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2-Jun-06 | 純屬瞎掰 | (159 Reads)

上一文忘了一個重要的細節,被我記起,補充于此。

趙敏向我解釋,很多人都認爲她們是推銷東西,但是她們並不是在推銷東西。

我就奇怪了。一個做直銷的公司,作爲職員的她們卻説這不是推銷東西,那是做什麽呢?我想我能回答這個問題,答案就是她們是在發展下綫會員。

一個聰明人會注意到,她們那種營銷方式的獲益全不是來自推銷她們那些所謂"歐美暢銷優質產品"的獲益,而是來自發展下綫會員的收益。

這就是這種營銷方式的弊端所在。可惜的是,我看到網上還有不少人在為DCHL辯護。我只能說,這些都是愛錢的傻瓜。我不否定有一些人能通過這種方式發達,但我可以肯定這只是少數,而且他們的發達是建立在賺取下綫會員的會費之基礎上,而不是建立在推銷DCHL貨品的基礎上。所以就算那產品真如A女所言,可以消菌、除異味、造氧和消解二手煙,但他們那種營銷方式的焦點所在並不在產品上。

產品只是一個幌子。

補充:

趙敏把目標鎖定到我身上,大概是以爲我是書呆子。中四中五的同學,大概不少都會覺得我是書呆子。我承認某一段時間,我極少説話,比較自閉,但自閉和書呆子之間划等號是錯誤的。我可以說的是,如果是我書呆子,我的會考分數又豈止20分?

相關閲讀:《我在那裏度過了一個下午

原文

Technorati : 亮碧思, 傳銷
Ice Rocket : 亮碧思, 傳銷



陳牛 | 22-Jun-06 | 抽刀斷水 | (1711 Reads)

之前我只知道DHL是物流速遞公司,DCH是和宜合道的一家汽車公司,而並不知道DCHL是何物。不過今天算知道了,而且和它發生了某种關係。

事情是這樣的。前兩天意外地收到中四中五兩年的同學"趙敏"(此非真名)的來電,閒聊了一陣。我所奇怪的是,我和趙敏同學交情本來很一般,怎會突然打電話給我?第二天我又收到她的電話。她問我星期四有無空。我說,應該有,幹什麽。她說,可不可以來銅鑼灣一趟,她在銅鑼灣工作。我答,如果有空就沒所謂,但是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麽事。她說,到時就會知道了。

中間有點小插曲。比利昨天打電話約我看電影。我答應了他。如果不是後來比利說約不到其他人,那麽我今天肯定不會去銅鑼灣,而是跟我的朋友們在一起看電影。假如我是一個易上當的笨蛋,那比利約我去看電影就可能救我一命。但是救得一時,救不了一世,蠢蛋終究會被人騙。

今天葵涌這邊雖然下大雨,但我還是決定去,看趙敏同學葫蘆裏賣什麽葯。我遲到了。銅鑼灣好像並沒有下雨。等了十幾分鈡,趙敏從她的公司下來,問我爲何帶傘。我說,下雨了。

我問,你叫我來銅鑼灣幹什麽。

趙敏說,跟我來,你就知道了。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

她帶我乘電梯到一幢大廈的十四樓。那裏人滿爲患。趙敏告訴我,這是她的公司。我一頭霧水。她的公司関我什麽事啊?

她先帶我去一個地方,給我介紹照片裏她的公司總裁。我對她的總裁根本沒什麽興趣,當然如果那是一名美女,情況會有所不同,但事實上不是。我眼觀八方,心中的疑惑開始慢慢解開。

我對趙敏說,這裡爲什麽這麽熱鬧,你不要告訴我你是帶我來种金的。

她沒有回答我,而是糾正我的發音錯了。然後她想帶我進去裏面的會場。保安要檢查身份證,本人未滿18嵗,被拒。然後她只好在外面給我介紹她的上司,一個很不漂亮的女人,我禮貌地和對方握手。這個女人很奇怪地問我,讀理科還是文科。我說是文科。接下來,她的上司A女便對我開始了一場漫長的狂轟濫炸。

A女先問我一個問題,你覺得室外空氣差,還是室内空氣差。

我估計到她需要的答案應該是室内的空氣差,但我和她兜圈子。我說,要看不同的環境。如果是一般工廠和一般室外比,那就是室内空氣差一點;如果是家裏和街上比,就是家裏空氣好一點。

她說,那如果是這裡和外面街上比呢。

我說,一樣差。因爲都一樣多人。

她說,爲什麽?

我說,空氣本來不多,還要這麽多人分,當然差。

後來正如我所料,A女揭曉了她的答案,調查顯示是室内空氣差,猜不到吧。

我心里暗笑幾聲,跟我玩神秘呢,早猜到了。我對她說,这並不奇怪啊。

然後A女指著一瓶類似香水的東西問我,知道這是什麽嗎?

我說,不知道。

她說,猜猜看,猜錯也沒關係的。

我鼓起勇氣,答,香水吧。事實上我知道世界上沒有這麽大瓶的香水。

她說,不是,這是她公司的產品。說完,她揭開蓋子,點燃了它。

A女開始向我介紹她的公司。那"香水"燃燒了一會,A女蓋滅了它,叫我把手放到上面去。

我當時猶豫了一下,這東西不會有毒吧?但我還是按她的意思,把手放上去。我不是相信自己百毒不侵,而是深信就算我中毒了,她也不能從我身上得到什麽好處,除非她想得到我的貞操。

她問我,什麽感覺。我說,熱。她又叫我摸一下那瓶子,我照摸。我摸的時候,開始懷疑她下一步會不會叫我摸一下她的胸部。有一點是極爲肯定的,打死我也不摸。

她沒有叫我摸她的胸部,而是問我,什麽感覺。我說,不冷不熱。她說,很神奇吧,這就是她公司的專利產品。我說,不奇怪啊,好像用酒精燒,也不會熱。熱氣是往上升的,要是進了瓶子内面,早爆炸了。

她沒有想到一個文科生會這樣反駁她。她沒有辦法反駁我,只好轉移話題,繼續介紹她的公司和公司產品。

她說這產品的特點是,消菌、除異味、造氧和消解二手煙。我奇怪的是,燃燒需要氧氣,怎麽燃燒之後還能造氧。我沒有問她,但她似乎猜到我心中所想,試圖解答我的疑問。她列出一個方程式,一氧加二氧(即氧氣)生成三氧(即臭氧)。靠,我學過的化學知識雖然已經忘了七七八八了,但還不至於以爲 臭氧對人體有用。臭氧層可阻擋紫外綫,對地球有益,但對人體呼吸卻是有害無益的。這麽明顯的破綻,我無意揭穿她,這不是禮貌問題,而是我想知道這傢伙還有什麽伎倆沒有使出來。

至於消解二手煙,這是她所津津樂道的。但她只說好,而無法解釋二手煙含有什麽有害物質,她的產品怎樣消解這些物質。

講完產品特點,A女問我,這產品好不好。

我說,對於我來説沒什麽用。

A女無奈,說,不要說對你有無用,而是這產品好不好。

我說,還算不錯。

她說,如果你有100万流動資金,你會拿多少錢來投資這產品。

我又和她兜圈子。我說,要看市場反應和產品價格。

A女再一次無奈,說,你先不要理市場反應和產品價格。剛才你都說這產品好,那你會拿多少錢投資。

我說,我怎麽可以不考慮市場反應和產品價格就投資呢?

A女說,你剛才不是說这產品好嗎?

我說,產品好不代表市場也好。

A女繼續無奈,那你不要理這個好不好?

我說,好,如果有100万,我會拿90万出來投資,10万存下來。她大概以爲我會把100万全拿出來投資吧。

A女開始露出她真正的面目,因爲她開始向我介紹公司的營銷方式。至於是什麽方式,大家心中有數,我就懶得寫了。概括她的意思就是:產品好,賺錢快。而我的評價就是:信她講,死得快。

她接著問我,有什麽不明白的地方嗎?我回答她沒有,全都聼明白了。

後來A女走開了,輪到趙敏來轟炸我。她問我有什麽夢想。我說,娶老婆。她說,娶老婆要有錢才行啊。我說,對。她說,你現在讀書有什麽用啊,就算成爲大學生,一樣沒工作,工資不高,養不起老婆啊。我說,不一定,要看是誰。她說,現在大街上大學生很多,不值錢了,而我公司很多人都是沒什麽學歷的師奶,有些連字都不認識幾個,每個月都有幾万元收入。我說,這裡也人很多,我不夠能力和他們爭。她說,這裡多是師奶,你怎麽會不夠爭。我說,好吧,等我回去想一下怎樣籌集資金。她說,你現在不用考慮資金問題,先要了解清楚我們公司。我說,我已經夠了解了,要回去想一下。她說,你還有什麽好想。我說,想一下怎樣籌集資金啊,五千元不是個小數目啊。

她又問我,這公司好不好。我竪起大拇指,說,好極了,very good,有前途。她又問,你還有什麽不明白的地方嗎,我老覺得你不懂裝懂。我說,沒有了,全都明白了,不信我可以把剛才聽到的都講給你聼。我試著向她復述她上司剛才跟我講的内容。

她說,但是你的樣子好像還有問題。我說,沒問題了,你要相信我的智商。你這公司好極了。你看你的手機都是最新的(我指著她的新手機Sony Ericsson "walkman"),陶喆才剛在電視上賣廣告,你就有錢買了,這説明這公司好啊。她說,那你還在想什麽。我只好又答,我總得想一下怎麽籌集資金吧。她說,先不要想資金,先想一下你還有什麽不明白的地方。

靠,又回到這個問題上去了。我想,原來,你越相信人家,人家越覺得你有問題。可是後來的事實證明,她們總是問還有沒有不明白的地方,原來是另有所圖。

她們可能覺得我這個人比較難搞,於是又介紹更上一層的上司給我認識,還是個女的,姑且叫她V女吧(兩個人連在一起就是AV女)。握手。這個V女也問我,你讀理科還是文科。我答,之前讀過理科,現在只讀文科。這句話大概把她搞糊塗了,以爲我是讀理科的,於是問我有沒有讀純數、應數。我說,沒有。她問,那你讀什麽。我說,史科。她的眼神告訴我,她不明白。於是我解釋,就是中史和西史。V女恍然大悟。

她問我,什麽時候讀過理科。我說,中四以前。她說,中四以前沒分文理。我說,就算數學也是理科啊。關於文理科的話題,她終于無話可説。

我想,這些人這麽喜歡問我讀文科還是理科,大概是知道理科生會拆穿他們的騙局吧,比如什麽所謂的"造氧"、"消解二手煙"功能。

V女繼續和我交談。旁邊的A女告訴她,我是對公司有興趣的,只是還在考慮資金問題。聽到A女這麽講,我很高興,因爲這説明她已經上了我的當,實際上我對她們的公司根本沒興趣,甚至十分厭惡,我之所以陪她們聊了那麽久,純粹因爲我覺得這不失爲打發時間的一種方式。我之前從未有過這樣的經歷,甚至從未有一種雌性動物願意和我交談如此之久,尤其要提到那個叫做豆腐的姑娘,她似乎不太喜歡和本人談話。另外,我當時在考慮的也不是資金問題,而是怎樣讓她們相信我講的都是真的,把她們的伎倆都套出來,直到她們似乎沒什麽伎倆了(其實有個成語可以形容這個情況,但我想不起來),我才開始考慮想個辦法離開這裡。

V女開始說一些更實質的東西了。她說,暫時不用考慮資金問題,先了解一下公司。現在有一個課程,不僅可以讓你了解公司,還可以教你如何賺錢。

我編了個謊言,說今天沒空,有約會。

她說,你不可以推掉約會嗎?

我說,這樣不道義。

可能是"不道義"三個字我說得太文鄒鄒,她沒有聼明白我說什麽。我重復了幾次,加上A女的解釋,V女總算明白了。

她問,你們約好在哪碰面?

我說,不告訴你。

她問,爲什麽不說?

我說,怕你跟蹤。

她說,我不會跟蹤你。

我說,只是玩笑。

她問,很久沒見的朋友嗎?

我說,也不是,時不時都有見面。

她說,那你可以參加下個星期一的課堂。我現在可以幫你先報名。

我說,下星期一也未必有空。

她不理我,繼續說,先報名吧。我也不理她,說,等我回家想一下吧。

這個上司似乎比我更快不耐煩,她要離開了。離開前,她又和我握手。我握完手,說了句多謝。然後A女也走開了。趙敏繼續勸説我。

我問她,你一個月有多少工薪?

她不願意回答,也跟我兜圈子。她也試圖說服我報名她們的課程,說報名人很多但名額有限,促我儘快報名。我說,不怕,遲早輪到我。

我已經不耐煩了。我說,快四點半了,要走了。趙敏仍舊試圖挽留我。她說,等她上司A女出來。我說,她不知道什麽時候出來,你代我向她告辭吧。她說,不辭而別,沒有禮貌。我說,我向來沒有禮貌,你代我告辭就夠了。

我不顧趙敏的阻攔,進電梯離開了。

那個公司叫DCHL,中文名"亮碧思"。至於那幢大樓的名字,我沒有注意。不過我在網上找到了它的地址:銅鑼灣東角中心十四樓

我不知道趙敏爲什麽會選擇我。我認爲這是對本人的智慧的侮辱。當然,她也許也是受害者,至今還蒙在鼓裏也未定。但是,她真的是謊言百出。

關於她們的謊言,遠不止我上面揭露的那些。還有很多我已經不記得了,不能在此一一披露。希望朋友們小心。

相關資料: 《亮碧思集團資料大公開》 《 壹周刊報道

原文

Technorati : , ,
Ice Rocket : , ,


陳牛 | 22-Jun-06 | 抽刀斷水 | (85 Reads)

井岡山其實是一個值得去的地方。但我拒絕了方老師的邀請。

那是一個大約六天的行程,費用700多。學校贊助一半,海豚小組也會贊助剩下的一半,所以如果我去的話,是免費的。這樣的旅行,極之誘人。但問題是,朋友們都是學生會的,由於在旅行進行期間他們有活動要搞,所以他們不能去。沒有朋友去,我就不想去了。

但是,我對方老師說不去的理由卻是:井岡山只是個革命根據地而已,沒什麽好看。其實真正的理由就是,沒有朋友陪著去。現在的海豚小組那些人我都不怎麽熟識。

後來我想到還有一個理由是無法抗拒的,那就是我的回鄉証已經過期了。

這件事説明了一個問題:我被人拒絕了很多,但我自己卻還沒學會怎麽拒絕人。我還是到景陽崗打大蟲去。

原文

Technorati : 井岡山
Ice Rocket : 井岡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