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6-Aug-06 | 純屬瞎掰 | (1441 Reads)

這不是一個好順序,我還沒看加勒比海盜一(以下簡稱加一),就先看了加勒比海盜二(以下簡稱加二)。主角Jack給我的印象是,這不是美國Hollywood式的英雄,而是一個懦弱、狡猾而且倒霉的壞傢伙,不僅不是靓仔,而且還有點娘娘腔。

但看到最後就迷惑了:1, Will的未婚妻Elizabeth怎麽就突然對Jack產生了感情?也許你認爲Elizabeth只是為Jack佈置了圈套好讓他們有時閒逃離,但我認爲事情的真相不止如此。不過在沒有看加一之前,我也沒有辦法解釋Elizabeth的轉變。2,從Jack最後的表現看來,他也並非是一個完全懦弱狡猾的壞蛋,從他持劍刺向章魚怪時的眼神我看到的是英勇無懼。也許你又會認爲他在逃無可逃的時候只能豁出去,但我又不這樣認爲--我認爲是Jack深埋心中的勇敢終于被近在眼前的危險逼出來了。先把主角貶得一無是處,或許是先抑后揚的手法而已。

不需要等到下一集的加勒比海盜來解開疑惑,因爲加一已經提供了答案。

1,在電影一開始我們便可以獲知,童年的Elizabeth已嚮往自由,和喜歡海盜,雖然目前看來Elizabeth很愛Will,但那似乎更多的是一種青梅竹馬的感情吧。Elizabeth甚至可能曾經以爲Will是一名海盜,但事情應該會慢慢地向Elizabeth揭示出:Jack才是真正的海盜--這當然不僅僅是從身份來看,還要從性格上來看。作爲這部電影的觀衆,你必須糾正長久以來把海盜當成一種壞人職業的看法。也不要從"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角度來理解,那樣無助于你理解海盜這個名詞。按照王小波的看法,海盜應該屬於自由派,而紳士們則屬於學院派--Will雖有自由派的血統,但他更傾向于學院派,好比Elizabeth有學院派的血統,但她並不是學院派一樣。儘管在某一段時間,Will和Elizabeth是相愛的,但是當他們朝各自的方向走得越來越遠的時候,他們便不再相愛。更何況,Elizabeth覺得她害死了Jack之後,她對Jack便產生了内疚感。別小看了這種内疚感,而且也不能把它僅僅當作内疚感來看。簡單而言,這種"内疚感"主要不是因内疚而起的,而是因愛而起的,Elizabeth在Jack"死"後才發現她那麽深刻地愛著這個海盜。另一方面,Elizabeth和Jack互動的情節,在加一其實已經不少,因此Elizabeth愛上Jack不算唐突,比如Jack跳水救了Elizabeth又將她作爲人質那一段,比如兩人一塊被丟到死亡島的那一段。究竟Jack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們和Elizabeth都還不夠了解,所以Elizabeth現在對Jack的態度是左右搖擺的,有時候信任他有時候又不信任。不過經過加二,Elizabeth對Jack的看法應該會大大改觀。
2,加一比加二更多對Jack的正面描寫,所以看完后就不會覺得Jack是一個完全懦弱狡猾的大壞蛋--雖然連Jack口中都說自己是大壞蛋。加一也介紹了更多的關於Jack背後的故事,比如他失去黑珍珠是因爲太信任他的副手。這或許可以理解Jack爲什麽要狡猾,他已經為他的天真吃過苦頭了。在王小波的小説《万壽寺》裏,屬於自由派的薛嵩也因爲他的天真吃了不少苦頭。這種"壞",屬於防守型的,而不是攻擊型的。

最後說一句:Jack是一個可愛的海盜。事實上每一個自由派都要比學院派來得可愛。

update:原來現實中的Johnny De就是個愛戴帽子的人。

Technorati : , ,


陳牛 | 16-Aug-06 | 大千世界 | (274 Reads)

2006-8-15

  • 预言:网易博客服务将遭遇"版权门" #
    1.如果有天你想出版在网易 blog 写的文章,得先经过网易授权,因为这些资料归网易所有。像之前 sayonly 出版那本《手把手教你blog行销》显然属侵权行为。2.如果网易有天要出版你的 blog 的文章,那么他不需要你批准,因为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及其它知识产权都归网易所有。
  • 百度快来学学这个 #
    呼吁百度学学这个,不要仅用灰的不能再灰的字显示"推广",也把搜索结果的网页过滤一下,中国的事情比较复杂,应该详细分成几类,如:流氓、洗白、插件、木马、病毒、钓鱼、骗子、贼窝、断网(这种可能性较小)等等,颜色也不要用灰的,而是用国旗的颜色,代表网民的鲜血染成的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陳牛 | 16-Aug-06 | 抽刀斷水 | (238 Reads)

母親終于從鄉下回來了。祖母還在癱瘓之中,暫時還死不去。我現在用最惡毒的心來猜想父親的想法,祖母死不去也許對他來説並非好事。假如祖母死去了,父親就快了無牽挂了,因爲按我現在的年齡,我也快18嵗成年了。事實上他認爲我早就成年了,他已經無須對我負任何責任。他的這個想法相當可笑,因爲他何時對我負過責任?

我迫不及待想把我聽到的那個神秘電話告訴母親,因爲我不想母親多受一分鐘的欺騙。之前我不知道母親哪天會回來,所以我每天都在想辦法可以打個電話回去,告訴我的母親我聽到的一切,告訴她她正在日夜照顧的那個女人的兒子可能正在做對不起她的事情。但是現在我得想個辦法再告訴母親。母親檢查冰櫃,抱怨說爲什麽滷豬手沒有弄來吃,現在都壞掉了。父親回答她,因爲我不喜歡吃。先不說我是不是喜歡吃,但這句話太假了,一個沒有人動過的滷豬手誰知道它好吃不好吃?就算我不喜歡吃吧,父親今天卻帶了一袋味道奇差豬手回來了,我今晚吃了幾個,現在大部分還躺在泥煲裏。母親一看那些豬手,就知道父親在胡説八道。

他心中有鬼,因爲我和他從鄉下回來的這些日子,他很少在家裏吃過飯。他哪裏會記得冰箱裏有個豬手,他甚至都不記得他有個老母親正躺在家裏幾乎全身癱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