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5-Sep-06 | 抽刀斷水 | (760 Reads)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見過這樣的男人,他出去搞女人包二奶竟然是因爲他的兒子不好。我不僅見過,而且幾乎每天和他生活在一起。"幾乎"的意思是,他有時候可以徹夜不歸--理由當然又是他的兒子很壞。

上次寫這件事是8月24號。之所以出了這麽大的問題,在這數十天裏我都再沒就這件事寫過一個字,不是因爲問題解決了,而是母親心軟了。儘管她很憤怒,儘管那個男人很絕情,但母親還是心軟了。母親想挽回,我尊重她的意願,因此我不干涉她的想法。如果她能挽回這個男人,那這個男人還是她的丈夫,但未必是我的父親。

但是,他還是徹夜不歸。女人的電話還是經常打來。今天下午,母親試圖再和他談論這個問題,但是他所表現出來的態度是,一切錯都是我和母親的錯--母親教出了一個壞兒子,這個壞兒子逼著他在外面養女人。我躺在床上睡覺,反反復復聼了幾次,實在忍不住了……

這不是這個男人第一次搞女人,也許也不是第二次。我所知道的第一次是我在内地讀高二的時候。那一年,母親比較頻繁地來港探親,她發現了這個男人有另外一個女人。那時候,這個男人失業了,於是他向母親提出自己開個小飯舘,但是沒錢所以需要母親的幫助。要知道這個男人來了香港這麽多年,一分錢也沒有。母親那時候並不知道他在香港有另外一個女人,所以她向外公借了點錢,幫這個男人在深水埗開起了小飯館。在那些日子母親終于發現了那個飯館的老闆娘是另一個女人,而她在飯館裏的地位卻好像是傭人。這裡記述最不能原諒的兩點:1,有一次母親和那個"真正的老闆娘"吵架,那個男人叫母親從15樓跳下來好了。2,有一天晚上,那個男人把母親趕出了家門,母親一個人在街頭走了一晚。

大概一個月后,那個小飯館倒閉了。那個男人欠下外公的錢到現在沒還清。他不是沒有能力償還,而是他不想再還了。高二結束后的那個暑假最後一天,爺爺中風死亡。又過了半年,病了很久的外公也離開了人世。爺爺的意義是,至少他說的話對那個男人還有點影響力;外公的意義是,那個男人欠他的,所欠的當然不止母親借來的那些錢。

爺爺死後,那個男人似乎有所悔悟,和那個女人分開了。家族的所有人都放過了這個男人,並且從此就將這件事忘記了。所以這次母親向姑母、叔父哭訴那個男人所為時,他們都一昧地相信他們的兄弟。這次不僅揭發了那個男人在外面有一個說普通話的女人,而且也揭發了那個男人和幾年前的那個女人還有聯係。這些家庭問題不是法律可以解決的,所以在高二那年我聽到那個男人的醜事時,我就想到了暴力,我想立即到香港來揍那個女人一頓。可是後來我居然也原諒了這個男人。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有一天我看到那個叫做馬x燕的肥婆和家裏的那個男人在一起,我一定走上去扇那女人三巴掌。一巴掌為我的母親,一巴掌為我,一巴掌為那個女人的老公和兒女(因爲她是有夫之婦)。

這些不是法律解決的問題。法律不能懲罰二奶,法律不能給我一個好父親,法律不能給我美滿的家庭。在這個時候,我承認我會選擇暴力,儘管我力量微弱。

距離上一次東窗事發已經有四年了,所不同的是,他找到了一個更加無釐頭的理由:兒子太壞。他用在我身上的形容詞遠比"壞"字要惡劣得多。所以這個世界上開始有因爲兒子壞而去包二奶的父親。

他口中所謂的我的壞,無非是以下幾點:

1,他說有一次吵架,我說要斬死他。母親立即糾正了他。因爲只有他說過要斬了我。那一次,我從廚房裏拿來了菜刀叫他斬了我,但他沒有動手。直到今天在他口中就變成了另一種版本。

2,他說我總是吵著他睡覺,所以他要到別的女人那裏去睡覺。事實是,他一回到家睡覺,我就會把電腦的聲音関掉。以前他不用返早工的時候,看電視到一點多。那時候我經常12點多上床睡覺,從沒有抱怨過他吵著我睡覺。今天他卻厚顏無恥地拿這個作爲他包二奶的藉口。

3,我不叫他父親。事實的確是,我很久沒叫過他父親了。

爲此,剛才母親爲了挽回這個男人,居然向我提出這樣的請求:要我寫一封信給他道歉。


陳牛 | 15-Sep-06 | 大千世界 | (342 Reads)

小時候是綿羊

長大后變豺狼


陳牛 | 15-Sep-06 | 大千世界 | (271 Re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