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4-May-06 | 文人放屁 | (277 Reads)

我哭了整整一天一夜。那個人一直靠牆趴著。後來,那個人掀起蓋住臉的頭髮,姿勢嫵媚得像掀頭蓋的新娘。之後,我的眼前便出現了一張熟悉的臉孔。那不是上帝的臉嗎?雖然比以前消瘦了很多,但顯然這不可能是上帝之外的另一個人的臉。

"你不就是我的老夥計,上帝嗎?"我雖然還在掉淚,但已經沒有哭聲。

"你說是嗎?"

"靠,你閉門寫小說寫了三個月,連人品都變了,學會騙人了。快交待,你完成工作了沒有?"當我確信眼前人是上帝的時候便破涕為笑了,並第三次蹦到了他的頭上去,而這次是因為高興。

"小說沒有寫成。這三個月來,我都在按你的指示,進行了全面而深刻的反省,不眠不休地反省,反省得我差點都忘了自己是上帝。"

"那反省出什麼成果來了沒有?"

"成果相當重大,就是我根本不適合寫小說。我能夠認識到身體和愛情是人間的東西,卻未能認識到小說其實也只是人類的玩藝,實在不應該由我來寫。現在我明白了。就算我會寫,寫了也未必有出版商願意幫我出版;就算突然有出版社瞎了眼出版我的書,那也未必有人願意看,更不太可能會有人喜歡看了。我不願相信這人類全是瞎子。雖然這世上本來就有很多人喜歡我,但這說明我只是他們的偶像,而寫小說是另一回事--是偶像辦不到的事。"

"嗯,這宣告你證明自己是小說家的行動已經失敗。"我得意地笑,接著發現他的衣袋有異常,"你那鼓鼓的衣兜裏是什麼?"

上帝掏出一團紙給我。我小心翼翼把紙團展開了。那是一篇小說,很長很長。開頭是這樣寫的:

那絕對是不平凡的一年。那年的那天,我走到小混的身後,使出吃奶的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被嚇得從地上彈起來,騎到我頭上來了。我興致勃勃地說:"我決定要寫一篇偉大的小說。"於是又把小混嚇得從我的頭上摔下去。

…………

不知為何,很注意保護版權的上帝,這次卻沒有在他的這篇小說裏署名。

"幫我給它起一個名字吧。我親愛的朋友。"上帝對我說。我不言不語拿著稿紙進了我的房間。我的房間在上帝房間的對面,相隔不到十米,所以他要找我或者我要找他簡單來說就是串門那麼方便,不需要使用地鐵、巴士、自行車等任何交通工具。

三個月後我從房裏出來。上帝看到我就笑起來:"你變成我了。"這時我看到他打掉的那顆牙齒已經長回去了,似乎更加有生命力了。他從懷中掏出一面鏡子,用袖子擦了幾下鏡面,然後遞給我。

"你自己看吧。"

鏡子中有一個人長髮披肩、滿腮鬍子,恐怖極了。毫無疑問,那就是本人。

隨後我告訴他我幫他的小說起的名字--上帝的小說。

(完!)

回顧:() 、() 、() 、() 、(


Technorati : 上帝, 小説
Ice Rocket : 上帝, 小説



陳牛 | 24-May-06 | 純屬瞎掰 | (96 Reads)

  我突然想起,在我寫過的《自大卻故作謙虛的中國人》文中,少寫了一個很重要的例子。那其實一開始就出現在我的構思裏,只是寫著寫著就忘記了。

  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一直是一些中國人所引以爲傲的,因爲它座落在中國和尼泊爾的交界處,中國人就好像突然沾了珠峰很多光似的----或者根本就是珠峰沾了中國人的光。但是這山峰長在哪裏,又不是中國人決定的,也不是因爲上帝比較喜歡中國人所以把珠穆朗瑪峰放在中國境内。

  如果想通了這一點,那就能想通爲什麽中國的"地大物博"不值得驕傲,就當中國真是地大物博吧。真正的民族自豪感應該來自于自身的文明,而不應是地理環境。至於所謂的"物博",也根本不是中國人所能決定的。

相關閲讀:《自大卻又故作謙虛的中國人

Technorati : 中國, 自大
Ice Rocket : 中國, 自大



陳牛 | 24-May-06 | 抽刀斷水 | (117 Reads)

  一回到家,我就被告知我的手機被轉台了,從3轉去了電訊盈科。

  他們遞給我一張電話卡,說,你以後就用這卡,號碼不變。我拒絕了,只說了一句話,我沒有同意你們轉我的台,我不用這卡,我會繼續使用現在的台。說完我就再也不想跟他們説話了。

  我看到了旁邊擺著父親新買的手機,並一眼認出了是nokia6280。這本來是我想要買的,但由於種種波折而沒有買。一開始Jason說他可以以極優惠的價錢幫我和LC買到這部手機,但是拖到後來我們都不再相信他。LC沒有金錢困擾,很快就自己去買了一部回來。而我要通過父母那一関。當我向他們討錢的時候,他們說沒錢。討過幾次后,我再也不想和他們説話,並暗下決定,如果暑假能找到暑期工,用自己的錢買。

  然而,就在今天,我的窮爸爸居然把手機買回來了,但不是買給我的。我的父親沒那麽好,從小到大他只給我買過一次玩具。他情願把錢送給馬會,也不願給我買點東西。這就是我的父親。

  他買手機本來也不関我的事,可是他買這部機,我卻需要付出代價。代價就是把我的電話轉到電訊盈科。雖然我不喜歡3月費太貴,但電訊盈科也不見得好到哪裏去。而且它始終給我一種陷阱太多的感覺。我情願使用3,因爲至少3還有豆腐、yammi、安娜可以和我免費發短訊。最重要的是,我父親轉我的台,是未經我同意的。

  我不知道我現在用著的卡會不會因爲轉台的緣故而不能再使用。如果會,那就實在太荒謬了。這意味著,我可以隨意把別人的號碼轉到別的台去。這不僅可以用來惡作劇,還可以被電訊行業用來做惡性競爭。如果會,我不知道我會變得多麽討厭他們。這就好比,他們私自偷偷把睡在我旁邊的老婆換成別人一樣,那是多麽噁心的事情呀。

  我的父親上一部手機是motorola的,也是一款相當貴的手機,當年要三千大元才買得到,不比現在的nokia6280便宜。但它的諸多功能之中除了通話之外,我沒有見過父親使用過。不要說藍牙,他連短信都不會打。後來這部手機神奇地掉進了某個馬桶裏,雖又被我爸神奇地撈了回來,但從此再也不能運作。現在他又興高采烈地買了一部高級玩具回家。也許你會以爲我這樣說對我父親不公道,因爲我也想要這部高級玩具,甚至你會以爲我在吃醋。但問題是,我會玩這高級玩具,而且我還用得着。在我手裏,它可以是一部mp3,那我就可以省下一筆買mp3的錢;在我手裏,它還可以是一部相機,用圖像記錄生活是一直我所希望的……但在我的父親手裏,它除了是手機,還是手機,其他什麽也不是。

  就好像我在他眼裏,除了是一個沒用的兒子之外,其他什麽也不是。

  現在,我在這裡寫這篇文字。他就在旁邊玩弄他的新玩具。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524#mobile_phone

Technorati : nokia6280, 手機
Ice Rocket : nokia6280, 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