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1-Nov-05 | 抽刀斷水 | (149 Reads)

  圓玄對陣上葵,地點在城門谷。

  放學後先是歷史學會開了個會,討論關於做展板的事。後來是陪據說最近很忙難得回一次圓玄的功榮小弟去找老師。蔡小珍老師不在,便去找陳芷茵老師。還好,陳芷茵老師在教員室。

  蔡小珍老師和陳芷茵老師都是教英文的,也都教過我。我曾經寫過一篇< 我的英文老師>,記述從我初學英語至當時為止所有教過我的英語老師。然而,當時我還不認識蔡小珍老師,所以該文沒有她,以後可以再加上去,或者明天都可以,然後再把該文貼到這裡來。

  其實,我們在等金子開完會,然後一起去看球賽。"我們"是我、雞子凱子,不包括功榮。

  後來接到金子的電話,問我還去不去看球賽。我說去。她說她們已經出了校門。我便問她們在哪。 金子講了很久,我也沒弄明白她們在哪。但我還是出去找她們。

  我跑著來到金子說的31M巴士站對面,沒發現她們。然後,我往回走,打電話給金子,問她是否在另一個巴士站……最後是雞子在電話裡告訴我,她已經看到我,叫我往前走。

  於是我往前走,終於看到她們。

  然後是,等車。

  然後是,上車。

  然後是,下車。

  到了那個叫做"城門谷"的地方。這個地方,我沒有去過。但是雞子卻很熟。下車沒多久,雞子便指著一所中學說,那是她讀小學的時候很想進的中學。走沒多久,她又指著一所學校說,那是她以前讀的小學。在某個角落還有她讀過的幼稚園。

  所以說,"城門谷"對雞子太重要了,因為她大部分童年時間都在那裡度過。如果你愛某個人,你會對她的所有事情充滿興趣,包括她的童年。這句話沒什麼暗示。如果有,那也是一個明示。而明示著什麼,我又不能告訴你。如果你看不明白,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你太蠢了。

  以上的事情似乎與球賽沒什麼關係。下面將會講到球賽。

  我們去到比賽地點的時候,球賽還沒開始。但是我們到達沒多久,球賽便開始了。我們太有面子了,兩隊球員早早準備好了,都要等到我們四人到達才開賽。我不禁想表揚一下主辦方的同志。

  我們發現,除了校隊球員,只有我們四人是圓玄的學生。不過,後來又來了幾個圓玄的學生,其中有幾個直到球賽結束才發現她們的存在。

  球賽打得很激烈,最後圓玄贏了,只是可愛的聰聰沒有上場。我們要求金子為LC同學加油。金子"害羞",拒絕了。以我有限的能力猜想,金子其實很想為他加油。我懷疑,或許金子已經把LC當成她的小淫淫的替身。或許我根本不應該這樣寫,因為上一篇文章已經說到"我決定收皮"了。我這樣寫,就似乎收得不夠,收得太假。

  球賽結束後,就說去吃飯。她們先去上廁所。我在外面等了很久,能聽到她們在里邊談笑風生,但就是看不到她們出來。這真是男人之痛。等得不耐煩,我就進廁所洗了個臉。男廁所裡正有一個男人在戴隱形眼鏡。

  等我洗完了臉,從廁所出來,她們還沒出來。女人就是女人,不得不佩服。我打金子的電話,她們才終於出來了。

  然後就是去吃飯了。

  有一點沒想到的是,從城門谷走沒多遠,就到了荃灣。當我發現我在荃灣的時候,我大吃一驚:怎麼到荃灣了,我剛才還在一個叫"城門谷"的地方,我是不是在作夢,還是被眼前三位"美女"迷得昏昏乎乎?事實不是這樣,只是我對香港的地理不了解而已。

  吃飯的地方好像在一個商場的四樓。那個商場是翻版天堂,也是四仔天堂。據說,賣翻版的叔叔會這樣說,買四仔,到四樓。但是到了四樓發現沒有四仔,而是餐廳。如果我是一個色狼,那我在半路已經吃四仔吃飽了,這些餐廳開得真不是地方。但事實證明,我不是色狼。

  吃飯的時候,那三個女"子"講八卦的事情,我聽得津津有味。但是我看到金子的眼睛淚光閃閃,雞子也發現了。會不會是因為講某人的緣故呢?不得而知。

  有一點要提到的是,我吃的那號餐是金子幫我選的。有人幫我選吃什麼,而且是漂亮的金子,我實在很高興,因為我最怕決定吃什麼,尤其是選擇特別多的時候。雖然她們說我沒主見,但我還是很高興。以前有一次和粟米去吃麥當勞,她也因為同樣的原因說我沒主見,當時既沒有高興,也沒有不高興。 就是這樣,我是一個不懂生活的人,但是你若說我沒主見,我就有所保留,除非你說完了,還幫我決定吃什麼,然後並不介意我沒主見,那也許我會很高興。還有就是,kie子幫我決定喝什麼,她為我選的是"隨便"。她們都說,想試一試"隨便"是什麼。因此,我變成了她們的"白老鼠"。

  吃完飯後,要和她們分手,要回家了。我還真捨不得。但不知道是捨不得她們三個,還是其中的某個或者某兩個。我實在不知道。但是今天我知道,我要收皮了。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111#%E4%B8%89%E5%A5%B3%E9%99%AA%E6%88%91%E7%9C%8B%E7%90%83%E8%B3%BD

Technorati :


陳牛 | 11-Nov-05 | 抽刀斷水 | (111 Reads)

  現在要講的是,不是我個人的事。

  一,今天吃完午飯後,學校召集我們集隊,有事情宣佈。校長告訴我們,黃老師已經不幸逝世。我不認識黃老師,但對她有點印象。即便如此,我也很有點悲傷。

  有的同學哭得很厲害,可以理解。如果我認識黃老師,並且她又是我喜歡的老師,那麼我也可能顧不上"男兒有淚不輕彈"了。

  以臧克家的一詩句懷念這位老師:"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二,前不久,學校有一位女同學在回校參加義工活動的途中,突然暈倒,至今昏迷。這件事,媒體也有報道。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111#%E5%AD%B8%E6%A0%A1%E4%B8%8D%E9%96%8B%E5%BF%83%E7%9A%84%E4%BA%8B%E6%8E%A5%E9%80%A3%E7%99%BC%E7%94%9F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