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5-Feb-06 | 抽刀斷水 | (179 Reads)

  許多許多的人,思想幼稚,卻喜歡裝成熟。

  梁老師和鄧美女都說,我是屬於思想成熟但行爲幼稚的人。我覺得這是在表揚我,因爲這至少説明,我沒有裝成熟。我以爲,我比那種人要好多了。

  如果我也有裝成熟,裝幼稚,那我肯定是這群人中最不懂得裝的人。一眼就被人看出來了。如果說幼稚=可愛,我想說,我本來就這樣可愛,只是沒人愛。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225#not_bian_jie


陳牛 | 24-Feb-06 | 抽刀斷水 | (210 Reads)

  某一天(在我的烏托邦裏,永遠是某一天),教通識的梁老師找我談話。

  他說,我對通識沒有明確的學習目標,看不到我這半年來有什麽成長。他說,我雖然思想成熟,但行爲卻幼稚,在通識課上想睡覺就睡覺想看報紙就看報紙,而且看的是沒有營養的報紙。他說,我的思想要比其他同學高至少兩個階梯,卻沒有將我的才華用在學習上,太玩世不恭,尤其在與yammi、jason辯論的時候就會提高聲量,說一些無釐頭的東西。他以爲我只為嘩衆取寵。

  後來,我終于忍不住,笑出來。不是我不尊重老師,而是我覺得梁老師實在是一個搞笑高手。然而我卻沒什麽動力向他解釋什麽。

  對通識,我原本抱有極大的希望,就像梁老師以爲的一樣,我以爲以我之才智,應付通識一科實在綽綽有餘。我雖然"自大",卻從未輕視通識,而是以最大的熱情(也許不是最大,但至少是很大)投入平時的學習。直到我的中期考試不及格,加上我的平時分之后依然不及格,我已經認識到我平時做再大的努力似乎都沒什麽用處,而且我認識清楚通識的另一種面目。通識志在培養"統統都識"、"面面俱到"、"千人一面"的"人才",我自認自己不屬於這類人才,而且我也不喜歡做"統統都識"、"人云亦云"、"面面俱到"的人,我喜歡做有缺點卻個性獨特的人。原本我以爲我很有成長,現在我覺得我唯一的成長就是認清了通識的面目。讓那些自以爲可以"多角度"思考的人,沉醉在通識的世界,已經足夠。

  此後,我只能以所謂"玩世不恭"的態度對待通識。如果我還一本正經,我擔心我會瘋掉,因爲那種模式根本不適合我的成長。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224#you_shi_tong_shi

Technorati : 通識
Ice Rocket : 通識


陳牛 | 24-Feb-06 | 大千世界 | (202 Reads)

在地球的某個角落有一塊麥田,麥田上有一個詞:fuck

http://maps.google.com/maps?f=q&hl=en&t=k&ll=53.538634,-1.346743&spn=0.000642,0.00166&t=k

Technorati : fuck, google maps, 地球
Ice Rocket : fuck, google maps, 地球


陳牛 | 23-Feb-06 | 抽刀斷水 | (199 Reads)

  這裡是我的烏托邦。這裡不會再有關於現實的敍述、批判或者其他。總之,關於現實的一切,從今天開始,在這裡--我的烏托邦裏就絕跡了。我幾乎厭倦了這一切,厭倦自己,厭倦解釋,厭倦討好。我不想看到我的愛變成對現實的傷害,所以我將它們抽離出來,放到我的烏托邦。現實中的我不再需要靈魂。

  爲了建設我的烏托邦,我現在就推倒以前在這裡的所有真實。我要告訴大家,以前這裡的一切,就算它們曾經與現實密不可分,但從今天開始便徹底脫離了與現實的關係。它們現在是一個夢,或者無數個夢,或者一篇洋洋灑灑的變態小説。

  在這裡,任何人都是虛構的,任何事都是未曾發生過的。現實是不堪一擊的,真人是經不起推敲的,所以索性,讓我將它們都變成虛幻,變成影子,變成泡沫,讓它們永遠跟著我的情緒走。儘管我曾經如此愛戀現實中的人,如此珍惜現實中的每一幕,但是我越來越覺得沒有必要。

  我曾經被當成自閉。於是我將心打開,看看是否有人可以理解,看看是否有人可以接受一個存在于"天才"和"白癡"之間的陳奉京,但是結果除了"煩"之外一無所獲。我太自我,我根本不可以將我的超然心態淩駕于別人身上。能跟他們相處的是一個思維正常的人,而我不是。

  在我的烏托邦裏,會繼續生存著一些精彩的人,會繼續發生一些精彩的事,但這些都是我幻想出來的,與現實無關。如果你無法靠近我的心靈,那麽請你不要對號入座--就算你覺得我描述中的那個人與你極其相似,就算那個人有你一樣的名字,但那不是你,那只是一個與你無關的幻影。如果你靠近我的心靈,你能在我的世界裏感受我的喜怒哀樂,感受到陽光綠地,那麽我歡迎你入住我的烏托邦--這個世界絕對不會只是我一個人的世界。

  仍然歡迎各位的留言。但請遠離真實,不要吵醒我的夢,更不要衝擊我的烏托邦。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223#my_utopia

Technorati : 烏托邦
Ice Rocket : 烏托邦


陳牛 | 22-Feb-06 | 抽刀斷水 | (105 Reads)

  以前以爲豆腐殺人的武器是牙齒。如果美貌也可以殺人的話,那麽美貌也算得上她殺人的一種武器。

  今天我發現豆腐還有一種殺人武器:鐵餅!這説明一個真正的殺手,必須懂得用不同的武器置人于死地。

  大家請小心。珍惜生命,遠離豆腐。

跟豆腐說句悄悄話:你爲什麽不飛得准一點,要是砸到爆光該多好啊。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222#tofu_kill_tool

Technorati : Erica, 豆腐
Ice Rocket : Erica, 豆腐


陳牛 | 22-Feb-06 | 抽刀斷水 | (110 Reads)

  在一起半年的七人組終于分開了。

  據説有同學的家長在開家長會的時候向班主任提出意願,希望可以調動一下座位,因爲她兒子的座位不好……大概班主任也得對家長負責,於是決定調動,但是不能只調動他一個人,因爲會造成某种不良的影響--會讓某人覺得他正在被孤立。事實上,他一直在被孤立,班主任不可能不清楚這個事實,但作爲老師,她不能參與到這個孤立一個學生的過程中去。她甚至有"遠大"的理想,要融合我們,因而忘記了強扭的瓜不甜的道理。

  所以,就因爲一個(或者兩個)學生不滿意和某個人坐在一起,造成整個班的座位需要重新編排。昨天班主任徵求我們的意見要怎麽編排座位,投票的結果是:最多人同意保持現在的分組編排。

  但是第二天的中國文化課,林老師代替尤姐行使班主任的職責,領導了一場座位重編的運動,但林老師說了,座位要按常規擺放而不再以過往的扎堆形式擺放,而且四個人作爲一組,以後這四個人就要一起學習一起交功課,一人不交同組同學亦會受到牽連。林老師將連坐法完美地照搬過來了。

  令人意外的一點就是竟然是由體弱多病的林老師代行班主任之責,而不是一個猛男。尤姐大概深知她很難領導我們,尤其在意見分歧的時候。而林老師雖然體質弱,但民望高。

  那兩個早就想脫離某人"魔爪"的同學此時應該十分興奮,他們"解放"了。一解放,他們就過來我們組,想和我們組的人一起分配。我們這一組,一向都是他們的避風港。大概只有我們這一組才願意容納他們,過去半年的事實似乎已經足夠證明此點。也許他們以爲,這半年來,他們被某人所拖累,也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孤立。但事實上,去年開學座位會變成這樣,就在一定程度説明了一些問題,他們那時並未受誰拖累。

  我們不可能拒絕他們,尤其是在其他組都可能拒絕他們的時候。

  我們本來七個人,加上一個雄雞,正好夠分兩個組,現在他們也加入進來,就多了兩個,意味著有兩個人會出局,到別人的組去。我們通過包剪錘來決定誰出局,以示民主。結果出局的兩個人是聰聰和LC。

  雖然我沒有出局,但我並未因此歡天喜地。說實話,我不太高興。我不喜歡我們組分開,我不喜歡和那兩個人一組--純粹因爲我和他們沒有共同語言。

  然後,那三個女人居然不想和我坐得太近。這就是說我要和那個悶人坐在一起。於是我很不高興,"陳叔生氣了,後果很嚴重"。我拎著書包到另一個缺人的組去了。我不會像其他一些人那樣厭惡那個悶人,但說實話對他,我實在説不上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跟心胸沒有關係。我的性格,和他的性格,也根本不適合坐在一起,也許坐在一起不用幾天,他的家長又要班主任給他的兒子調座位了。現在我走了正好,他一個人,沒人會惹着他。他徹底解放了!

  我最不高興的就是,xx避我好像避麻風一樣。用得着這樣嗎?你認爲我們之間沒有可能在一起,那更不應該將這些事情放在心裏。

  林老師一開始說的話,意思大概是說,我們班有一些問題,需要靠重新編排座位來解決。但我覺得根本不可能解決。不信,半年后便可見分曉。

  這一次,我們在一起半年的組就這樣分開了。我想到中七畢業之後,我們將各散東西。我很傷感。我傷風感冒了。

現在尤其適合聽《 讓我們盪起雙槳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222#our_group

Technorati : 蝦仁一族
Ice Rocket : 蝦仁一族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