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2-Jan-06 | 抽刀斷水, 純屬瞎掰 | (236 Reads)

  1,昨天要帶葵涌醫院的"朋友們"去參觀圓玄學院。上一次的活動在葵涌醫院裏面進行,現在是要把他們帶出來,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

  2,事實上我也是第一次去圓玄學院。而院友們有些已經去過,甚至去過很多次了。

  3,由於昨天是風水好日子,所以就算下雨也好,圓玄學院依然十分熱鬧。

  4,在搜集資料的時候,第一次知道"圓玄學院"的正確解釋。"圓"是佛教,"玄"是道教,"學"是儒教。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怪胎,三者雜交的怪胎。在明性堂裏,我看到中間供奉著一位屬於道教的神仙,而旁邊卻是一個觀音--觀音是佛教的。雖然說佛、道、儒三教經過幾千年的融合,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但這樣搞在一起,我實在接受不了。被供奉著的那些不同教派的神靈難道不會搶地盤嗎?

  4.5,我不知道信眾到了這樣的地方參拜有沒有異樣的感覺,但我知道所謂的"迷信"就是缺乏批判性。我媽說她信佛教,但她對佛沒什麽了解,反正見佛拜佛就對了,但常常是拜著一個道教的神仙卻以爲自己在拜佛。而且我媽媽很排斥天主教,她覺得天主教是"教壞"人的,很反對家裏的親人信天主教。每當如此,我必會和她大吵一番,儘管我並非天主教徒。

  5,我不屬於任何宗教。每當談論宗教,我就站在這樣的立場上。我不太相信別人說的,只相信自己見到的。我沒有見過上帝,沒有見過釋迦牟尼,也沒見過玉皇大帝。別人反駁我的時候總會說:你沒見過,不代表別人也沒見過。若是這樣,我只能說我緣份未夠,繼續做人,至於宗教,等我緣分夠了再談。

  6,中午就在圓玄學院吃齋。我是第一次吃齋。

  7,齋菜做得五顔六色,色香味俱全,甚至有的還做成暈菜的樣子,比如像魚的樣子,這實在有點搞笑,據説這樣做的目的是刺激胃口。我想,很多人吃齋大概是爲了減少殺孽。但是往往那些拼命要去減少殺孽的人原來就是特別嗜殺成性的人,看到色彩單調,外表醜陋的齋菜,就已經沒有了胃口--不習慣啊,基本上現代人都這樣。所以做齋菜的人,想盡辦法把齋菜做得"生機勃勃",做得很"奢華",讓吃齋的人找到吃暈的感覺。

  8,在我看來,吃齋不僅是爲了不殺生,而且還是一種修煉。長期的吃齋,是戒色,戒香,戒味。人天生目好色,鼻好嗅,舌好甘,既然一心向佛或者向仙,就要把人的這些惡性戒除。但是現在的齋菜都是些什麽齋菜!吃齋變成了一種象徵而已。

  9,人常常誤解神意。人好吃也就算了,還以爲神也和人一樣好吃,於是用各種各樣的物質供奉著神。人供奉神,是怕神餓着嗎?神的能力大於人,又不是吃軟飯的小白臉,而且神之所以是神,正是因爲他們不食人間煙火,哪裏需要人來供奉啊!人以爲,只有供奉神,才能讓神看到他們的誠意。這實在是對神大大的誤解,甚至是褻瀆!

  10,如果你喜歡吃屎,那你會不會以爲你的神也愛吃屎呢?

  11,再説,現在的雞有禽流感,豬有豬瘟,牛有瘋牛病,水果有農藥。媽的,你連毒害神的意思都有了。

  12,最後的活動總結,大家都說我不説話。我答,我有説話,只是不多。但是他們還是覺得我沒說過話。那我也沒辦法。我已經努力在尋找話題,但是他們還是沒怎麽注意到我有說過話。

  13,我更不會問一些無聊的問題,比如參觀完圓玄學院問葵涌醫院的院友們開不開心。難道院友還能回答不開心嗎?就好像星期五的畢業情懷,有一個班的同學問老師他們班的同學可不可愛,難道老師還能答不可愛嗎?就好像中國記者採訪貝利,問中國隊踢得好不好,難道貝利還能說中國隊踢得很差嗎?

  14,我問的問題就不同。比如剛上車的時候我問旁邊的院友,今天幾點起床。他會告訴我今天幾點起床,平時幾點起床。我也會告訴他,我沒有你那麽早起床,但是現在已經很困。然後笑笑,繼續交談。但是大家都"覺得"我今天沒怎麽説話,而不是"見到"我沒有說話。

  15,每一個思健的成員都要寫報告,我將會在報告上如實交待:我真的不適合做領袖。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122#yuan_xuan_xue_yuan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圓玄學院, 思健學會, 葵涌醫院
Ice Rocket : 圓玄一中, 圓玄學院, 思健學會, 葵涌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