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6-Dec-05 | 抽刀斷水, 風花雪月 | (527 Reads)

  她聖誕節跟她的朋友去深圳布吉度假。我現在很無聊,所以想寫寫深圳布吉。不過,我的無聊與她、布吉或者她去了布吉都毫無關係。

  據我所知,世界上有兩個布吉,一個是深圳布吉,一個是泰國布吉。但絕對是兩個世界,前者是一個發展中的工業城鎮,後者是旅遊勝地。關於後者,由於本人沒有去過,所以沒有資格寫。但是前者,我實在去得太多了。有一段時間,和家裡關係不好,幾乎每一個月都要逃去那裏一次,屬於週期性與之發生關繫。

  我曾經的女人就在布吉某個幼兒園當老師,還有一位兄弟在布吉崗頭村(我們戲稱其為龜頭村)的廣州體育學院分校讀書。

  然而她對布吉一無所知,問我布吉好不好玩的時候,十分興奮,以為布吉是很好玩的地方(或許對一些香港男人來說的確是一個好玩的地方)。我告訴她,布吉沒什麼好玩,而且很亂。沒有嚇她的意思,因為事實就是這樣。我不希望她對布吉抱太大希望,然後到了布吉才大嘆失望。

  如果我不是因為有朋友在布吉,也絕不會去布吉。說發達,布吉處於深圳關外,水平還差得遠,而且亂七八糟的;說休閒,它也沒有湖光山色和清新空氣。布吉,絕對不是一個適合去渡假的地方,聖誕節去就更不適合了。

  為什麼布吉對於一些香港男人來說,可能是好玩的地方?因為不少香港男人在布吉養二奶,二奶就像寵物一樣,能不好玩嗎!不過,我估計,在布吉養二奶的男人都不是很有錢的男人,因為說實話,布吉除了隱蔽一點、物價較低之外,實在說不上是養二奶的勝地。據聞,香港人要養二奶,皇崗最好,所以皇崗有著名的香港二奶村。

  以前,我從羅湖坐車去布吉,經常聽到有男人用難聽的普通話在講電話。一聽,就知道那男人是香港人,而且電話那邊九成九是一個二奶。聽那些男人講電話的時候,真想過去把他們揍一頓,因為談話内容太噁心了。

  我有一個香港的朋友,原來在布吉也養著一個女人。那女人奇丑,但是我朋友就是喜歡,喜歡得不得了。朋友的兩個女人我都見過,香港那個嫂子實在要好一百倍以上。我曾經很直接問過那位朋友,為什麼會要那麼丑的女人。他說,他也不知道。

  "不知道",這是很多人的答案。這個答案就像萬金油一樣,可以解答很多問題。

  布吉還有我的故事。那時候,曾經的那個女人說要和我分手,我就在布吉的街上行走了一個晚上。深夜時分,體力消耗很大,身心俱疲,是我最為絕望的時候。結果我居然能挺了過來,第二天早晨,打電話給她,她還是不接,我便坐上車回香港去了。這可能是我為女人做過的最為瘋狂的事情,但正是如此,我居然想通了,決定把那段感情放下。到現在,不論是粟米還是那個去了布吉度假的谁,我都不會為了她們在青衣的大街上獨自走一個晚上。如果我這樣做,我就是傻逼!

  還有布吉的"龜頭村",是一個比我們鄉下興寧市還要落後的地方,但是那裡有很多興寧人,並且有很多客家人。所以每次去那裡找我朋友,都感覺很親切。那裡的衛生環境很差,但我們喜歡在那裡買燒烤、炒粉吃,吃得很滿足。還有,那裡開房很便宜,一晚上五十元,只是隔音效果差了一些,不適合呻吟聲浪高的人。

  還有一位兄弟值得一講。有一次夜晚,我在布吉,一個人,心情極差。我打電話叫深圳大學的兄弟過來陪我。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坐車過來找我,結果迷了路,不僅沒有找到我,還丟了錢包。這樣的兄弟,是一生一世的兄弟。我不知道,在香港我能否找到這樣的兄弟。希望可以找到吧,不要多,有一兩個已經是上帝對我的眷顧。

  只有一個人走的人生是沒有意義的人生。

  我曾提醒她去深圳的時候小心。她也許覺得我的提醒是多餘的。然而我的一位兄弟,也很謹慎,可錢包還是被人偷了。國內的賊是會變魔法的,而她卻那麼雞。

布吉夜景

此圖拍于我獨自獨行布吉的夜晚。那個夜晚真的絕望到底了。

原文

Technorati : ,
Ice Rocket : ,


陳牛 | 26-Dec-05 | 抽刀斷水, 風花雪月 | (114 Reads)

  我不喜歡送禮物,因為我不會挑禮物。

  推己及人,我明白別人挑禮物也非易事,因此我不會因為在節日裏沒收到禮物而不開心,但我也免不了俗,收到禮物的時候也會開心,只是不至於屁顛屁顛。

  再次推己及人,我就知道人都喜歡收禮物,只要送禮物的人不是自己討厭的人。

  今年聖誕節沒有禮物。去年也沒有,從來都沒有,我和以前的朋友根本就沒有送禮物的習慣。直到去年有人送了聖誕卡給我,她們是粟米和晶。當時很開心,到現在我都時常會翻開來看看,讓自己相信在香港我並不孤獨。其實今年生日的時候,功榮和Anna出來陪我,我也很開心。

  聖誕節前,我說要送禮物給晶,她說不要。有一天,我把學生會的"叮叮"搞壞了,買了一個新的作爲賠償。我拿著那個"叮叮",騙晶說是送給她的禮物。她聽了很開心,正要接過去,卻殺出一個程咬金--豆腐先出手接了過去。很奇怪,她似乎知道那個是"叮叮"。太厲害了。

  那時,晶說她想要的禮物是一個新出的CD碟,但說得太快,我沒有聽清是什麼碟,請她再說一次,她卻再也不肯說了。之後求她若干次,她都不肯說,我只好放棄。我太沒用了,連個CD名都聽不清楚。

  這幾天因為28號party的禮物,非常煩惱。我煩惱的同時,也煩到了Anna,因為我向她徵求意見,沒完沒了。非常抱歉。我真的不會買禮物。如果有谁喜歡詩,我情願用一整個夜晚的時間熬一首詩出來送給他。

  我不能隨便買,讓別人覺得我小氣,我也沒有太多的錢。我甚至連人家的喜好也揣摩不到。

  現在還是決定買朱古力,Anna願意幫我買,十分感謝。希望到時收到我禮物的人,不會嫌送朱古力的人太寒酸。另外,28號的party不知道有什麼人,Anna不去,少了一個可以說話的人;粟米,又似乎不太方便和她說話;而晶又討厭我;還有徐欣,一年多不見有點陌生了。還有谁呢?

  我不明白當初為什麼會答應徐欣參加這個party,也許是衝著某個人去的吧。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26#present

Technorati : 禮物, 聖誕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