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6-May-06 | 純屬瞎掰 | (105 Reads)

  無論中外,不論姓資姓社,都有乞丐。但是中外乞丐卻大爲不同。

  据我所知,外國的乞丐多是賣藝者,會彈吉它或拉小提琴。什麽也不做,純粹跪在地上,趴在地上的乞丐在外囯很少見。

  而中國太多假乞丐,不少乞丐比你還要有錢。中國的乞丐大多只會跪下,視尊嚴如狗屎,然後哭訴自己的慘況,沒有那麽慘也形容得那麽慘。當然,中國也有賣藝的乞丐,他們使用的樂器通常是二胡----中國樂器嘛。但這些中國乞丐通常不是靠表演給人們帶去快樂來獲得行賞,而是煩到你不得不施捨給他們。你不給錢,他就不走,在你家門口煩你,看你耐性好一點還是他耐性好一點。中國國内的情況和香港不一樣,在香港你可以報警,在國内報警沒用。公安不管這些事情。公安有時候比乞丐還要難纏。

  國内還有一群更厲害的乞丐。你在街上看到一個乞丐,你發善心給了他一毛錢,立即就會有無數個乞丐湧出來,圍住你向你乞討,不給就走不了,但你又不能說他們是搶劫。你若問現在還有沒有丐幫?我告訴你這些就是丐幫啊。你若有興趣加入,請聯係本人的丐幫朋友,楊功榮。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526#beggar

Technorati : 乞丐
Ice Rocket : 乞丐



陳牛 | 26-May-06 | 抽刀斷水 | (225 Reads)

  翻閲豆腐以前的網誌,有一篇寫她的母親偷看了她的日記,我終于有點控制不住自己,想寫一寫我的父母。我單方面覺得我與豆腐真是同病相憐、同仇敵愾,我們有差不多的父母,而我的父母又要比她的父母恐怖得多。

  在初中一年級,我"不幸"愛上了一個女同學。那時候我的思想還停留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或者更早期一點,縂感覺我在做一件不該做的事情,所以遮遮蔽蔽、躲躲閃閃,怕被我媽所察覺----爲什麽沒有我爸的事,因爲他已經在香港。但是終于還是被我媽知道了。她偷偷搜查我的書包,並搜到該女同學給我的信件。

  我媽好像沒怎麽罵我,但像審犯人一樣審我。我什麽都不記得了,只記得她問我那個"莉"是誰。我沒有答她,但她找到了答案:鄒勉麗。鄒勉麗當時應該是我班的女副班長,而我當時應該是班長。而且鄒勉麗和我坐得很近,於是我媽就懷疑到了她的身上,可惜我媽並不知道在我眼中的鄒勉麗並不可愛,我根本不可能喜歡她。真正喜歡鄒勉麗的,是我一位姓黃的朋友,還有一個姓劉的朋友----從六年級就開始喜歡她了。

  我媽問我:是不是鄒勉麗。我還是不回答她。

  那個"莉"的真實身份是王莉。這個王莉和我幾年后的女朋友王莉,不是同一個人。我知道,我的父母用以和當年同樣惡劣的手段獲知後來那個王莉的存在;但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找出多年前那個神秘"莉"的真實身份。我懷疑,以他們的神通廣大,應該早就知道了。

  那一年我媽媽從我的書包裏搜到不僅一封信,那些信最後都到了她的手裏,並似乎再也沒有還回給我。她把那些信拿給親人看,包括我的表姐表哥叔叔姑姑等等,甚至拿給街坊看。關於這些我一直被蒙在鼓裏,直到後來表哥表姐我向我坦白。

  我的信被搜出來之後,我内心承受了極大的壓力,惶恐不安,我甚至想到了逃走、自殺。但是我的母親一心只想知道她的兒子愛上了怎樣的一個女同學,然後怎樣扼殺這種單純的感情。我不知道我能活到現在並且沒有心理變態算不算一種奇跡,或者不幸中之大幸。然而,我也時常懷疑,實際上我早已心理變態。這就是給我肉體的母親,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給我的東西。

  上了高中,我又戀愛了。我和秀婷及婷婷的通信也先後被我的母親搜出來。我總是在以爲自己安全的時候被母親掌握了一切。她依然將我的信拿出去與人分享,不過她會偷偷放回去,以致我很久以後才知道這些事情。她,我的母親,還在我的好兄弟臀叔和陳龍面前罵過婷婷。她以爲是婷婷勾引我。事實上從來都是我勾引別人,雖然大多數情況都是失敗的。

  我的母親徹底把我打垮了。我陷入了絕望,我的成績也跌進了低谷,我就這樣度過了餘下的一年多的高中。但是我的母親總是以爲,我的成績退步是因爲我談戀愛,是因爲我變坏了。她總是想不到她負有重大的責任,也總是想不到我的退步是因爲沒有戀愛談。而且,那時候幾乎所有的親人都認定,陳奉京沒救了。從此我的父親也總是將"沒用的兒子"挂在口中。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父親的形象一直很模糊,但他卻好意思說我是沒用的兒子。就算我爺爺也從沒有對他這種人有這麽絕望過。

  我的父母,兩個在這些事情上有點犯賤的人,他們到現在也沒有停止偷窺我的秘密,他們的手段多得難以置信。我甚至曾經懷疑過他們有特異功能。只是我再也不懼怕他們,對於他們的所作所爲,我只有恨,一種幾近變態的恨。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526#my_parent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