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6-Dec-05 | 抽刀斷水 | (101 Reads)

  每次早會,我都會望向前面,望到一個外貌很像Anna的人。第一次以為自己眼花,可是後來一次次都看到那個人很像Anna。是從遠處望。

  那個人不是我以前說過的像Anna的Yammi,而是另有其人,我不認識的人。

  那個小妹妹不會是Anna的妹妹吧?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16#anna_sister

Technorati : Anna


陳牛 | 16-Dec-05 | 抽刀斷水, 風花雪月 | (105 Reads)

今天pig幫我買了一張獎券,特在此表揚一下。

答應了她不要寫"豬",所以我沒有寫。

另外,pig說,像我這樣追女仔,谁都會怕。

我說我沒怎麼追。

pig,能否解釋一下為什麼像我這樣追女仔,會讓人怕?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16#nice_pig

Technorati : pig


陳牛 | 16-Dec-05 | 抽刀斷水, 風花雪月 | (137 Reads)

  每個人面前都只有兩條路:堅持,或者放棄。比如,堅持活下去,或者放棄;堅持每天拉一次屎,或者放棄,等等。只是有時候,這個選項並沒有那麼明顯,不知不覺間就過去了,像作夢一樣,或者比做夢更虛無。

  然而,一念之間,便決定了一切,你的一切,甚至別人的一切。

  如今擺在我面前的正是這樣的選擇。這個選擇似乎比生或死的選擇更加困難,因為生或死的問題沒有如此地迫切。

  喜歡一個人也許並不困難,甚至很容易,除非心理上有障礙,或者童年有陰影,比如小時候上教會被神父上了之類的事情。但是,決定去追求一個人,卻是很困難的一件事,至少對於我來說是這樣。喜歡一個人,基本上不用考慮什麼問題,是自己一個人的事,煩惱也是自己的煩惱,就算說給親密的朋友聽,他們也不可能分擔煩惱。然而,要是決定去追求一個人,考慮的問題就很多,比如人家會不會接受你,如果不接受你怎樣下台,人家接受你了人家的朋友會不會接受你,周圍的眼光會不會接受你,太多問題了。考慮來考慮去,最終可能就放棄了,或者錯過了最好的時機。時機幾乎如處子之身,一旦過去便不再回來。最終選擇放棄,也許並不是不夠愛對方,而是談戀愛不是只跟一個人在談,是跟周圍的所有人都在談--說起來真是好笑。

  其實,我早就喜歡粟米,正是自己考慮的問題太多,後來便發現她已經是別人的人,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喜歡吃的奶烙被人吃了一樣,那可是唯一的一塊,不會再有第二塊。我當時考慮的一些問題比較無聊,比如我懷疑我的感覺是不是真的喜歡她,我又覺得自己的廣東話講得太差難以與人溝通,等等。為什麼明知道粟米是別人的人了,還要去追?這是後來的事,說實話,一開始我也不想這樣。我依然覺得讓我跟一個香港長大的女仔一起,那是癡心妄想。之前有時候會跟粟米玩,但知道她是谁的女朋友之後,我曾刻意避開她。但是天意弄人,避也避不了。所以後來就有了更多更多的問題。現在各歸原位,也沒什麼不好。這些都是以前的事。現在要說現在的事。

  現在的事是,我喜歡上另一個女孩子。同班兩年,從未發現她有什麼特別吸引我的地方。但是世界上太多預想不到的事,比如我會喜歡她。一開始,就感覺好像自己穿錯了襪子或者吃錯了葯,但後來那種感覺慢慢變得清晰和真實--我已經無法再否定或者懷疑它。幸好至少她還不是谁的人。

  問題是,似乎除了美心姑娘之外,全世界都認為我和她是不可能的,包括她本人在內。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還做所謂的追求,真是有點不識好歹。不識好歹的下場,就是被人恥笑唾罵。所以我覺得我應該放棄。我甚至覺得我應該放棄對全香港女性朋友的幻想,因為我越來越覺得我的愛情不會發生在這個城市。我雖然越來越習慣這個城市,但還是缺少一種感覺,一種把香港當作自己的地方的感覺。

  但是,我能這樣就放棄嗎?那樣太懦弱了。我應該挺直胸膛,知難而進。

  希臘神話裡的西西里弗,被宙斯懲罰,要把一塊大石頭推上山去,然後大石頭滾下來,再推上山,如此反反覆覆。加謬說,西西里弗並不因此感到痛苦,而是一種挑戰宙斯的幸福。我就要學習西西里弗的這種精神。當你心中有三顆太陽,你就不會害怕寒冷。

  最後請各位看官不要猜測那個"她"是谁。該知道的自然會知道。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16#jian_chi_fang_qi

Technorati : 愛情, 粟米, 西西里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