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2-Dec-05 | 抽刀斷水 | (109 Reads)

  離校的時候,我和Lc在蒙娜麗kie後面。Lc玩kie,踢了她一腳,結果kie以為是我踢的。沒辦法,我比較"樣衰",時常會被人誤解。

  於是kie打我。

  此時kie的書掉落。我伸腳裝作踩她的書。結果她以為我真的踩了上去,很氣憤地罵我。

  我連自己的書都捨不得踩,將心比心,我怎麼會踩別人的書?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22#cai_shu


陳牛 | 22-Dec-05 | 抽刀斷水 | (345 Reads)

  上個星期的某一天,我和晶站在馬路邊。我們正要過去。

  我問晶:你知道嗎?有一個很著名的問題。雞為什麼過馬路。

  晶當然說不知道。

  我笑。

  現在,我把那篇文章貼出來,奇文共賞:


  柏拉图:「为了追求更高的善。」

  亚里斯多德:「为了发挥潜能。」

  维根斯坦:「『穿过』的可能性被包含在『鸡』跟『马路』这两个对象当中,而环境使得此一潜在可能性实现。」

  爱因斯坦:「究竟是鸡过马路,或是马路过鸡,取决于你的参考座标。」

  佛祖:「你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表示你否定自己本具的鸡性。」

  达尔文:「鸡不再栖居在树上之后,这是合理的进化方向。」

  哥德:「为了遵照永恒的鸡定律。」

  海明威:「为了死,在大雨中。」

  马克斯:「历史的必然性。」

  马基维利:「为了使它的臣民对他心怀景仰,因为它是一只有勇气过马路的鸡。

  同时也为了使它的臣民恐惧,因为没有鸡敢去挑战这样的鸟类美德典范。那只鸡以此维持他的统治地位。」(此人为绝对君权至上者)

  希波克拉底:「由于黑胆汁分泌过多而胆汁分泌不足。」(古希腊医生,医学之父)

  Jacques Derrida(德里达):「鸡过马路这件行为将引发各种争论。而且由于我们永远弄不清楚 每个提出论点的人背后的意图为何,因此每种诠释都具有相同的正当性。因为结构主义已死!」

  尼采:「若你一直凝视著路的另一端,路也要开始注视你了。」

  史金纳:「外来影响力在鸡诞生时便已渗入其感觉中枢,并使它朝特定方向发展,具有过马路的天生倾向。它甚至会相信自己这么做是出自自由意志。」

  荣格:「在文化整体格架中的诸事件之汇流,使得个别的小鸡在历史转折处穿过马路,因而同时使得这类偶然事件发生了。」

  萨特:「为了秉持信念行事并对自己诚实,鸡觉得自己有必要过马路。」

  休姆:「出于习惯及嗜好。」

  艾密莉·迪根森(Dickinson又译狄谨逊):「因为死亡将追赶上它。」

  伊比鸠鲁:「为了享乐。」

  爱默生:「它并非穿过马路,而是超越了它。」(美国十九世纪作家,超验主义者)

  海森堡:「我们不确定鸡在马路的哪一边,但鸡的确是移动得很快。」(测不准原理的提出者)

  孔子:「未知人,焉知鸡」

  老子:「鸡为什么要过马路,其道理无法以语言表达」

  庄子:「那只鸡好快乐啊!」

  惠子:「你不是那只鸡,怎么知道那只鸡为什么要过马路」

  公孙龙:「过马路的鸡不是鸡」

  孙子:「这只鸡有勇无谋,不宜为将」

  易牙:「那只鸡运动充足,一定很好吃」

  董仲舒:「鸡过马路乃是异象,反映了今上之德有亏,应努力修德」

  祖逖:「我该起舞了」

  慧能:「…」「…」旁人:「大师您说话啊」 慧能心想:「唉!这些人都太没悟性了,没有发现鸡过马路其中的禅意」

  欧阳修:「鸡之意不在马路,在乎山水之间也」

  朱熹:「我们应该仔细观察这只鸡过马路(格物),以得到天下至极之理」

  康有为:「其实孔子在春秋之中,早就预示了这只鸡将要过马路。」

  孙中山:「大家的看法都不错」

  胡适:「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鸡要过马路,只能告诉你科学的方法,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毛泽东:「中国的鸡站起来了,向著社会主义的理想迈进」

  英雄小姐妹「公社的鸡跑走了,大家快来帮忙追啊!」

  邓小平:「管它会不会过马路,会生蛋的鸡就是好鸡」  

  powerchen:鸡不过马路拿不到博士学位.

  拿破仑:不想过马路的鸡不是好鸡.

  哥仑布:鸡来了,鸡过了.

  米卢:鸡可以过任何马路.

  卫慧:鸡的内衣在马路那边

  任贤齐: 对面的小鸡看过来,看过来……

  王小波:为了沉默的大多数(鸡)。

  王朔:无知的鸡无畏。

  余杰:鸡,你忏悔了吗?

  国安俱乐部:过了马路就别再回来!

  农夫山泉:过马路的鸡有点甜。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22#ji_guo_ma_lu

Technorati : Jane,


陳牛 | 22-Dec-05 | 大鳴大放 | (726 Reads)

  政改方案終於被否決。在關於政改的紛紛擾擾中,雖然有世貿這一"大插曲",但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

  就在今天的通識課,梁老師還預言保守派會把表決時間拖到星期五。但事實證明梁老師是錯的。

  現在已過凌晨,新聞發布會正在舉行,許士仁正在講話,聲音聽起來有點悲傷。

  政府這麼重要的議案都能被否決,說明香港的政治不至於某些人想像得黑暗。如果說黑暗,那麼民主派的屁股也不見得就是乾淨的。

  政治從來只屬於政客,不屬於人民。就算有普選,也是這樣。嚴格地說,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民主政治,所以我們不用太悲觀。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22#zheng_gai_fou_jue

Technorati : 政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