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1-Dec-05 | 抽刀斷水 | (167 Reads)

今天踢球,又脫皮了。

脫完皮,我是否就會進化?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01#tuo_pi


陳牛 | 01-Dec-05 | 抽刀斷水, 風花雪月 | (129 Reads)

  我曾經給人的印象是,沉默寡言。關於這一點,曾在另一些尚未見過面的朋友中廣為流傳,成為一個經典的神話:一個在網上洋洋灑灑,長篇大論兼黃色下流的人,怎麼會沉默寡言?但是後來有一位朋友(我應該叫她姊姊才對)夜晚坐火車過來看我們,發現我是一個騷包。事情發生在去年的夏天,神話終于被打破。

  那時,我們在一個大排檔喝酒,吃田螺煲。我一邊喝,一邊吃,一邊說個不停。一張嘴可以同時干三件事,是件了不起的事,結果我得了"騷包"的美名,但是大家並不覺得我煩。全世界只有一個人覺得我煩,那就是雞子。

  我總覺得,我太依賴酒了。沒有酒在面前,我是個大悶包。

  但是現在我進步了。沒有酒,我一樣可以說很多話。我甚至敢面對全校師生講話了。大概以前沒有老師會覺得陳奉京會在那麼多人面前講話吧,就好比沒有老師會想到雞子的會考可以拿到15分。雞子覺得我話多了煩,但我卻覺得這是一個進步。她沒有發現我的進步,説明她沒有進步。

  如果以後,不用我說話,我就可以輕輕鬆鬆拿到十萬月薪,那我絕對不會介意的。我可以保持沉默,只要沒有人激怒我。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01#speak_more


陳牛 | 01-Dec-05 | 抽刀斷水 | (96 Reads)

  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讓很多同學知道了我原來是不會打汰的。

  風紀隊員之一的古詩在校門口攔住了我,因為我沒有打汰。沒有打汰,就不可以進去。我說我不會打,於是古詩幫我打。此時,眾多同學步入校門,經過我的身邊,並目睹了這經典的一幕。其中有一個叫阿祖的同學,是足球隊隊長。他說,當時已經不敢說認識我。em_34

  校工小鳳姐問我,不會打汰,以後工作怎麼辦。我說,我老婆會幫我打。

  老婆,你會幫我打嗎?聽到請回答。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01#tie


陳牛 | 01-Dec-05 | 純屬瞎掰 | (122 Reads)

  請各位原諒我有這樣不合潮流的想法:很多人支持普選的原意僅僅是他們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有普選特首的權利。有多少人心中真正想著,我要為下一代爭取普選?

  毛澤東當年搞大躍進,搞人民公社,也是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共產主義"的到來。也許你會說,共產主義有什麼好啊。靠,共產主義當然好啦,比現在世界上最好的民主社會好一百倍以上,"各盡所能,各取所需",還有什麼社會比這更美好、更完美呢?中國幾千年歷史,有多少的人在追求這種大同社會,但如你所知,沒人成功。要是毛澤東成功了,他多麼偉大啊,所以他當然希望能在自己有生之年實現所謂"共產主義"。但是,現在看看,共產主義不僅沒有實現,而且全世界的共產黨倒台的倒台,變質的變質,潦倒的潦倒,幾乎如過街老鼠。

  孫中山先生當年也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國家統一富強,他要是想不開,早被袁世凱氣死了。

  我想知道,當你們成功反對政府的政改方案,下一步你們會怎麼做?怎麼促進普選? 請不要告訴我,你們只想搞爛政府的攤子,然後覺得羞辱了一番中央,就滿足了。我個人覺得,如果12月4號有03年七一遊行的規模,或許可以逼政府取消政改方案,但不太可能促使他們在普選上更進一步。

  聯想一下當年日本的自由民權運動搞得如火如荼,明治政府是如何對付他們的。坂桓退助要鬧是吧,好,明治政府出錢資助他出國旅遊,開開眼界,輕易就把這傢伙招安了,回國之後就沒火了,三下兩下就把自己一手創建的自由黨也給解散了。李柱銘非要出去"唱衰"香港不可,好啊,政府不如就出錢資助他出國,把他給招安了。但是政府沒有這樣做,政府的做法是請李柱銘之流回國看看,就看了兩天,不足以招安。

  說實話,我很害怕寫完這篇文章,也同樣有過街老鼠的下場,甚至有一天會收到一個沒有號碼顯示的電話,對方說:我是你老朋友楊功榮啊,你老婆和女兒最近過得可好?你女兒是不是越來越漂亮了?

  奶奶的,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恐嚇嗎?oh,Jane,don't be afraid,because I am the spider man。哈哈。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201#zheng_gai1

Technorati : 政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