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7-Nov-05 | 抽刀斷水, 風花雪月 | (181 Reads)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卻用它尋找美女


--顧城沒有這樣寫過,而是我亂寫的結果。以前我覺得我可能是另一個顧城,愛起來就瘋狂,會殺人那種。那時候,太認真了,認真得讓人討厭。我的經驗教訓就是,人不能太認真,如果你想活得長久一點,活得開心一點。所以現在,當顧城用他黑色的眼睛去尋找光明的時候,我在尋找愛情,或者說尋找美女--但值得說明一下的是,美女未必可愛。

  現在的情況是,大家都覺得我的樣子太不認真,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但我要說的是,我玩世,但不玩女人,也玩不起。我所知道的世界是這樣的,你不玩它,它也會玩你。不知道你們各位所知道的世界又是如何?

  "認真",也可以叫"正經"。我會在下一篇貼上我的一篇舊文,題目就是" 正經"。如果你認識我,並且覺得我現在不正經,那你可以通過我的下一篇文章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我實在很想說服各位,我的樣子是天生的,我天生是咪著眼笑的,你不能因為這個原因說我不正經。我個人覺得家洛笑的樣子和我笑的樣子很相似,但我覺得家洛笑得很可愛,我和他的不同只是我笑得太多了。

  其實顧城的詩還可以這樣改: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陳晶

或者:

黑夜給了"我"白色的舜瑩

jane and erica可以說是我們班的黑白雙煞。em_50希望兩位不要介意我這樣說。

我特地給"我"字加上雙引號,代表這個"我"並不等於陳奉京。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117#%E7%84%A1%E8%81%8A_%E4%BE%BF%E7%84%A1%E6%95%B5

Technorati : Erica, Jane


陳牛 | 17-Nov-05 | 純屬瞎掰, 置頂文章 | (4008 Reads)

  家洛姓陳,但不是紅花會總舵主。我發現他也是一個憤青。他要麼沉默不語,要麼火山爆發。

  憤青是什麼?這個詞在國內十分流行,尤其在網絡上。它一開始似乎是帶有褒義的詞,後來卻慢慢演變成一個貶意詞,其中原因我並不知曉。一般來說,如今有人說你是憤青,那多半是在罵你,如果罵得不含蓄就直接打出"糞青"兩字,此時它已等同於廣東話中的"扑街",或者北京話裡的"傻逼"。不過,會罵你"糞青"的人,99%的可能也是一個"糞青"。剩下1%的可能是打了錯別字。

  當然,我心目中的憤青並不是這樣的意思。所以被我稱為"憤青"的朋友千萬不要憤怒。

  表面上,憤青情緒難控,容易憤怒,也經常憤怒,簡直有點神經質。但事實上,憤青心目中有他所堅持的信念,這種信念甚至是矢志不諭的,不過這一般都會被人理解為"固執"。如果各位不反對我把憤青提高到一個更高的高度來說,那麼憤青其實就好比孔子說的"志士仁人",是可以殺身成仁的。至少,憤青不會輕易放棄,不會騎牆,不會受人擺佈。

  世上不平之事太多,所以憤青很多。他們敢怒敢言,常通過一些激烈的、與眾不同的行為來表達自己的思想。憤青,與時代太有關係了。在戰國時代,孟子事實上就是一個憤青,如果他活在一個和平的世界裡,就不會有他的"反戰思想"。我們知道,在政治上孟子是個失敗者。從中我們看到,由於憤青與世界的衝突,它的下場通常就是失敗,除非憤青自願磨平自己的棱角。而長毛能進入立法會正是憤青中難得一見的成功,但是只要長毛一天沒有實現他心目中的政治理想,都算不得多成功。如果長毛覺得他作為一個憤青,價值僅在於搞一些鬧劇調戲一下別人的話,那我會瞧不起他。

  憤青最大的優點就是其棱角,但在現實中最致命的也就是棱角。一個憤青若功力不夠,就會被慢慢磨成鵝卵石。我覺得本人就正在被磨成鵝卵石。磨成鵝卵石未必是壞事,因為不這樣的話也許會活不下去。我們所熟知的黃毓民,他也正在被磨成鵝卵石,原因並不在於他被商台炒了魷魚,而在於他已經被耶穌收服。耶穌的子民熱愛快樂,而反對憤怒。在耶穌的博愛世界裡,你已經被宗教解救,你已經沒什麼好憤怒的了。但宗教只是給了你一個安慰而已。

  另外,憤青往往難以結成一個長久穩固的朋黨,因為畢竟每個憤青的信念不可能總是相同。有時候他們會站在一起,有時候他們各自為戰,有時候他們甚至是敵對的。所以你不要以為長毛會和李永達(此處應該是"李柱銘"的筆誤,因爲李永達不是憤青)做好朋友,他們根本不是一路的人。

  嗯,先寫到這裡吧。讓我靜一靜,想想再寫。

原文

Technorati : 憤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