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3-May-06 | 文人放屁 | (264 Reads)

雪花尚未落完,上帝便垂頭喪氣地回房間去了,關門的時候看起來很是無氣無力。那扇門只發出了一聲悶響,從此門的另一邊便不再發出任何聲音。這些,我都只能看在眼裏疼在心裏。上帝是我的好朋友,他向來滿腔激情,樂觀向上。他為了寫篇小說,現在搞成了這樣。寫小說真是害人啊。要是寫得亂七八糟,印出書來還要害讀者。

一個月不算長也不算短,而上帝還沒出來。這段時間對我來說真是一場漫長的惡夢,因為所有的家務都由我一人承擔。我就像是萬惡的舊社會裏的女傭,每天都在不停地洗衣服做飯,連吃飯的時間都幾乎抽不出來,我的青春、我的精力都消磨在這些繁瑣無聊的事情上面了,可是我想談戀愛,我想睡覺、做夢,我還想打飛機……;我總共洗脫了十八層皮,我的手變得像女孩子的手似的,肌膚細嫩蒼白;我用壞了一百八十個電鍋和高壓鍋,現在它們全被高溫融化成了一大塊又長又厚的鐵塊,像一朵永遠散不去的烏雲,很有藝術氣質地浮在天空上面。除此之外,我還要刷馬桶,要知道其實我根本不用馬桶,但是每天都有蒼蠅啊老鼠啊蟑螂什麼的在那里拉屎,搞得臭烘烘地一如當今文壇。我不明白的是,上帝沒有露面的這一個月,這些小動物突然多了起來。極為可惡的是它們十分缺德,如廁完從不沖水,立馬走人。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特地寫了一個大牌子:"來也匆匆,去也衝衝",書法之妙絕對與劉德華有得一比,但是也沒起到絲毫作用。現在我終於已經確信蒼蠅、老鼠和蟑螂的確是沒有文化的低級動物,儘管我之前極為質疑這一點。如你所知,這些家務以前全都是上帝一人獨自完成的。他平時給人的感覺就像個女人,什麼活都幹,在我看來他"實際也是在釀蜜","為人類釀造最甜的生活"。但這次為了全力支持上帝的寫作,我覺得再苦再累也要挨下去。一旦累了,我就會想想董存瑞,然後內心不禁生出一股慚愧感逼自己繼續挨下去。

抱著支持上帝寫作的信念,我堅持到了第三個月,每天晚上都"夢見自己變成一隻小蜜蜂",夢見自己變成楊朔。

有一天,上帝的房門開了,我往裏望去,滿屋子金光燦燦,什麼也看不見。然後,從金光裏走出來一個滿腮鬍子的高個子,金光也隨著此人流出來。長頭髮遮住了此人瘦削的臉,我辨認不出他是誰,但我可以肯定他不是我的老朋友上帝。絕對不是。

"你是誰?我懷疑你偷了這裏的東西,把手舉起來,靠牆,我要搜你的身。"入門便是客,對這位陌生的朋友,我的語言也許粗魯了點,但怪不得我,現在賊多且膽大臉皮又厚。要是你以為民心純樸、天下無賊,那我建議你去看看《天下無賊》,你會發現天下無賊從來就只是個夢。

那傢伙把手舉起來,卻不靠牆,說道:"朋友,節哀順便吧。上帝死了。"

"你他媽的別胡說八道,上帝不會死的。閉嘴,靠牆。"我生氣了。

這次他很聽話地靠牆,好像發覺我一旦生氣後果就會不堪設想,但嘴裏還在說著:"上帝真的死了啊。"

"找抽啊你!"我舉起手示意要打,裝出一副凶巴巴的樣子嚇唬他,其實平時我很溫柔。可那傢伙卻視死如歸似的,讓我覺得自己很失敗。我們裝逼,不就是為了別人怕我們嗎?

"上帝真的死了,"他勇敢地說,"不信,你進房看看,上帝不見了,也就是說他已經死了。"

我就是不信,因此我決定進房找上帝,也好多個人一起抽他。可是,我找遍了上帝的房間,包括床底和衣櫃,發現果真不見了上帝。我開始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從上帝房裏出來,那傢伙不但沒跑掉,還乖乖地靠在牆邊等待我抽他。我已經沒有興趣知道他是不是賊,轉而懷疑他有受虐狂傾向,說道:"混蛋,快說!你是不是偷走了我的上帝?"

"靠,你有沒有常識的啊,上帝雖矮,但他那麼大,能把他藏口袋啊?而且,我偷他來幹嘛?我再一次告訴你,他死了。他的小說沒有寫成。但他創造了我。他叫我幫他向你轉達對你的思念和內疚。"

上帝死了?我最好的朋友真的死了?莫名其妙地,這個陌生人的話讓我完全動搖了上帝不會死的信念。我崩潰地坐在地上,淚水和鼻水都已經控制不住,嘩啦啦地流起來,順著我長長的臉蛋一直流進我的嘴裏來,味道真糟糕!

(待續)

回顧:() 、() 、() 、(

Technorati : 上帝, 小説
Ice Rocket : 上帝, 小説



陳牛 | 23-May-06 | 大千世界 | (117 Reads)
  • 少林五祖决裂 #
    五个人里面我最喜欢的是看上去傻傻的师爷苏,总觉得他其实是个蛮厉害的人物,别的不说,至少在两次选举之中,他都看准了方向,跟对了人,把自己放在最有利最安全的位子上。
  • 利益為媒,權力為實--黑社會也要愛國 #
    權力越是有形,越是叫人反抗;越是無形,才能叫人屈服。
  • 《黑社會2:以和為貴》:令人失望的政治「明」喻。 #
    實在無法忍受上回各個都獨當一面的契仔怎麼一下子全部失去魅力。飾演大頭的林雪被沒頭沒腦的丟進了棺材,作法就直如演員突然出現檔期問題,得草草解決一樣。至於飛機之勇也淪為落荒而逃的潦倒更不用說師爺蘇怎麼變作陪跑份子了。
  • 黑社会的宿命 #
    一种绝望和悲观始终笼罩在《以和为贵》上。只有一个例外,关于飞机。飞机不是黑社会的希望和栋梁,却是黑社会在现在这个社会上最动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