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7-Oct-06 | 抽刀斷水 | (591 Reads)

國慶前在QQ上收到靜的消息,她說她來香港了,怪我沒給她我的電話號碼。我才想起,我似乎沒有給過她我在香港的電話。她到了香港,她找不到我,我也找不到她。

國慶的第二天,我接到了一個電話。那個聲音像靜的聲音,但是卻講著廣東話,說要問我功課。幾句之後,她終于承認了,她是靜。我問她,怎麽找到我的電話。她說,在香港上網見到龍叔,問龍叔要的。她住在大窩口一個親戚家裏。大窩口,離我住的地方不遠。但我們沒有見面。

說起來,我們上一次見面應該是在去年的夏天。臀叔生日,我回深圳給他過生日。那時,靜還是臀叔的女友,可是現在他們應該已經分開了。我的朋友中,最後一段從中學走過來的愛情就這樣結束了。說起來,靜也是我的妹妹。這麽多"妹妹"之中,她是唯一一個我沒有動過歪念頭的。不過,她也很久沒叫過我哥哥了。我們長大后,都丟了過去的童真。

中秋的夜晚,靜又打電話來。她告訴我,明天她就要回深圳了。而她當時在馬鞍山,另一個親戚家裏。

她來港七天,我們一面也沒見上。她說,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