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5-Nov-05 | 抽刀斷水 | (92 Reads)

  他媽的,有點冷。不過我穿的還是短衣短褲。

  今天好像沒什麼好寫的。唯一值得記下的事情就是和雞子放學後大戰了一場。雖然身體有所損傷,但極為興奮。我已經陷入一種莫名奇妙的"被虐狂"心理當中,如今就像一顆小草,無法自拔。

  另外一件事不算很重要,因為與我無直接關係,是從聰聰日記里獲知的:今天的球賽輸了。這件事說明,沒有我們的加油,尤其是金子的加油,校隊的同學是不行的。換句話說,我們的加油之功效等同於"印度神油",加強校隊同學的戰鬥力。希望聰聰的願望不會落空。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115#%E5%86%B7

Technorati : J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