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9-Mar-06 | 純屬瞎掰 | (168 Reads)

  太平天國是動亂還是革命?

  關於這個問題的辯論,我們男子組輸給了女子組。我服輸,但不服氣,因爲評判居然說我們男子組邏輯太差。我的意見是,評判這句話本身就邏輯太差。

  針對女子組提出的"因爲太平天國出現了新的事物,所以就是革命",我提出了這樣的觀點:有新的事物出現,不代表就是革命。我擧了自強運動作爲例子,自強運動比天平天國出現更多的新事物,那它是否算革命?但這便被作爲我們邏輯錯誤的證據。要說邏輯錯誤,應該説是女子組的邏輯錯誤。因爲正是根據女子組"有新事物出現便是革命"的邏輯,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有很多新事物出現的自強運動也是革命。

  女子組甚至說我這是自打嘴巴。這實在莫名其妙。

  女子組擧了女舘的例子作爲太平天國出現了新事物的例證。我反駁她們,是不是我建個廁所,也叫做革命,因爲我建的廁所肯定也是新的。關鍵不是"女舘"這個殼,而是殼裏面有什麽東西。那我們就看看"女舘"這個殼是什麽東西。根據徐中約《中國近代史》裏的描述:"太平天國初年在南京為未婚的年輕女子及那些丈夫陣亡或外出的婦女設立了'女舘'"。何以見得這是男女平等?女舘與傳統的閨房有何分別?女舘中的婦女是被禁止與男人接觸的,甚至兒子見母親、丈夫探妻子都只能在門口,相隔一定的距離進行問答。而且無論什麽理由,男人進女舘,更是殺無赦。就算女權更受重視的現代,男人進女廁也不會被殺頭吧。"女舘"根本就是女人関起來了,何以見得男女平等?。

  用錯誤的例子證明一個錯誤的論點,這才是邏輯錯誤。女子組確實準備充足,運用了大量的事例,但是她們的例子並非全是對的。所以我對評判說的女子組内容充足也有意見。真正的内容充足,是能用合適的事例來證明自己的觀點,不合适的例子說再多都沒用,而且會有反效果。

  女子組說我自打嘴巴,是出於辯論之需,我可以理解。但評判說我們邏輯錯誤,我是立即滿腔怒火。不懂邏輯,莫要裝懂!

  對於輸贏,我根本不在乎。因爲這次辯論,我根本就沒準備要積極參與,更不要說想贏(到辯論結束,老師給的資料我都沒看完)。所謂的"輕敵"只是裝出來氣女子組的姿態,就像她們氣我們一樣。

  最後,我想說,一個只會理論不會游水的人不算游泳運動員,一個只會空談沒有行動的理論家永遠也不是革命家。如果說砸了孔廟就算革命,那麽我現在去砸了耶穌像,算不算革命?恐怕,命沒革成,倒是進了監獄。其他的,我就不想說太多了。

update:我可以原諒女子組在辯論的時候捕捉不到我的意思,但實在沒想到野人到現在還沒理解我的意思。

我再講一次,我服輸,但不服氣!我寫此文,是因爲評判說我們男子組沒有邏輯性!此文只想告訴各位究竟是誰沒有邏輯性!事實上,我們根本無需太多的事例,因爲你們在構建你們的論點的時候已經破綻百出,比如所謂的"有新事物就是革命","反方的陳奉京承認了有建設存在就是承認了太平天國是一場革命,所以是自打嘴巴"。

我在乎的是有人說我們缺乏邏輯思維,而不是輸贏!請女子組尤其是野人搞清楚這個事情!

野人,請不要將你所謂的"相信"強加在我身上。我只會覺得你不僅沒有明白我講的,而且連我是怎樣的人也不理解。但是你的回復卻要顯示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update2:這次是回復給豆腐的。

我沒有準備,正是因爲這次的辯論我根本就不想參加。我幾乎是被逼參加的!我不想參加這次辯論,是因爲每次都分開男女組,很無趣。這個問題,在辯論之前我已經提出,絕對不是現在我輸了才提出來作爲藉口。阿叻可以為証。

那在辯論的時候我爲什麽還多次發言?那是因爲我沒想到女子組講出來會有這麽多破綻,情不自禁就想反駁幾句!我想反駁,不代表我想贏!我沒有準備辯論,就是準備著要輸。辯論前,辯論時,辯論后結果出來前,我都在男子組面前說我們很大可能輸!我根本沒有打算要贏!

我是在乎,但我在乎的不是輸贏,而是有人說我們邏輯性差,要比女子組差。被人這樣說,我是很不服氣的。辯論有輸有贏,並不一定說輸的那一方就是邏輯性差于對方,就算上次女子組輸給我們,我們也沒有說過女子組的邏輯性比我們差。本文一開始,槍口也根本不是對準女子組,而且我一直也沒有說女子組的邏輯性要比我們差。我所要證明的就是,我們的邏輯性,並不比女子組差,如果我們邏輯性差的話,那女子組也不過爾爾。

女子組的成員現在一直在強調我其實很在乎輸贏,在我看來,她們不過是認爲她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卻沒有令我服輸(或者說沒有得到勝利者應該得到的快感),覺得不過癮。所以她們竭力想證明我是在乎輸贏的,就算事實上我真的不在乎。我很氣憤的是,你們要把"不認輸"這個態度強加給我。最後我也不得不將我的這些想法"強加"給你們。

她們舉出"女舘"的例子正是因爲不具有説服力,所以我舉出廁所一例。她們舉出"女舘",是證明太平天國有新事物出現,所以是革命。我已經在上文說明了,關鍵不是"女舘"這個殼,而是這個殼裏面有什麽,是否有本質的變化!女子組沒有講出"女舘"殼裏面是什麽,而她們所說的"女子可以自由上街散步"根本不屬於女舘的内容。如果說"女舘"算是一種革命,我建一個新廁所又何嘗不是革命?我絕對很正經對待這個問題!

我發誓,以後我不會再參加任何辯論比賽。逼也沒用。本來已經沒有多大興趣,這件事搞得我更加喪失興趣。一,我不想再被人說我不服輸;二,我不想再被人說邏輯性差。就讓那些"服輸"的,"邏輯很強"的人去玩,已經夠了。

(如果我邏輯出了錯,你(評判)可以指出來錯在哪裏。只是說,邏輯誰比誰差是沒有意義的,是站不住腳的,也是沒有邏輯可言的。)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309#fu_shu

Technorati : 動亂, 太平天國, 革命
Ice Rocket : 動亂, 太平天國, 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