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5-Oct-05 | 抽刀斷水 | (252 Reads)

  1,在思健學會,我是副主席,我是唯一的一位男生,而且我的歲數遠大於其他成員,但我沒什麼威信……之前我們討論過,今天上去的時候,除了主席之外,其他同學要不要介紹自己在學會的職位。我的意見是不要介紹了,因為沒有人會在乎谁是文書、谁是財政,就好比你上門推銷化妝品,但是你卻講到了你家的馬桶是什麼牌子,這是要干什麼呀?但是部份同學強烈要求要講,不得不講,非講不可,所以最後達成這樣的決定:想講的就講,不想講的也無所謂。今天,在上去宣傳之前,我們爭論要不要擺pose。我認為那個pose太過幼稚,不適宜擺,但是又有部分同學強烈要求要擺,不得不擺,非擺不可,據說這也是對我昨天開會未出席的懲罰。所以最終的決定是這樣的:其他同學都要擺,而我得到豁免,但要抓麥講口號。

  果然,當早會宣傳完畢回到教室的時候,不少同學笑話我真厲害,一皇十后。我唯有一笑了之。

  2,爆光是欺騙政府薪酬的混蛋,應該割雞雞五釐米,然後拖出去槍斃兩分鐘。

  3,之前據說立社的籃球人強馬壯,海拔很高,其中有五個人是籃球校隊的,因此未開戰,它已成為今年社際籃球的奪冠熱門。又據說,道社人才難找,連我這種投籃準確率高達0.01%都可能要披甲上陣。

   不過,事實是,道社的人馬也不差,有三個校隊的。最終戰果顯示,立社有兩個校隊球員是應該自行離開校隊以作了斷的(開玩笑),因為道社僅以一球之差敗給所謂的"奪冠熱門"。為道社的兄弟鼓掌!

  當然,如果是我上場,結果會是另一番景象。我的下場不離兩種:一,割雞雞十釐米,二,拖出去裸奔校園一週……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025#three_or_more_things_on

Technorati : YY1


陳牛 | 24-Oct-05 | 純屬瞎掰, 置頂文章 | (1276 Reads)

  任sir說中六的課程和之前的課程會有很大的區別。但是我一直覺得只是稍微深了一點而已,總體概念不變,大同小異。意思是說秦國能統一中國的原因還是那麼幾個,不會因為我上了中六就變成外星人幫了嬴政的忙;當然,我也清楚只用過去的內容來回答是遠遠不夠的。到了今天,我認識到一個很重要的區別就是,我和老師的觀點有不小的出入。

  1,前後內容回應的問題。我寫文章向來很注重前後承接回應。在我看來,把這一技巧運用得好,可以把文章寫得很好玩,甚至能讓讀者回到前面再回味一遍。寫歷史的論述題,也很注重回應,關於這一點,miss歐早對我們有所訓練。我自認為在大點上的回應我已經做得不錯了,比如一道這樣的題目"1800後幕府面臨哪些問題?門戶開放如何讓這些問題惡化。"我會在前面寫幕府所面臨的政治、社會等問題,然後在後面回應門戶開放如何將這些政治、社會等問題惡化,一種大方向的回應。

  那天,黃sir問同學們,我的那篇論述題有沒有回應。yammi的看法是沒有,而我說是有的。黃sir的結論是:回應是有,但不夠,所以分數不高。後來黃sir解釋了需要細節上的回應,比如前面寫幕府面臨著的哪些具體的問題,就要一一回應門戶開放如何讓這些具體問題惡化。這大大地點醒了我,我確實在這方面做得不夠。但我覺得如果能作出這樣具體的回應固然很好,但是有些問題是難以回應的,甚至無法回應的,比如幕府曾因為將軍繼承問題而出現分裂,那門戶開放如何讓這個問題惡化呢?我的意思是說,有些問題未必會因為門戶開放而惡化。也許你會覺得門戶開放有讓將軍繼承問題所造成的分裂惡化,那麼真的有"沒有惡化的問題",你要怎麼做?因為無法回應而捨棄這個問題嗎?或者硬是吹牛也要吹出惡化來嗎?

  2,平衡問題。我記得,這個問題miss歐也同樣講過,這幾乎是每個文科老師必講的。我對所謂"平衡"是有所懷疑的。以前,我的老師教我,寫文章要詳略得當。我覺得真正的平衡就應該是詳略得當,而不是每一個point都有差不多的字數。事實上,如果不吹水,也實在不能做到每個point都有差不多的字數。比如中國的洋務運動和日本的天保改革都是經濟改革遠多於政治改革的,請問如何讓它們達到差不多字數的"平衡"?我覺得這種做法有點"暴力",只會導致不平衡。就好比女人的胸部本來就是比男人多一點肉的,但是中國古代某段時期有裹胸的習俗,是要讓女人的胸和男人的胸達致"平衡",其實這種心態就是很不平衡。必須承認我寫論述題的確很少注意平衡的問題,我只是根據題目要求,把能運用出來的知識都儘可能運用出來,並讓文字通順。

  3,中史問題。中六第一次中史測驗,駱sir出了這麼一道題:有人認為平王東遷是周室由盛轉衰的轉折點,是否恰當。我作答的答案是:並不恰當。我提出的觀點:周室衰弱的根本在於封建制度的崩潰。封建制度在西周末期已開始式微,而申侯弒殺周幽王則開了篡弒郡主、以下犯上的先例,表示封建制度的徹底崩潰。而平王是否東遷並不重要,已不能左右局勢發展。可以說,平王其實也就是因為周室衰弱才東遷,周室的衰弱不振並不是出現在平王東遷之後。駱sir認為,我這樣區分是沒有意義的。那我想問,用平王東遷來區分由盛轉衰又有什麼意義?

  上個星期,駱sir播六四的VCD給我們看,播完後他說共產黨說沒有在天安門殺人是騙人的。我反駁他,說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好像是劉曉波寫的,提到說天安門廣場確實沒有殺人,因為都是在天安門四周殺的。駱sir說,這並不重要。而我沒有再反駁他。關於這個問題,我想說,如果你要控訴一個殺人犯,而你卻說出一個錯誤的殺人現場,法官會不會相信你所說?我還從一些民運網站下載過一些六四的視頻來看。視頻顯示清場前,大部分人已經撤離天安門廣場,只有一部分人留在廣場,包括劉曉波、王丹等人。有一個人(不記得是誰)在後來的採訪中說,他們也沒想到風暴的中心反而是最安全的。

  這兩件事情是相同的:駱sir認為我區分封建制度的崩潰(申侯弒君、平王弒父)和平王東遷,是沒有意義的,但我卻覺得這是很關鍵的問題;駱sir覺得六四的殺人地點是不是天安門也不是重要的,但我卻覺得相當重要。

  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鑽牛角尖?

  那次的測驗我得了有史以來最差的分數。總分是25分,我只有8分。

原文

Technorati : 歷史



陳牛 | 23-Oct-05 | 大千世界 | (235 Reads)

  有不少同學都知道我是客家人,我也並不忌諱讓別人知道。客家人,對他們來說,大概是很陌生的。其實,香港本來就有很多的客家人(有時在電影裡也可以聽到客家話),只是似乎很少人知道自己是客家人。全世界都是這樣,所謂的"客家人的自我認同危機"。下面轉一篇文章,有興趣的就看看。

南方周末   2005-10-13 15:45:58

  客家专题【25·27·28】
    
  □记者 程绮瑾
  
  10月12日,世界客属第20届恳亲大会在四川省成都市开幕,代表全球8000万客家人的3000名代表到会,他们为成都市带去了近4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项目。
  以传统和亲情维系着的文化力量,正汇集成一股强大的经济力量。
  
  第20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在成都召开,上一届是在江西赣州,再上一届在河南郑州,之前的主办地还有雅加达、吉隆坡、新加坡、旧金山、曼谷……在传统的粤东闽西之外,还有大量非客家人传统聚居的城市,但客家人都是那个城市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客家人?是不是一个少数民族?"许多出门在外的客家人都曾被这样问过。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上世纪30年代,著名客家学学者罗香林首创了"民系"这个词。他认为一个庞大的民族会因为时代和环境的变迁,逐渐分化,形成微有不同的亚文化群体,也就是"民系"。汉族在中原主体之外,还有广府、潮汕、福佬等民系,客家也是其中之一,并且是惟一没有用地域来命名的汉族民系。
  没有用地域来命名,是因为他们"处处为客"、"四海为家",客家的历史就是一部迁徙的历史。客家的先民本是中原人士,他们有的因为战乱,有的因为"原籍地窄人稠",有的因为官职调迁,有的因为游学、经商,有的因为躲避政治斗争,而不得不背井离乡,另辟天地。西晋末年的"五胡乱华"推动了中原人的第一次大规模南迁,此后又有安史之乱、宋元更迭、满族入主中原、康熙年间"湖广填四川"等数次大规模迁徙。一批又一批汉人由中原南下,到赣南、到闽西,再到粤东,甚至扩散到海外。也有部分客家人停留在湖南、四川的一些山区,形成了今天客家人散居南方多个地区的状态。
  一般来讲,民族或民系的认同有三个标准:血统、语言和文化认同。其中语言认同也可以算作一种广义的文化认同。对于经常迁徙的人来说,血统很难保持单纯。但是客家这个民系有着格外顽强的坚守文化疆界的能力。在许多客家地区都流传着这么一句俗语:"宁卖祖宗田,不卖祖宗言"。所谓"祖宗言",是以广东梅县话为代表的客家话。这种绵软的语言也被称为"唐音",因为据考证,客家方言的基本定型是在唐宋年间,保留了唐代官话的许多元素,比如完整地保留入声;比如没有翘舌音"知、蚩、诗、日";再比如称绳子为"索",称脸为"面"等古汉语词汇。虽然各地的客家话不可避免地要与当地语言发生"交叉感染",不过基本大同小异,彼此一张嘴便知是同根同源。客家话也因此成为客家人相互认同的一个重要标志。
  但是在对外交流频繁的今天,固守客家话已经不可能。"讲好普通话,建设现代化"之类的标语悬挂在梅州的街头巷尾。越来越多的客家子孙不会讲客家话,有的甚至连客家人究竟是不是少数民族这个基本问题都回答不了。于是出现了"客家后裔"这样的名词,用于指那些具有客家血统而无客家文化素质和客家认同意识的人。
  考察"客家"这一名称的起源,就是一个挑战与应战相伴而生的过程。"客"是一个相对"主"而来的词。客家名称的来由,现在比较共识的观点也是由"他称"逐渐到"自称"。"他称"兴起的时间是在明末清初,首先是福建沿海的潮汕人和广东沿海的广府人"称"出的。虽然这两个民系起初也是由中原迁徙而来,但他们来的相对较早,而后到者自然为"客"。"自称"的时间则起始于清中叶。原本为躲避斗争而南下的客家人,在来到新的地域之后,并未能一帆风顺地扎根下来。土著的本地人与外来的客家人因为争夺土地、生存空间而械斗不断,以致形成"土客斗争"这一长期而又复杂的历史现象。清同治年间在广东地区甚至发生了持续十几年,死伤近百万的土客械斗,土著人对客家人的污蔑之词因此泛滥。外在的压力强化了客家人的内部凝聚,族群认同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强化。1808年,执教于惠州丰湖书院的徐旭曾,针对当时的土客械斗,撰文论述客家源流、语言和风俗等诸多方面。这篇《旭曾丰湖杂记》被视为"客家人的宣言",开创了客家认同和客家研究之先河。
  客家人在梳理自己的文化疆界的时候,特别强调与中原汉文化的羁绊。出身客家的黄遵宪曾有诗云:"中原有旧族,迁徙名客人。过江入八闽,展转来海滨。俭啬崇唐魏,盖犹三代民。"
  客家人重文,始终保持着一种文化上的自矜。他们强调自己源自中原士族,有着高贵的家族声望。在客家人的大门门楣上通常书写着"清河堂"、"宝树堂"之类的堂号。堂号本为祠堂的名号,是某姓的标志,取名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取自祖先的发祥地、望出地;另一种是为纪念祖先的勋绩、德行。堂上贴有"堂联",大部分强调祖先功业和祖居地名,一般都有"家声"、"世泽"之类的词语。例如郑姓有堂号"荥阳堂",标明他们郡望出于河南荥阳,堂联是"家传诗教,声响蓬莱"。这些堂号、堂联本来是贴在家族祠堂的,但随着时代变迁,被转移到了大门上。现在客家的祠堂仍会悬挂堂号,但楹联变成了十几字的长联,内容多为教育、勉励子孙的话语。
  对文化传承的重视激励着客家人读书入仕的追求。这一观念也与客家人的生存环境息息相关。岭南三大民系--广府人、潮汕人和客家人,都是从中原迁徙过来的汉人与当地土著融合之后的子孙。客家人到达这里最晚,那时富饶的珠江三角洲和潮汕平原已经为广府人和潮汕人所占居,他们不得不与畲、瑶等少数民族杂居在内陆山地。山区耕地少,交通也不便,商业不发达,人们惟有以读书为途径,求一技之长,作为谋生手段。在许多客家地区,支持、扶助子孙读书被视为整个家族的共同责任。对读书和教育的重视,使客家人英才辈出。清乾隆年间,梅州科举中榜者居全省之冠,知州王之正在州衙照壁上题了四个大字:"人文秀区",此后梅州被誉为"文化之乡"。
  客家人重文但并不文弱。能历经坎坷,在艰苦的环境生存下来的客家人,其体格与品格都格外强健。将漂泊融进自己血脉的客家人,其开拓意识、革命精神也都格外强烈。"客家人一方面继承了中原人的豪爽、重义气,另一方面,他们到了东南沿海,吸收了外来文化,重视自由,这些都让他们更加具有革命精神。"谭元亨教授说。南宋抗元时,客家人"八百子弟走勤王"。满族入主中原时,客家地区是最后一批臣服的。清末的太平天国起义被西方学者称为"一场客家人的革命",客家话成为太平天国的"国语"。戊戌变法,地方上只有湖南一个省实施了新政,主政这里的是两个客家人:巡抚陈宝箴和按察使黄遵宪。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同样得到了众多客家人,包括客家华侨的支持。孙中山本人也被认为是客家人。现当代中国的众多著名人物如朱德、叶剑英、叶挺、邓演达、郭沫若、邓铿、廖仲恺、胡汉民都是客家人。
  客家的女子亦不输男子。与传统的汉族女子不同,她们不裹胸,不缠足,既能飞针走线,也能耕田造屋,是家里的顶梁柱。郭沫若1965年去梅县时曾写过"健妇把犁同铁汉,山歌入夜颂丰收"的诗句。这是客家人不断迁徙颠沛的环境所促使的,也被客家男人喜欢外出闯荡的情况所强化着。男子既然长年在外,传统的客家家庭里,教育后代的重任也往往由女子承担。家境较好的客家女子会读书识字,即使没有上过学的客家女也会教孩子唱:"蟾蜍罗,咯咯咯,唔读书,无老婆。"客家妇女还有一种奇特的洗衣姿势:她们在河边洗衣时,双脚站在水里,正面朝向岸上,而不是像外地那样蹲在岸上洗衣服。这是因为客家人的迁徙传统,让妇女也养成了随时保持高度警戒的习惯,面向堤岸,以防备突然袭击。时至今日,在闽西、台湾的一些客家地区,仍然可以看见这样洗衣的客家女。不过总体上讲,客家传统仍然是男权为尊。女子虽然承担了许多男子的责任,但并未获得与男子对等的地位。历史上还存在过自小被父母卖给男孩还没出世的人家,由男方抚养长大来"等郎"的"等郎妹"之类的陋习,类似中原的童养媳。
  客家的食物也呈现出既延续中原传统,又结合当地实际的特色。一般说客家菜形粗量大,与粤菜、潮菜的精致细巧不同。大盆的娘酒炖鸡、炖鱼,与河南人喜欢的炖菜非常类似。客家人喜欢吃狗肉,也是来自古中原的习俗。特殊的生存环境又形成了酿豆腐、梅菜扣肉、盐火局鸡这些客家人的特殊菜色。这一方面是因为客家人多住在山区,在山地劳动出汗多,需要补充盐分,所以也吃得比较咸;另一方面也因为山区离市场较远,买卖不方便,所以多腌制食物。
  最能反映客家文化在变化中坚守这一特色的,也许是客家民居的演变。客家人喜欢聚族而居,这源于汉魏六朝形成的北方大家族制度,又因为迁徙过程中,要合力抵抗外来侵犯的需求而被强化着。顺着客家人迁徙的路线考察客家民居,会发现有趣的变化。最早的客家民居是方楼,沿袭魏晋时北方的庄园、坞堡的形式,也与今天北方的四合院有些类似。从赣南到闽西,圆形的客家土楼变得多起来,以永定土楼为代表的圆楼,将整个家族聚集在一层层同心圆状的房子里,整个土楼只有一个出口,易守难攻,是半军事化的建筑。而到了粤东,特别是被称为"客都"的梅州地区,围龙屋成为主要形态。这种依山而建的住宅就像把圆楼砍去一半,再将前一半土地挖成池塘,形成一个靠山傍水的聚居环境。围龙屋这种建筑的军事色彩减淡了,开放性增强了,也意味着曾经的纷争带来最终的融合,客家人终于找到安居乐业之地。再到梅州白宫的联芳楼,一种中西合璧的建筑形式出现了。其建筑外观主要是西式,但内部结构、家具都是传统中式,而且庭前仍有半圆形的池塘。在屋檐、立柱上,长翅膀的天使与龙凤齐飞,仙女天鹅共寿星公同驾祥云。
  融合与坚守之间的张力,为客家文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机。与近邻---广府人、潮汕人相比,客家人的生存境遇相对困顿。东南亚流传着这样的俗语:"客人开埠,广人旺埠,潮人占埠"。在市场经济冲击下的现代广东,贫困县都大多集中在客家地区。但也正是这种外在的压力才能催生内在的自省精神。正如黄淑娉教授所指出的,现在的三大民系里客家并不是最强势的,但客家学却是最发达的。今天,全球化所造成的客家认同危机,会不会再次被客家人转化为强化自身文化的契机?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023#what_is_haka

Technorati : Hakkas, 客家


陳牛 | 22-Oct-05 | 抽刀斷水 | (232 Read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TToHBnLNnQ

畫面質量不是很好,將就著看看。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知道有一個"stupid Erica",她就是傳說中的"big long today"。(注:此video由親愛的billy親自操刀製作)

訪問下面的地址,你可以觀看更多本人收藏的video:http://www.youtube.com/cow

或者用下面的網址訂閱:http://feeds.feedburner.com/Cowvideo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022#%E8%AF%95

Technorati : 6A


陳牛 | 21-Oct-05 | 風花雪月 | (182 Reads)

  1,聰聰是地理學會主席。最近地理學會在籌備一個活動,名為"匆蔥闖地理"。地理學會幹事今早宣傳的時候,忍不住在笑。全校學生可作證!

  2,今天中文科,要看圖說話,內容為:你作為圖中一個在地震後的廢墟上的婦女,將作出什麼祝願。聰聰被我們推舉上去完成這個表演。其表演得相當好笑,眾人笑成一片。其中一句經典是:老天啊,你為什麼搞得我妻離子散!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021#%E8%81%B0%E8%81%B0%E7%9A%84%E6%95%85%E4%BA%8B

Technorati : 聰聰


陳牛 | 20-Oct-05 | 純屬瞎掰, 置頂文章 | (3952 Reads)

  我知道香港人不吃狗肉,但不知道香港人為何不吃狗肉,也不知道香港有無相關法律條文禁止食狗。另一方面,我又聽說香港沒有法律規定子女必須贍養父母。如果一個不容許人吃狗的社會,卻容許老而無可養,那就實在太可笑了。

  可笑的是,中文科要搞一個辯論,題目是:香港應否立例規定子女必須供養父母。更可笑的是,Jane居然替我們組選了做反方。說實話,我這種不能多角度思考的人,實在想不出什麼證據、理論來支持我方的立場。我唯一想到的"反駁"論點是:立例是不足夠的。

  本來本文只想講吃狗的事情,因為昨天我家吃了狗。我家,可以說是一個愛吃狗的家庭。我們在香港吃狗已有數次,是偷偷地吃,以免被愛狗人士發現後把我們一家人吃掉。狗肉其實是很好吃的東西,其美味程度不輸給豬肉、雞肉。如果豬肉都已經吃下肚子了,為何不嚐嚐狗肉的味道?狗的"階級地位"未見得要比豬高,罵人就有罵"豬狗不如"的----這就是說豬和狗是同一階層的。所以一句話:既然吃豬,何不吃狗?有某些民族是不吃豬的,因為豬是他們的圖騰,他們的神,一個再怎麼窩囊的民族也不會吃掉自己的神。我相信,香港人不吃狗肉絕對不會是因為狗是香港人的圖騰或著神。

  如果說不吃狗肉卻吃豬肉,是因為狗比豬聰明,那這世上比豬蠢的人多的是(比如Jane),為什麼不把他們也一併吃掉?這樣就實在有點"達爾文主義"的味道了。而且,你怎麼知道豬要比狗愚蠢?說不定它們是思想者,就像我的朋友Jane,一般人覺得這個女孩子看上去和豬差不多蠢,但Jane其實是一個思想者。人,必有一死,但是人執著於生,看不透死,對死神恐懼;豬,亦必有一死,但它們的痛苦只在死的那一瞬間。如果說豬愚蠢就是因為它們的這種"人生態度",那麼不如說莊子也是一個大蠢貨。

  正如濟公所言:吃狗肉是為了讓狗脫離苦海。如果讓狗脫離"人世苦海"也要下地獄的話,那我不下地獄,谁下地獄?所以,我吃狗肉吃得很安心,沒有任何罪惡感。如果人和狗死後都有靈魂,那麼也許我死了之後,可以跟那些被我吃掉的狗來一場辯論,題目就是:冥界應否立例規定子女必須供養父母。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請那些愛狗人士不要殺了我。如果你們恨我,那就讓我活久一點,在人世苦海中承受更多的苦難。

Technorati :



Previous Next