倒很有創意,但文明之邦的豆瓣實在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吧,所以這純屬我個人的歪念。此實際上是推薦blog、月旦blogger的頻道,與dig之類服務的想法大概差不了多少,但模式並不相同。而且這個名字縂讓人覺得是把某個blogger給上了,而且人人可上,一律免費。

請各位男性來賓注意,你們只是上了我的blog,而不是我本人。

Technorati : 乾隆, 豆瓣
Ice Rocket : 乾隆, 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