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8-Feb-06 | 抽刀斷水 | (415 Reads)

  我年初一回大陸,年初六回來香港,簡單來説,這五天都在喝酒。

  年初一在深圳住了一晚,年初二晚上九點多才回到鄉下,興寧市。我的朋友們,老狼、小生和夢淩早已開始了酒席。我到達車站下車后,小生來接我,直接到酒席。那是一個吃夜宵的地方。也許環境不太好,但是我喜歡,因爲可以不顧別人,大口大口地吃喝。我不喜歡大酒店,特多裝逼的人,根本不是喝酒的地方。

  我到的時候菜都已經涼了,聴他們說他們七點多鈡就開始在這裡喝了。不理了,照樣吃。吃這些東西的下場就是,坏了腸胃,拉肚子!後來另有一個朋友大漠也來了。就這樣,五個男人,都是能喝之人,不知不覺一直喝到兩點多鈡。我肚子特別鼓,快炸了。

  大漠統計了一下說,他喝了至少四瓶啤酒。那麽,算下來總共喝了至少25瓶,每人應該五瓶左右吧。這些啤酒可不是酒吧裏的那種小瓶的啤酒。能喝五瓶,酒量已屬不俗。

  這一次我喝得很盡興。可惜第二天,肚子開始不舒服。其實在回鄉的前兩天,因爲吃火鍋的時候暴飲暴食,已經開始肚子痛。

  年初三,我們一群人到一個叫合水的地方混吃。席上喝的是客家老酒。那家飯店的老酒很濃,不像我外婆釀的。她老人家釀的老酒是很甜的,可以當可樂喝。不管那老酒濃不濃,由於胃不舒服的關係,我只喝了一點。飯也沒吃。

  下午坐車回到老家。一個人去逛街,先是遇到老同學丁飛明。他說他們一群打籃球的人去喝酒,叫我也一起去。我說那些打球的人大多數我都不認識,婉謝了他的好意。然後繼續一個人逛街,在一家酒店門口又遇到另一位朋友霍甲。他說他是和幾個老朋友一起來喝酒的,於是我留了下來。但是那家酒店爆滿了,我們只好到另一家酒店。

  席間了解到的是,很多老同學的老婆肚子都已經大了好幾個月了。我相當驚訝,相當羡慕。其實一年前我就知道有一個女同學兒子都幾嵗大了。關於我,只能說"革命尚未成功"。

  這次八個人左右,喝了兩斤的浸酒。有一位我不認識的女同學,由於要提前離席,被他們灌了幾杯,真可憐。

  喝完了這一席,城裏的朋友又叫我下去。於是九點多鈡我又坐霍甲的摩托車趕到城裏。這一路的山路黑乎乎的,挺嚇人的,説來這是我第一次這麽晚從老家進城裏。風把我的臉都吹麻了。到了城裏,繼續喝酒。還有美女看。

  睡覺的時候我的左手開始痛,據説是啤酒喝得太多,濕氣太重的緣故。

  到了年初四。那天中午吃的是麥當勞,晚上也滴酒未沾,看人喝酒。那時候我甚至暗下決心要戒酒了,因爲胃真的很不舒服,手又痛。

  年初五回老家,喝了點老酒。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208#yin_jiu

Technorati : 喝酒, 興寧
Ice Rocket : 喝酒, 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