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6-Dec-05 | 抽刀斷水, 風花雪月 | (120 Reads)

  這兩天想起過去的一篇文章< 感謝你,唯一的觀眾>,覺得非常諷刺。現在我和這位觀眾的關係真有點尷尬。我和她之間的問題不像想像中複雜,也不像想像中簡單,就像我和晶之間的問題一樣,可能更簡單一點,也可能更複雜一點。其實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你覺得簡單就簡單,你覺得複雜就複雜。但是很多人喜歡把簡單的複雜化。

  在那篇文章裡,我這樣寫道:"雖然本blog一個星期的訪問量達到1000多人,但是我卻覺得只有豆腐才是我的觀眾。每天上來,我都已經習慣看看豆腐有沒有回覆。也許有一天,這會變成我寫這個blog的唯一動力。"看著這句話,真有點萬針刺心的感覺。我不知道她還有沒有來看我的blog,但我每天都有去看她的blog,只是我不會再留言,因為我們之間似乎需要一種距離去避免發生問題。但要問一問的就是,這樣就沒有問題了嗎?

  有一件事不知道說出來合不合適,擔心別人引起過多的聯想。其實,之前真有點喜歡她。當然,這個跟我們的問題沒有關係。在和粟米結束之後,我並沒有讓自己永遠活在過去之中,而是嘗試去喜歡更多的人--但我想說,這不是花心,這只是一個尋找過程而已。說實話我真是一個很容易感動的人,比如那次去荃彎一個地方吃飯,她幫我點餐,我真是感動得要死呢。要是粟米,她就會說,她也不會點,然後說我沒有主見。讓我選擇吃什麼已經夠煩惱了,粟米如此一說我會更加煩惱。我是一個不會生活的人,所以我的生活過得很簡單,當然有時候也很鬱悶。或許我不介意別人說我在生活上沒有主見,但是人家卻都很介意,她們覺得一個男人應該要有主見。但我是不是沒有主見,這很值得深入探討。 我的一位叫老狼的朋友說:大事由他決定,小事則有他老婆決定。沒有人懷疑老狼不是男人。或許我只是還未適應香港的生活而已。那次,豆腐幫我解決了選擇吃什麼的問題,所以我很感動,就這麼簡單。

  但是有時候豆腐的脾氣真的很古怪,比晶還要難以捉摸,所以我們現在關係疏遠。要知道,晶有時候生氣是帶者微笑的,這種生氣真是讓人舒服,當然我也可以想像得到,像她這種人,要是真的生氣,是要比豆腐恐怖一百倍的。大家都覺得晶是一個沒頭沒腦的人,但我覺得這樣挺好的。"沒頭沒腦"有時候不是真的沒頭沒腦,"有頭有腦"有時候只是自尋煩惱。

  最後要說的是,我現在沒有生谁的氣,包括那個叫豆腐的姑娘。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06#a_past_friend

Technorati : 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