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3-Oct-05 | 文人放屁, 置頂文章 | (1446 Reads)

  我的鄉下曾有不少的蕉樹。那些蕉樹無人料理,天生天養,自行開花結果。

  鄉下的人們,將蕉分成兩類:一種是眾所週知的香蕉;另一種是土蕉,就是沒有香味的蕉。鄉下的蕉樹長出的都是土蕉。等土蕉長大,我們就把這些蕉摘下來。你可以說我們是偷,但是這些蕉屬於谁,沒有人知道。我想,不會是屬於玉皇大帝、齊天大聖的吧?事實上,我們偷過很多東西,比如李子、桃子等等,全都長在野外的樹上,這些都是春天的故事。桃李熟的時候,已大約可以下河游泳了。

  要補充說明的是,本人從未偷過別人的雞蛋。我小時候也沒干過偷別人女人的勾當。

  然後繼續說蕉。我們把土蕉摘下來之後,就把它們放上閣樓。事實上,土蕉摘下來的時候還不夠熟,涩味較重,把它們擺在暗閣幾天就可以拿出來吃了。在這幾天時間裡,土蕉皮會由青變黃,進而由黃變黑(部分黑),顏色漸暗,不過請放心享用,不會吃出病來。我們不會像現在的那些商人,為保持水果顏色,而往水果裡面注射化學物。

  昨天,母親從超市買回來兩把香蕉,色彩漂亮。然後把它們放在冰箱裡。今天,沒有用袋子封住的一條香蕉,其皮膚已老化變黑,而用袋子裝著的香蕉則安然無恙,青春仍在。我想,你絕對不會向一條香蕉推銷SK II吧。

  想起兩個星期前和功榮一起去看的電影<童夢奇緣>,劉德華瞬間衰老,正如冰箱裡沒有被封住的香蕉。

  這世界就是一個大冰箱。人們以爲寒冷可以保持任何事物處於新鮮狀態。但是寒冷不能凍僵時間。

  我的童夢呢?我總是夢見自己脫光衣服,跳進河里游泳……那些春天的故事。這樣一點也色情。

原文

Technorati : 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