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3-Nov-05 | 抽刀斷水, 風花雪月 | (332 Reads)

  天氣涼了,但生活如舊,了無生趣。我的自得其樂,能維持多久?

  前天在學校見到志雄哥,不知道他如今在外面做什麼事,回來學校又做什麼。我大叫一聲:志雄哥~~可以說,這是一次愛的呼喚。但是旁邊的同學緊張地叫我停止,說被外籍老師聽到我在英語角附近講中文會發脾氣。

  志雄哥原來是我們的通識老師,教了我們一個月就辭職離開了學校,據說是出去寫教科書,但我線人不多,對此不敢確定。除此之外,志雄哥原來還是學校的活動主任,其形象可謂廣為人知。他說話風趣,態度隨和,雖然外表已呈現出一副中年男人的景觀,但依然深得民心。他說他辭職的時候,我們先是不敢相信,後來不敢不信的時候便紛紛表示不捨。但無論如何,志雄哥還是離開了學校,從此去向不明,說起來還真像老子當年騎一頭青牛絕塵而去的情況。

  前天志雄哥在學校出現,我懷疑那只是他的法身。他的真身在何處,依然是個謎。

  今天,尤姐(此稱呼最早見於豆腐日記)說全方位學習日要穿學校的運動服。眾原校舊生便紛紛懷念志雄哥做活動主任的日子。

  通識課的時候,接替志雄哥的梁慶樂老師給我們派發了我們交給他的第一次功課,成績慘淡,難以形容。如果說志雄哥已經夠嚴格的話,那麼梁慶樂老師可以說是苛刻了。但梁慶樂老師說,這就是通識考試的要求。志雄哥離開前給我們做過一次小測,雖然成績也不太好,但再怎麼說還算及格,有十多分呢。

  梁慶樂老師在派功課前說的話和志雄哥幾乎是一樣的:大家的成績都不理想,希望大家不要因為一次成績而失望。但是這次,我很難不失望,只有4分阿,老天。聰聰有5分,拉柴更差,只有1分。但4分、5分和1分似乎沒什麼分別。一向好強的拉柴卻鎮定地說,預料之中,沒什麼好失望的。

  我看了雞子和kie子的分數,都要比我們高一些。但雞子還是很不滿意,要和梁慶樂老師理論。雞子說,想念志雄哥。就這樣,志雄哥被一群"無知少女"和"無知少男"(包括我)所想念著。

  說一下梁慶樂老師吧。他畢業於香港大學中史系,後就業於某間中學擔任老師,發展得很好,後來又被召入教統局當官,現在的中四中五的中史課程便是由他編寫的。後來他又退出教統局,到上海華東師範大學修讀博士學位,至於原因他並沒有講述。現在他在我們學校教書,是他讀完博士學位後第一次回港任教。他曾在明報發表一篇發人深省的文章< 一個噬人心智的中史課程> 。

  據我一個多月對梁老師的觀察,我想用"憤怒青年"來形容這位老師--要補充的是,這個"憤青"不帶有貶義,之所以要有這個補充是因爲,"憤青"目前已經淪落成一個貶意詞。這是他和志雄哥最大的分別。志雄哥,他是一個溫和而不乏智慧的中年人。

  事實上,班上還有一個憤青,就是范同學。但他的憤怒和梁老師的憤怒是不同的。追根究底,我也是一個憤青--或許說曾經是,因爲現在溫和了許多,不知道還算不算憤青。暑假的時候還因為歷史書的事情憤怒過一回,但是之後發現我玩不起憤怒,因爲我一憤怒,反而招致"道德有虧"的批評。雖然說,人民把著名"憤青"長毛送進了立法會,但香港的主流並不接受憤怒青年。這是我自己的感受。在香港,好像就一個長毛出了頭,但下屆立法會還能不能見到他尚是個未知數。

  天氣涼了,我需要一把火,燃燒自己。但是,我沒有火。谁能給我火?谁願意給我火?雞子或者金子,或者其他人?前路模糊,但是我總可以清楚感覺到這些事情是最不可能發生的--我主宰不了,只有等天安排。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116#%E5%A4%A9%E6%B0%A3%E6%B6%BC%E4%BA%86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陳牛 | 13-Nov-05 | 抽刀斷水 | (142 Reads)

  這是思建學會的第二次校外活動。第一次是"迎新營",一直想寫迎新營的事,但到現在都沒寫。

  昨天是去聽講座,嘉賓講得挺有趣的。之後方老師給我們每人派一個condom,加強學習。我那個沒拆,偷偷藏起來了,稍後再用。em_34谁有"性趣"的,一起吧。注意,爲發揮其傚用,故不歡迎男性。

  講座完後,回到葵芳,再步行到瑪嘉烈醫院探望范頌恩同學。這是我第一次去香港的醫院。印象是:醫院很幹凈。

  瑪嘉烈醫院旁邊是葵涌醫院。據說那是一個和青山醫院齊名的精神病醫院。下個星期六,思健學會要去那裡做義工。和一群有精神病的朋友交流,真讓人期待。 事實上,說到底我這個人也有點神經質,腦袋裡想的事情很多不是正常人應該想的。本來物以類聚,但是神經病与神經病之間是難以溝通的。

  進去看范同學之前,我很緊張,不知道可以跟她講些什麼。雖然她昏迷,但她應該是可以聽到的。據說,跟她說話的時候,她會給你眼神的反應或者手的反應。我和黎佩瑛進去看的時候,她一直望著黎珮瑛,到最後才看了我一眼。她的樣子挺精神的,希望她可以快點復甦過來。

  這天,應該去的另一個地方是中大,去聽一個關於通識的講座,但是因為思健學會的講座而不能參加。雞子、kie子、大啵聰都有參加。講座完了之後,據說他們去了旺角,金子之後也加入了他們,而那時候我在葵芳。天各一方,思念綿綿~~~~~

  我在思念谁呢?能回答我的,請留言。重賞。謝謝。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113#%E6%80%9D%E5%BB%BA%E5%AD%B8%E6%9C%83%E6%80%A7%E6%95%99%E8%82%B2%E8%AC%9B%E5%BA%A7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思健學會


陳牛 | 13-Nov-05 | 抽刀斷水, 風花雪月 | (160 Reads)

請不要拒我於千里之外

我不是一個危險人物

為何你要化身成刺猬

為何你的手是一塊仙人掌

(卡住,不會寫了)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113#girl_don_t_be_much


陳牛 | 13-Nov-05 | 風花雪月, 置頂文章 | (1559 Reads)

  和一群女人在一起最開心的是,聽她們講八卦無聊的事情。所謂"一群"的人數最好是三個,不可多,不可少,既不會被她們忽略,也不會被迫成為"第三個女人"。

  和一群男人在一起最開心的是,喝酒,暢所欲言。其實沒有酒在面前,真不知道可以講什麼。

  和一群女人在一起最不開心的是,像一條跟在富太後面的狗,她們完全不理會你。

  和一群男人在一起最不開心的是,他們都不愛喝酒。

原文

Technorati : 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