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0-Jul-06 | 抽刀斷水 | (82 Reads)

昨晚的夢内容豐富,包括:仇殺、撞鬼和極權恐怖。

1,仇殺

無緣無故,我出現在一個陌生人的家裏。更無緣無故的是,我居然是這一家人恨到想殺掉的人,只有女主人說不忍心下手。我到現在還沒想明白是怎麽回事。据不太確切的回憶,他們恨我,是因爲我太叛逆。但叛逆就該殺嗎?

2,極權恐怖

後來,我從那個家庭逃出來,出現在了尼泊爾。我很快意識到來錯了地方,可是正好尼泊爾發生了暴動,全國封鎖,無人可以離開。這時候,我身上有一把手槍,可以用來防身,但不能讓人知道,否則必死無疑。手槍是造反的證據。

有一點很奇怪,我一開始是出現在尼泊爾的,但到了一半,我發現周圍的人都是朝鮮人。也就是說,我到了北韓,而不是尼泊爾。像這種事情,只能出現在夢裏,不可能出現在現實中。

後來我和一群人被逼出現在一場筵席上。門口重兵把守,誰都不准動,一動就會被槍殺。結果真有一傢伙因爲走動而被外面的狙擊手殺掉了,槍法很他媽的精准。那傢伙就坐在我旁邊。他中彈死亡,而我卻可以毫髮無損。那種場面,令人窒息。

我懷中有一支槍。我想過要殺出去,但毫無把握。所以一直坐著,不敢輕舉妄動。

再後來發生了更奇怪的事。這個國家出現了叛軍,把那個會場給包圍了……

鬧鐘響,我醒來。

做這樣一個夢,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北韓試射導彈,把我給嚇着了,或者說把我的英雄主義情結給嚇出來了。上帝把我派到那樣一個地方,是爲了解救那裏的人。

3,撞鬼

我之所以會先出現在一個仇恨我的家庭,再出現在尼泊爾、北韓,是因爲我一開始在這個夢裏就撞了鬼。有一個恐怖的鬼,他一直纏著我,折磨我,但又不殺我。我逃到一個不認識的人的家裏,然後逃到尼泊爾、北韓,都無濟於事。

我看世界盃決賽看到5點多,7點鐘起床,短短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竟然發生了這麽多事情。

原文

Technorati : 超現實主義



陳牛 | 10-Jul-06 | 純屬瞎掰 | (74 Reads)

到哪裏看世界盃決賽,是個令我沮喪的問題。最後的解決方法是,等我爸三點鐘上班去了之後,再爬起來看。所以昨晚的兩個進球我都沒看到,只看到施丹的兩個精彩"頭槌"。

昨晚最大的話題大概不是意大利捧得獎杯回家,因爲意大利贏或者法國贏,都不在預料之外。這樣一場勢均力敵的比賽,其輸贏之關鍵在於誰的發揮好一點、上帝站在誰那一邊。那最大的話題是什麽?沒錯,就是施丹一個"頭槌"把自己搞下場去了。施丹在最近幾場比賽的復蘇讓他重新贏得好評,但這一動作讓他再次由神台跌下。他是一個三十多嵗的男人,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在世界盃賽場上表演,我們以爲他應該會以他的成熟帶領法國完成一場精彩的終極表演。但他卻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而且事情來得很突然。"千年道行一朝喪"。當然,意大利人夠奸詐的,腳上防不住他,就用語言來挑釁。不過可能連意大利人都沒有想到一代球王居然這麽容易上當。

這件事證明,笑到最後的人,往往都是很奸詐的人;而笑到一半笑不下去的,往往都是因爲沒有忍住氣。

對於施丹的魯莽,還有另一種説法。這種説法認爲施丹受傷后向主教練申請換人不果,只能換個方法向裁判"申請"。結果如他所願,申請到了一張紅牌。這張紅牌的判罰毫無爭議,而且應該是這屆世界盃最無爭議的一次判罰,如果還有什麽爭議,也只在於意大利人用什麽語言刺激了法國人。事實可見,連施丹本人也沒怎麽向裁判辯駁,沉默地走出球場,下場后亦無激動的舉措。不可否認,這個時候他是個無比冷靜的男人。

很多人都為施丹不完美的結局嘆息。甚至有人認爲這張紅牌把施丹從一代球王打入了地獄。我卻不這樣認爲。球場上衝突難免,紅牌對於一個球員來說也不算什麽,而這一張紅牌當然改變不了施丹在世界球壇所應佔有的地位,也改變不了球迷對他的熱愛。相比朗拿甸奴,可以說他在這屆世界盃踢得很乾淨,但干淨有什麽用,我們想看到的是一個激情四射的朗拿甸奴,結果我們沒有看到,而且幾乎要把他忘記了。相比世紀球王馬勒當拿,他的公衆形象更爲惡劣,比如槍擊記者,吸食毒品等等,但他仍然被國際足聯評選為"20世紀最佳球員",他仍然深受球迷的喜愛。在阿根廷,甚至有球迷建立了以馬勒當拿為崇拜對象的宗教。

這些都説明,球迷想看到的不是一個道德高尚而碌碌無爲的球員。這也不是說一個人球技好,就什麽道德也可以抛棄了。比如像C朗拿度的嘴臉我就忍受不了,兩個字,沒品。

世界盃就這樣結束了,在香港似乎結束得有些倉促。"忽然球迷"的香港人恢復了忙碌的生活。事實上,就算在比賽期間,香港人的忙碌也沒有多大的改變,只是在世界盃差不多結束的時候,香港人發現自己肥了。

在香港,看上去好像人人都看世界盃,但我始終沒有感受到多麽濃厚的世界盃氣氛,至少這還不如我在鄉下所感受到的氣氛。或許這是因爲我每次都是一個人在家看比賽,但我相信這並非最主要的原因。在學校裏,談球的氣氛始終稀薄得可憐,同學們通常談起的是某個球星如何如何。當然,這意思不是說我要比他們高檔。我只有一個意思,那就是:到世界盃結束了,在香港,我還沒能感受到世界盃的到來。這就好比,和一個人做愛,你快感還沒來,他就已經結束了。

世界盃對於香港人來説,更多的意義可能只在於刺激了消費。就算可能招致罵聲,但我不得不說,香港人懂球的不多。看看電視臺請一大群歌星藝人來講球,有電視臺甚至臨時搞了個"世界妹"出來,真是讓人悲哀,哭笑不得。似乎香港明星足球隊,就已經代表了香港足球的最高水平。電視臺應該走到真正的球迷中去,比如那些在世界盃期間仍堅持到球場踢球的青少年們。直覺告訴我,那些年輕人對足球的見解比那些不知所謂的明星(比如twins之流)高明得多。

當決賽結束,我沒有從TVB看到有關球迷的狂歡,甚至關於世界盃的消息似乎就此中斷了,反而我看到的是,一個宣佈退休的足球解説員取代了意大利和大力神杯,成爲了主角。這真他媽怪,大概只能在香港可看到這樣的事吧。然而我們必須清楚,是先有足球才有足球解説員,而且足球解説員必須依賴于足球,但足球則不必依賴于解説員。從TVB,我看到了一個完全相反的局面。一個足球解説員像一代宗師一樣高調退休,也真是前所未見,這和施丹的黯然離場,真是巧妙的配合。在奧海城現場,還有更讓人暈倒的:當時在現場的觀衆擧著的牌子,上面不是寫著"勤勤"就是"嘉樂"。fuck,這叫做看世界盃啊?這叫做看球賽阿?最近剛新學了一個詞,"膠化",用在這裡正好。

對於世界盃決賽本身,我沒有什麽遺憾。如果是巴西和意大利或者巴西和法國之間做一個抉擇,我肯定選擇巴西。但在意大利和法國之間,誰勝出都無所謂。或許有時我會有點偏向法國,因爲法國有施丹和亨利。但至少現在,我沒有為法國感到遺憾。

我們不知道四年后我們在哪裏,現在的球星去了哪裏;我們只知道四年后世界盃在非洲。

African_fiona附送非洲版fiona一張。

原文

Technorati : 世界盃
Ice Rocket : 世界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